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0年12月30日 星期四

科普書與哲普書 ─ 為什麼大哲學家不愛寫哲普書?



「科普書」是一個今日常見的詞彙,但「哲普書」卻常令人聽了以後有楞一下的反應;
相較於「科普」,「哲普」指的當是寫給非哲學專業人士所看的哲學書籍。
而且就以我這類比較傾向學院派的人來說,哲普書雖然強調普及性,卻也不能過度簡化或誤導讀者;
以此而言,坊間所謂的「哲學類」書籍絕大多數都不能作數,或者本來就跟哲學沾不上邊。
至於那些合格的「良品」裡,今日最知名的便非《蘇菲的世界》莫屬,這書當年甚至引發了一陣哲學熱潮,
不過也就跟感冒發燒一樣,過陣子大家又恢復了正常,今日的哲普書再也沒有誰能引起這麼大的病況。

其實,要講哲普書風潮,西方哲學史上最夠份量、最有名的哲普書作者可能是他!

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從黃山到西湖



這是黃山的日出,之前放過星空的照片,現在來個旭日東升的也不壞;
至於照片裡有些耀光的部份,因為這種漸層的圖特別難修,索性就留著吧,也許更自然一點。

我看過幾次阿里山的日出,說實在話不算是很有看頭。大家擠著看的不過就是太陽露臉的那一刻,
等到太陽一出來,大夥兒拍個幾張照片證明到此一遊後就一哄而散,好像電影散場了一般。
但這一天黃山的日出卻讓人看了捨不得離開,這一方面是因為有山景、雲霧和松樹為伴,所以太陽顯得更美;
而且隨著太陽漸昇、日照漸明,所有的景物會呈現出不一樣的光影與色澤,那真是一幅美麗的圖畫。
同行的另一個記者看得入神,大夥兒要下去吃早飯了她還窩在山壁邊不肯走,不得已大家只好硬拖,
畢竟這裡盡是懸崖峭壁,山上又空無一人,萬一發生什麼事就糟了,但我卻很瞭解這捨不得的感覺;
這個時刻的黃山,照片隨便拍都美,但照片的美感卻又完全比不上置身其中,那種令人耽溺的景色。

2010年12月28日 星期二

關於置入性行銷的二三事



前幾天,以前的同事向我提到他們正在找部落客到泰國清邁去參訪旅遊,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
時間還挺趕的,這禮拜一就得出發了。我回絕了,首先是說工作太忙,但接著也老實告訴她,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不想讓這個部落格沾上置入性行銷的邊。

我講這些不是因為想顯現我很偉大或高潔,恰恰相反,這是罪人對自己的救贖所抱持的一點堅持,
畢竟我是靠搖筆桿生活的人,而替雜誌或書刊寫東西,說句不好聽的話,多是垃圾文字與廣告資訊。
我不僅常寫廣編(也就是所謂的置入性行銷),而且還常被稱讚很會寫廣編,不少客戶還專門指定要我寫,
但我偏偏很討厭寫這種鬼東西,卻又備受好評,說來有些無奈。

2010年12月23日 星期四

蔣公子,對不起,我想我可能浪費了您珍貴的精力





↑30秒版本的帥哥之聲

在以前的文章裡說過,我常聽News98的廣播,尤其是張大春的主持時段,因為我喜歡他邀的來賓。
這幾天在寫稿時聽著廣播,老是聽到一段廣告,一個小孩子用楚楚可憐的聲音在央求著些什麼,
不過因為心神都在寫稿上,廣播的聲音只是個陪伴,因此我也沒注意到底這廣告是什麼。
今天好不容易靜下心來聽了一下,乖乖不得了,原來是咱們蔣友柏大帥哥首次協助錄製的Jingle,
而且內容非常具有說服力,蔣大帥哥對我們呼籲道:

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那些學校不能教我們的事



我一直都不太喜歡教育專家的嘴砲,或者說,我根本不相信什麼人可以當教育專家。
教育的對象是人,而人有百百款、千千樣、萬萬種,誰敢說他可以摸透每一種人?
又有哪個專家敢說能同時了解這些學生?如果有,那我建議他不該從事教育,而應該去從政,造福更多的人。
然而我認為根本不會有這樣的人、這樣的制度存在,這世上沒有制度可以適用於所有人(甚至連「多數人」都不容易),
可是教育(尤其是中學)本身卻又是制度性的,上學是制度,上課是制度,考試是制度,連你在學校裡該吃什麼都有制度,
人人守制度、講規矩,看起來多麼美好。所以每逢社會出了什麼問題,我們最常聽到的病因就是「我們的教育有問題!」,
而我們最熟悉的解方也往往是「必須從基礎教育與品德教育著手,才是根本之道」,像唸咒一樣,多麼簡單。
只是,我還是有些好奇,如果制式教育的功能那麼偉大,不知道有沒有正面的例子可以分享一下,
讓我們見識一下正確的教育方式,看看有什麼國家的新聞不會講「我們的教育出了根本性的問題」的,大家趕緊學習學習。
不過我似乎從來沒看到過,而除了北韓以外,我也想不出全世界還有什麼國家會對自己的教育這麼有自信。

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劉曉波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阿桑奇呢?



一張空椅子,成為這幾天國際媒體最關注的焦點,看來瑞典人也挺懂得什麼叫「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的道理。

其實,在得到諾貝爾獎之前,台灣和全世界知道劉曉波的人比例並不高,甚至連宣布得獎了以後也沒有轟動的效果,
可是中共的和諧兼打壓政策卻讓一切適得其反;現在,劉曉波獲得了遠高過中國任何一個民主運動人士的國際名聲,
每個人都知道中共把他關起來的事情,而且就恰恰在翁山蘇姬獲釋之後,這真是強而有力的一擊。
雖然這期間還是不時會有些不一樣的聲音出現,有的人說劉曉波對民主的想法太膚淺,滿心只以美國式的民主為完美境界,
就連原本該是志同道合的民權夥伴們都公開說「若他真的得獎,那真是像吞下一隻蒼蠅這麼噁心」,
但是單從中國官方的霸道態度、世界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關注這些面向來看,不論劉曉波是不是配得諾貝爾獎,
頒獎給他都是值得的,講得更直一點,他不能領獎就讓他更適合得獎,因為那是一種象徵,
至於實際上是否劉曉波真是最偉大的中國人權份子,或是他的思想與憲章到底是不是好傻好天真都已經無所謂,
重點是他為了這些被關,所以他成了一個圖騰,成為中國不准別人講他壞話的活見證。

2010年12月10日 星期五

黃山的星空



黃山的冬夜,零下五度,我獨自在星空下來回踱步。

北海賓館門口的石階臺上,我的550D靜靜地靠在地上,鏡頭下壓著我的Di866閃燈當支架,
向著寂靜的夜空和門口僅有的些許燈火噬取光線;長時間的快門曝光,等待一張照片少說也得三分鐘,
拍照變得跟泡麵一樣花時間。可是在這樣的星空底下,我相信沒有多少人會想抱怨。

要不是地板凍得像冰,我真想躺下來;一直抬起頭緊望銀河,脖子不免酸疼,但這大幅的星空畫面又讓我捨不得不看。

於是我,來回踱步,仰望於天,等著照片,也享受這只屬於我一個人的黃山。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強勢的物化、弱勢的特權




最近陷入了嚴重的寫部落格低潮,可寫的很多,該寫的更多,光是美味大挑戰實作系列就不知欠了多少,
雖然這陣子也算是挺閒的,但就是提不起勁來寫部落格,寧可看些呆呆的電視或玩些骨灰級的遊戲。
眼看過兩天又要出差去大陸一陣子,再不寫點東西會讓本部落格出現超長期的空窗,
剛好今天看到有網友留言問了個挺有趣的問題,就把這當個引子,談一些以前沒能深談的東西。

事情是這樣的,網友Bee the Obsever在我前一篇文章裡寫了一則留言:

今天在看新聞時,看到一則有趣的新聞:猛男大玩沐慾秀 濕身任摸刺激指數破表!
總之是一家經濟公司的新噱頭,派猛男連同淋浴間到客戶家中穿丁字褲演猛男秀,還能任人摸

我想請問的是,若是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女性身上,不僅有違法之嫌(社會秩序維護法),而且一定會招致"物化女性"之嫌

我覺得物化二字已經被濫用的太嚴重了,只要女性與情色扯上一點關連,就會有物化之嫌;但為何男性卻不會,甚至讓廠商推出這種要是女生一定會被社會幹譙到爆的服務?

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哈利波特七之「別以為我沒感覺!」



我很喜歡看《哈利波特》,喜歡的程度大概跟金庸小說一樣,意即已經讀過不知幾遍,只差不能逐字背誦而已;
更有甚者,我家裡有整套中文版的《哈利波特》,英文版的亦有五本,卻無一本金庸小說。
每當新書一出,我總會先買英文版的來讀,等到中文版的出版後卻又往往忍不住買了下手,
不過好景不常,中文版的翻譯越來越差,第七集尤其最糟,天幸我先看了英文本,否則一定覺得作者出了什麼問題。
羅琳的詞藻並不華美(畢竟這原本是「童書」),但她很擅長把一些小動作和對話融入敘事之中,讓行文更加流暢,
因此整套書幾乎沒有地方讓人覺得冗長,也不容易有刻意在鋪陳劇情、交代情節的感覺,
我覺得這是《哈利波特》小說最成功的地方,然而,卻也是電影最失敗的地方。

以此而言,《哈利波特》其實根本不適合拍成電影。就像鳩摩羅什說的:「有似嚼飯與人,非徒失味,乃令嘔穢也。」

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朱學恒算不算文創產業的一份子?



前幾天,一位未具名的網友在我的部落格裡留言,轉貼了三段影片,問我其中的內容到底在講些什麼;
我當時在高雄出差中,說實在話並未細看,但草草看過後回覆他「其中鬼扯的成份多過於實際的見解」。
今天看到新聞,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位網友向張大春提出了一樣的問題(不過解釋上詳盡許多),
而張大春也寫了一篇短文予以回應,用詞相當激烈,不僅批評整個文創產業都是狗屁,甚至以詐騙集團與寄生蟲稱之:

文創產業的來歷是一群寄生蟲般的人物,在既沒有創作能力、也沒有研究能力的前提之下,逞其虛矯夸飾的浮詞,闖入原本的出版、表演、戲劇、影視、廣告、藝術展覽和交易等等傳統領域。進入了這些行業之後,他們與上述各領域的專業技術、教養和知識亦無關,他們的興趣和職責就是媒合政商資源,看起來充其量不過就是一種兼領經紀人和營銷者身份的幫閒份子。創作者拉不下臉來談生意,就需要他們。他們生意談大了,就回過頭來指導創作者。

2010年11月13日 星期六

宣傳的時候可以有創意一點嗎? ─ 從一場飯店開幕式講起



本部落有個慣例,我不喜歡放跟工作對象有直接關係的資訊細節,更絕對不放廣編相關的圖文;
畢竟這麼討厭的東西平常為了混口飯吃而接觸也就罷了,實在不想污染到這個私人空間。
不過,這次下高雄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雖然與工作有關,但我還是決定放上來分享一下。

前幾天高雄的一家大飯店舉辦開幕活動,我也前往採訪,我主要是去看房型和採訪飯店主管的;
因為家在高雄,所以我前一晚到老姊家借住,並沒有住在飯店。一早趕到飯店去時,現場的媒體多到讓我有點驚訝,
大廳裡人來人往、萬頭鑽動,其中有不少都是電視上看得到的熟面孔,聽說不少新聞都有報導,
想來應該跟選舉季節有些關係吧。果不其然,10點過後不久,楊秋興就到了,眾家媒體蜂擁上前狂拍照,
不過我只是來插花的,所以不需要去搶拍,因此樂得在一旁看戲;過不多久,花媽也到了。

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窩著,等會要出發



現在,我正站在我家門口的大陽台上,用著筆電打字。

也不知道要打些什麼,打發時間吧,因為我沒帶鑰匙,所以被鎖在屋外。
打開電腦,無線網路用起來一如往常,因此我得以與世界連通,哪怕是困處在這不算大的陽台上。

我忘了帶鑰匙嗎?的確,但鑰匙離我其實不遠,我只消下樓到摩托車上拔下便成,我只是上樓時忘了取出鑰匙而已。

2010年11月9日 星期二

我與張鼎國教授相關的記憶



剛剛在網路上搜尋一些哲學研討會的資訊,卻赫然發現政大哲學系張鼎國老師過世的消息,讓我震驚不已,心裡甚是難過。
之前才剛在講Philippa Foot過世的事情,還在叨唸著自己不太關心哲學界的消息,沒想到張鼎國老師過世更早,
時間恰在99年的9月9日,我卻一直不知道,否則我還真想去悼唁老師。唉,人世之變,何其之快?

網路上,政大的學生們替張鼎國老師拍了一部紀念影片,我循線找到,看完後頗有些嗟嘆,也順便放上來這裡。
張鼎國老師得年50有7,浸淫哲學數十載,門生故舊自然不少,實在輪不到我來講些什麼話,
畢竟我也只跟他見過三次面而已,但是感覺上卻跟這位師長很是親近,想到再也聽不到這人說話,其憾甚深。

2010年11月3日 星期三

戀童的罪與罰



「恐龍法官」是前陣子台灣吵得不可開交的話題,其時整個社會的焦點都聚集在性侵女童的嫌犯和「輕判」的法官身上,
我卻思考著另一個有點不同的問題 ─ 我們社會是因為對「女童」的憐憫才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公憤嗎?
想想看,如果今天這個判例是判在一個成年女子的身上,即使法官一樣用「未明顯表示抗拒」為理由來判決嫌犯無罪,
我認為一定不會有這麼多人看了以後如此氣憤難耐,更不會有那麼多人參與正義聯盟與白玫瑰運動。
因此,對於幼童的憐惜與同情,應該是激起這個社會事件/運動的主要推動力。

我思考的問題是,一個戀童者,要如何在這樣的社會和時代中自處?

2010年10月28日 星期四

多死一點沒關係?



這是梅姬颱風害慘宜蘭前兩天,我到蘇澳採訪時拍下的照片,天氣雖不算好,起碼有點藍天。
看看當時的街景,不知道如今成了什麼模樣?

跟颱風有點像,我度過了幾個禮拜的瘋狂趕稿期,如今暴風已然遠離,我又重新得空寫些東西,
但這部落格已經荒廢了半個多月,創下開張以來最長的紀錄。上禮拜去了高雄一趟,被菁惠和大柄嫌了一下,
說這裡老是停格在「哲學家訃聞」的字眼和Foot那張充滿皺紋的老臉上,總該更新一下了吧。

沒想到,這裡荒廢多久,還是多少有人在盯著的。

在高雄的那晚,出版社的業務打電話給我,說是要我找時間再去一趟蘇澳的瓏山林飯店住一晚,
還強調這次是純度假,不是工作。隔天我卻在電視新聞上看到消息,飯店已經泡在水裡了,不知何時才能重新開張,
原本我還跟女友計畫找時間開車去蘇澳來個二日遊的,沒想到我帶賽的程度如此厲害,還連累了整個蘇澳。

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

哲學家訃聞 ─ Philippa Foot




前兩天在網路上看到的訊息,知名的倫理學家Philippa Foot在上個禮拜的10月3日去世了,享年90歲。

說實在話,對於Foot的東西我不算熟,不過她是我第一個認真念過其作品的分析哲學家,
在〈分析的、太分析的(一)〉裡面我提過,大學時代我跑到研究所去旁聽陳瑤華老師的倫理學課程,
當時第一篇念的分析哲學文章就是Foot的〈Morality as a System of Hypothetical Imperatives〉,
光看名字就知道是衝著康德來對幹的,讀起來條理清晰、直中要害,而且敘述上也十分有趣,
跟我以前看的那些歐陸哲學家相比,Foot的分析哲學顯得平易近人、有條不紊,也開啟了我對分析哲學的興趣。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東京、丼飯、經濟學




這是今晚剛拍的照片,即炒即賣,新鮮熱辣。

我目前在東京出差進行四天的採訪工作,今天(日本時間應該說「昨天」了)下午只有一個採訪行程,
兩點多在新國立劇院採訪完之後,負責策劃的江本小姐忽然問我們想不想進去聽,看看歌劇曲目,我沒興趣,
因此我說如果可以進去感受一下場地的質感就可以了,本來是想讓她就此放棄,沒想到她馬上拿起電話找公關來,
幾個人居然開始安排,想讓我們在開演前三分鐘進去參觀,幸好表演準時開場,所以只能作罷,
我跟攝影師就開開心心地回到日比谷的飯店,然後各自出門到附近的銀座等地去逛一整晚的大街了。

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英美與歐陸哲學之對話:意向性



別誤會,雖然這張照片實在有夠像失智老人,但這人可是道地的哲學家(請別因此推論「哲學家都是失智老人」),
他叫做John Searle,是每個學過分析哲學的人都知道的哲學大家。至於為什麼要放這個人的照片呢?
也別誤會,我並不是要再寫「分析的、太分析的(五)」,而是想要幫老師打打廣告。

上個月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分析哲學與歐陸哲學的斷裂」,裡頭引用了清大哲學所現任所長黃文宏老師的一篇舊文章。
前幾日在網路上亂逛,偶然間看到了所上兩位老師的課程大綱,課程名稱是「英美與歐陸哲學之對話:意向性」,
這是本學期才新開的課程,由分析哲學家(趙之振老師)和歐陸哲學家(吳俊業老師)共同開課,
題目和內容都非常讓我感興趣,在此放上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總編,妳真美!



今天是週三,每到這個日子,台灣的各大新聞台總是同心協力地替壹週刊大力促銷,同步報導本期的封面內容,
充分發揮媒體間互助互惠、共存共榮的精神,讓人看了以後真的覺得「究甘心」,實在是個了不起的台灣現象。

早上一打開電視,就看到新聞在談名媛廖曉喬對於蔡依林交了新男友感到吃味的報導,
由於我對於名模和名媛的認識不深,就連廖曉喬這個人是誰我也不太清楚,因此只是聽聽就算了。
不過我還是聽到了兩件令我感興趣的事情,一個是蔡依林的男友叫做Vivian,一開始我沒搞懂,
還以為蔡依林要出櫃了,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我孤陋寡聞,這名字其實也有男生在用;
第二個新知,則是這位名媛最近當上了雜誌的總編輯,聽到之後我頗感好奇,於是便上網查了一下,
才發現這已經是昨天的消息了,這位微風的千金如今已是一個「時尚雜誌」的總編輯,
昨天的試刊號發表派對上,還有不少大咖的藝人與名人到場聲援:

2010年9月26日 星期日

「人類因夢想而偉大」?



剛剛在跟女友一起看百萬小學堂,我獲得了兩個「新知」,其一是SHE這個團體的成員單飛了,
第二個則是Hebe(其實我搞不清楚她們哪個叫什麼名字,跟著叫的)挑戰的最後一個題目:
「『人類因夢想而偉大』,這句話是誰說的?」(請看上面影片,大約4分20秒左右開始的地方)
我答不出來。當然我聽過這句話,因為此名言已經出現到了浮濫的地步,但我不知道也沒問過出處。
女友跟Hebe一樣猜愛因斯坦,結果答案一出來,居然是................................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

新的讀書與寫作計畫



昨天中午,我與女友相偕到國父紀念館附近的卡邦餐廳吃飯,為的是跟王媽大崴拿東西。
這餐廳我已經有八年沒去了,昨日再嚐,果然一點進步也沒有,連拍照我都懶得費工夫。
吃完飯後女友說要買明年度的記事本,於是我兩又散步至誠品信義,她上四樓,我照舊留在三樓。
左右無事,我先在推理小說區晃了晃,嗯,艾勒里昆恩的小說還是只有那些,信手亂翻後又轉至他處;
漫畫區裡,美味大挑戰已經到了86集,距離我三年前在日本看到的百集已經不遠,跟我書櫃也已經有十本之差,
雖然想要,不過我沒有傻到在誠品買漫畫,於是又轉身走開,照舊回到了我最常逗留的哲學區裡。

上次到誠品信義店時,我剛好看到Richard Rorty的Philosophy and the Mirror of Nature放在最顯要處,
取書到一旁坐下慢慢看,越看越覺得真是一本好書,直到相約的王老先生到此我才罷卷,此後便一直有想著要買此書。
不過誠品的書價不低,這書要花上875元,不免有些肉痛,回家搜尋網路後發現有中文版的,
桂冠的只要400元上下,簡體字版的更是便宜,甚而可謂是賤價矣:

2010年9月15日 星期三

高捷,只能虧下去



我和高雄及台北兩個城市有很「亂」的淵源。小時候家住台北的永和,但我卻是在高雄出生的,
然後回到永和居住了幾年,接著又搬到了高雄,十幾年後為了上大學又回到台北,一住跟著又是十幾年,
在兩個城市的居住時間算起來大概是一半一半,也因此我對兩邊的生活模式之差異有很深切的感受。

這幾年,不斷在新聞上看到高雄捷運營運不善的問題,我回高雄時偶爾也會搭搭高捷。
還記得第一次搭高雄捷運,是為了要從高鐵站回家,當時車上還挺擁擠的,一點也不像是沒人想搭的樣子,
後來我才知道,拜高鐵之賜,這一段算是「黃金路線」,所以搭的人特別多。

2010年9月12日 星期日

就是要吃肉!百元廉價牛排大挑戰!



在吃完中午製作的懶人烏龍麵後,由於吃得不多,因此女友沒多久就喊肚子餓了。
沒關係,我早就準備好了大陣仗來對付這個喜愛「妖八ㄔㄚˋ」的傢伙,那就是前兩晚在家樂福買的廉價牛腿肉!
看看這樣的標價,便宜到幾乎跟豬肉差不多了,三百多公克只要八九十塊錢,肉質看起來也不差,
我當時也沒多想就拿了兩大塊回家,打算挑戰一下廉價牛排料理,心想成功的話就算賺到,
萬一失敗的話,反正我在夜市吃那種99塊的牛排都可以吃得很開心,這總該還是比夜市的牛排好吃吧?
當然,一般來說,牛腿肉由於肉質較硬,而且油花也少,因此多是用在快炒或燉煮的料理上,但那樣沒意思,
我就是要用牛腿肉來作出堪吃的牛排,而且不可以用嫩精,這樣才有資格算是賢慧的家庭小精靈!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挑戰美味大挑戰 — 懶人烏龍麵




也許記得的人不多,但是本部落格在今年的愚人節的確曾經發表過一篇挑戰宣言
當時我寫下了「本年度我預計至少要發佈十篇美味大挑戰裡的料理實作」此一豪語,結果....
從五月的魯山人風壽喜燒之後卻完全熄火,至今已近有四個月矣。
其實,對於人稱鐵齒金不換、誠實可靠小郎君的我來說,這承諾並無一日或忘,只是俗事紛紛、雜務擾擾,
不免讓我無法抽身分神來實踐計畫,所以我真的是因為太忙而無法下廚,絕對不是因為我最近很懶惰!
更不是因為我覺得反正根本沒幾個人會看所以沒寫也沒差!拜託,我經營此部落格的心態豈是那麼隨隨便便的嗎?

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誰說宗教不科學?我佛也可以量化給你看!



剛剛在網路上亂逛,偶然讓我看到一系列最近剛出的影片,差點沒笑到彎腰,天啊!我以為淨空法師已經夠搞笑了,
沒想到人上有人,師上有師,咱們清海無上師的法力與道行看來還要更技高一籌,真讓我嘆為觀止。
想來我讀過的佛經也不算太少,卻從來沒想過原來佛法可以用如此科學的方式來解構,真是太了不起了!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上面這個影片(此為該系列之五),裡面揭櫫了佛法的新未來,請用心聆聽;
如果你慧根太差、耐性不足,下輩子註定要豬狗不如的話,那就直接看看文字版的
如果你真的糟糕到連十幾頁的文字版本都看不下去(或怕笑到死掉)的話,那下面也有別人整理好的「功德密技」,
請用滑鼠點選COPY後列印出來,時時帶在身邊,最好是直接背下來,因為以後你這輩子什麼都不要做了,
這密技就跟打電動的戰術解析一樣,只要遵照清單上的指示,包準你升天成佛,頂禮如來!

2010年9月2日 星期四

分析哲學與歐陸哲學的斷裂



有網友問過我,身為歐陸哲學的愛好者,為什麼我卻老是寫一些分析哲學的東西?
有沒有可能也多談談尼采之類的歐陸哲學家或流派?我暫時沒這樣的打算,因為困難度非常高。
倒不是說歐陸哲學比分析哲學難,而是歐陸哲學的陳述不如分析哲學清楚,因此不太適合發表於這樣的公共平台上;
講得少了會顯得玄虛,講得多了卻又會多出一些我並不想傳達的訊息,要寫得剛剛好必須花費偌大的功夫。
況且,對我來說,一個人對歐陸哲學的理解和認識,與其要說是其學術涵養,還不如說是其個人心得;
換句話說,我認為歐陸哲學遠比分析哲學更「個人化」,所以並不是什麼很可以拿來跟一群人切磋的東西,
這種哲學最適宜夜半展書靜讀,讀得出一點心得固佳,讀不出什麼滋味也不妨棄卷而起、想停就停。
以我個人的經驗,用讀小說的態度去讀最好,有時甚至強作解人亦無大礙,惟不可貪快,否則便是糟蹋時間了。

讀分析哲學卻沒有這樣的問題,這玩意兒什麼時候都可以讀,討論起來也不拘人數或場合,
我和王老先生在搭捷運時常東拉西扯,不時談及一些分析哲學的東西,便一路爭辯不休,甚至不自主地高聲激辯。
有時想想,旁邊的人聽了或許會覺得這是兩個瘋子,左一句「可能世界」,右一句「De Re、De Dicto」;
若有一群人一起吵那便更是過癮,最好還人人意見不一,這哲學吵起來當會更有味道。
但這些都是分析哲學的專利,歐陸哲學是沒辦法這樣吵的,因為如果意見太多,彼此便根本沒有交集;
所以,我們只得退回帷幕之內,自顧自捧起書本,讓自己跟哲學家對話,這才是最有效的溝通。

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

教育,救得了廖國豪嗎?



昨天晚上,台灣今年最「紅」的殺手廖國豪投案自首,各家新聞台的畫面上滿滿都是這個消息,
特別是立委周守訓轉述的那句話:「都是台灣的教育害了我」,更是被許多家媒體當成大標來用。
看了以後,不用想也知道,今天一定會有媒體跑去廖國豪的母校問一些有的沒的問題;
果不其然,今天中午就看到這些新聞了:

2010年8月23日 星期一

拯救犀牛角大企畫!



中午,我在牛肉麵店裡吃麵配電視,看到新聞講到一件奇事,非洲有人在犀牛角中下毒,想遏止吃犀牛角的歪風。
這個毒對於活的犀牛本身不會有傷害,但是一旦被人吃下去就會致命,看看還有誰想要「搏命吃犀角」。

「這個新聞有很多值得談的問題啊!」我邊吃麵邊想著,人命和犀牛命要如何共量?
為了救瀕臨絕種的犀牛,犧牲一些人命是值得的嗎?顯然,這裡面充滿了應用倫理學的問題。
不僅如此,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同意,吃犀牛角就算不對,也罪不致死,然而現在卻有人得付出生命的代價,
那麼這其中還有很多的法律問題,例如某甲被犀牛角毒死了,在非洲下毒的某乙算不算蓄意殺人?
用偵探小說的「術語」來說,這應該叫「無差別謀殺」;既然是謀殺,那要不要跨海追兇、繩之以法?

2010年8月20日 星期五

老師,老師。老師?



剛剛在聽New98的廣播,節目中王文華在採訪美妝師Kevin,幾個人談到FACEBOOK帳號的事情,
王文華問起Kevin的FACEBOOK帳號,Kevin的回答是「輸入Kevin老師搜尋就可以了」。

忽然間,我又想起了一件往事。

差不多是三年前的現在,我還是個全職編輯,除了採訪、寫稿、雜務之外,最擅長的工作就是收爛攤子;
當時公司的企畫剛離職,當然照例由我先接下他手邊未完成的工作。本來嘛,這種從中途接手的事情我也做慣了,
但那一回著實嚇倒了我,因為我要接下來的居然是美妝保養書籍的工作!
天啊,我這輩子完全沒買過這類產品,連「菜瓜水」我都以為是某一種調味料的名稱,
要我幹這個也實在太可怕了一點。不過既然要當上班族就要認命,我還是硬著頭皮幹了。

2010年8月8日 星期日

Gettier Problem — double, double toil and trouble



Gettier這個名字,是每個學過知識論的人都應該曉得的,因為那實在是太經典又太重要了。
我在這個部落格裡不只一次提過這名字,在其他的哲學相關部落格裡也常看到,但討論的東西都太過粗略。
對此,我一直想把這個問題談清楚一點,趁著上一篇寫《全面啟動》時談到了載體(bearer)的問題,
由於議題上在某些部分是相關的,因此我想剛好趁這個機會就繼續談一下Gettier Problem的問題。

關於Gettier Problem的背景,網路上許多地方都找得到介紹,我本不欲多費唇舌,直接切入主題。
但顧慮有些讀者或許對此問題真的很不熟悉,因此我還是稍微談一下,如果你恰好對此問題已有相當的瞭解,
那建議閣下跳過星號橫線之間的所有部分,直接閱讀後面的說明和解析。

2010年8月5日 星期四

全面啟動難題解析 — limbo, kick and bearer



前兩天,終於去看了期待已久的〈全面啟動〉,想當初我跟王老先生去看〈天龍特攻隊〉時,也看到了此片的預告,
當時我就嚷著要看,不但隨便想就覺得劇情張力十足,而且還是〈黑暗騎士〉的導演的作品,
怎麼可能會不好看呢?只是也不知道這片名是誰翻的?爛死了,既沒張力也跟劇情或任何角色都不相關,
乾脆翻成什麼〈神鬼奇夢〉之類的八股片名算了,起碼大家還會知道這是誰演的片子。

話說我本來想趁早去看這部電影,可是因為工作的時間安排不好,大家有空的時間老是湊不到一塊,
好不容易這禮拜二,蹺班的蹺班,排休的排休,逃課的逃課,總算五人成行一起去看了。
撐了這麼久,害我費了不少力氣避開網路上星羅滿佈的相關討論,而且連劇情簡介都不看,
為的就是不想減損第一次邊看邊猜的樂趣。結果,兩個半小時下來,其實也沒有像很多人講的那麼複雜,
基本上只要不晃神、不睡著(我絕沒有影射某位老人家的意思!)那就應該都看得懂,
只是細部有很多問題沒有時間在腦子裡整理,得要出了戲院才能好好去想,或者跟大家討論更好。
當天一出戲院,我們幾個在路邊七嘴八舌交換意見,越講越大聲,越談越詳細;
接著轉頭一看,旁邊一大票人在排隊,不知道是不是等著買網路預訂的電影票的.....

不論如何,總之這是一部好看的電影,聽說很多人還跑去看了兩次,以求完全看懂其中的「眉角」。
我個人覺得不需要搞成這樣,仔細地看上一遍就好,不過我也不敢說自己完全看懂了這部電影的每個點,
因為我有些地方越想越不明白,甚至想到最後還覺得這電影根本就有許多說不通的地方,
而且有的問題還是來自於「形上學基礎不明」!以下部分且請看過電影的諸君慢慢看我分析,
至於如果你沒看過這部電影,建議你不要再看下去!因為底下處處都是雷!

2010年7月29日 星期四

HBO歧視同志?



剛剛在看HBO,放映的是電影版的《慾望城市》,雖然早就已經看過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又看了一下。
沒多久後,恰好場景來到我最喜歡的一段,也就是「Auld Lang Syne」音樂響起的那部分,
看著看著,一幕又一幕過去,當場景來到兩個男同志在跨年倒數完半受迫式地得要親嘴時,
忽然間,音樂跳了一段,Anthony和Stanford親嘴的那一段居然被剪掉了!

此時,我心中相當訝異,HBO為什麼要把同志親嘴的部分剪掉?因為「親嘴」的畫面兒童不宜嗎?
但接著看下去,卻還是看到Charlotte親老公Harry、Samantha親Smith,
最後甚至還有Samantha的狗在「性侵枕頭」的畫面,這些通通都沒有剪掉!

2010年7月23日 星期五

老師,我回來了!



這禮拜一在王老先生的邀約下,我們兩個回到了清大一趟。
原本明裕說要帶我們去某某地方游泳(忘記地名了),結果因為我們拖到下午兩點多才從臺北出發,
所以到清大已經四點了,進到蘇格貓底後,店員告訴我們「貓哥跑去游泳了」,
別誤會,他不是扔下我們自己跑到外頭,只是去了清大的泳池去做每日例行運動而已,
以免我們當年看到的那個「自發性舞動」的胸肌消散,這樣的話對於把妹就會非常不利

老闆不在,店員還是端了紅茶出來招待我們,我跟王老先生自顧自坐了下來,
他開始玩手機、聽音樂,我當然則是拿出了我新的Canon 35mm/f2鏡頭到處東拍西拍。

2010年7月21日 星期三

吃,在清華



十年前,前往清大哲學所參加推甄筆試及口試的一個早晨。記得是週六,才不過八點多,
時值隆冬,那早晨還有些霧濛濛的,我初次走入清大的校園裡,沿著人家告訴我的方位向人社院走去。

走在成功湖畔的小徑上,遠遠有三個穿著藍白拖的男學生走過來,到我面前時忽然停下腳步,
一人向我問道:「同學,你知道餐廳怎麼走嗎?」我微微一愣,回答不知道,又問:「你們不是清大的嗎?」
當時我「眼界未開」,滿心以為不是此校的住宿生怎會穿著藍白拖到處跑,殊不知此在新竹乃是常事。
對方回答我:「不是啦,我們是交大的,學校的東西太難吃,所以很多人都會跑來這裡吃。」

過了九個月後,我開始了清華哲學所的生涯,第一次跟些較熟識的學長們去小吃部吃東西,
我問道:「有什麼好吃的?」眾人報以一陣訕笑,沒人回答我。當時我原本以為大家怎麼變得怪怪的,
過了一兩個月之後才明白,那沈默其實代表的是一種無奈,因為這裡只有能吃的,沒有好吃的。
大學唸東吳時我原本挺嫌惡的餐廳,跟清大相比居然顯得如此令人懷念,更不要提騎車不遠處還有個士林夜市,
清大呢?吃來吃去就是對面的夜市,小洞天、立晉豆花什麼的吃起來都覺得不怎麼樣,而且都不便宜,
學校裡的東西價位雖低,但只具有獲取營養、延續生命的功能(或許可以讓人清心寡欲也未可知)。
當年第一次學長帶我到小吃部吃東西時,我看到700CC的「西瓜汁」居然只要10元,不禁滿心歡喜讚嘆,
學長則說:「那不叫西瓜汁,而是西瓜水」,一喝之下果然是如此,原汁比例恐怕只有一成,
其餘的都是糖水,我點的那杯根本喝不完,那是我第一次品嚐到的清大滋味。

2010年7月17日 星期六

Canon 35mm/F2新老鏡、泰市場、蠟筆小新第50集



跟很多Canon單眼一族的窮人一樣,我手邊最常用的定焦鏡是50mm/F1.8,要價3張小朋友不到,超級便宜,
我覺得這恐怕是單眼相機界中各家定焦鏡裡CP值最高的一顆。當然,便宜有便宜的壞處,
在APS-C片幅中,50mm乘以1.6之後變成了80mm,真的有點難用,而且最近拍照距離也得要45公分,
吃飯時用來拍餐不太方便,因為會便成「拍對面的人盤子裡的菜」剛好,「拍自己的菜」太近;
至於拍人像時,往往也都只能從頭拍到肩部左右,雖然有特寫效果,但是畢竟限制很多。
我覺得這鏡頭拿來拍小朋友最是剛好,因為身材剛好比大人縮水了好幾號,不會有拍不下身形的問題:

2010年7月13日 星期二

分析的、太分析的(四) — Why Not Analytic Philosophy?



康德曾經說過,哲學是不能教的。每當有哲學教授講到這個,總會笑稱「所以我們都是騙錢的傢伙」。

為什麼哲學不能教?康德不是自己當了一輩子的哲學教授嗎?因為哲學不是客觀知識,而是一種思維方式,
哲學沒有固定的內容,沒有特定的形式,甚至也不一定要依照什麼方法,
所謂「有意義的哲學問題」,其實都只對關心該問題的人有意義,因此哲學必須從個人出發,
只有問了你想問的問題,才算真正的哲學問題,而解決這些問題的方式,就是哲學思維。

2010年7月5日 星期一

550D高ISO錄影實戰+晴天無敵亂拍測試



由於本人之貧賤乃是不爭的事實,當初買550D之時不僅頗有掙扎,女友也一直「勸說」我別亂花錢。
反倒是女友的老爸聽了以後勸女友「妳就讓他買吧!這種不能買新機的痛苦有多強烈妳是不知道的」,
果然是資深攝影愛好者講的話啊!550D下手後,前兩天我到頭份去住了一晚,順便也帶550D去給女友的老爸瞧瞧,
當然,一起出去拍拍照也是一定要的。在苗栗要拍什麼呢?當然就是不用錢的「苗栗水舞嘉年華」啦!

2010年7月1日 星期四

給哲學新鮮人的話


前幾天收到清大哲學所的學妹來信,大意如下:

清華人社系今年暑假會辦人社營,哲學所的老師(今年是吳俊業老師)會出面介紹「哲學」這門學科,因此所上希望能作一個小本子宣傳哲學學程。手冊裡面希望能有已畢業過的學長姐,分享曾修習過的哲學課程對自己產生的影響與啟發,不管是日後學術上的、知識上的、或生活上的影響皆可。尤其學長已經在社會中就職(我聽說是編輯工作),大家一定會好奇學長的哲學經驗或對哲學想法。我們所需的字數大約450上下,A4不到半頁。閱讀的學生將會是清大人社系的大一新生,或參加營隊的高中生。

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為什麼金步不能緩搖?



前幾天,我一邊騎著機車一邊胡思亂想。也不知道前頭在想什麼,腦子裡忽然出現了咱們伊能才女的歌詞,
也就是前一篇文章裡提過的「雲鬢花顏金步緩搖」之奇句。
想著想著,我腦子裡閃過另一個念頭:「如果我沒讀過〈長恨歌〉,也不知道什麼叫『步搖』呢?」
以此思之,這句歌詞其實沒有什麼不通,起碼對一個有正常中文能力的人來說應該都看得懂意思。
那麼,伊能才女是否可以就此主張:「我不是在寫白居易的東西,這是我自己的全新創作!」,並因此而免受譏諷呢?

2010年6月19日 星期六

曼陀羅真的可以轉 但那金步卻不能搖



我從不掩飾我對伊能靜這位「教主」與「才女」的嘲弄,因為那實在名不符實,不過就是個愛賣弄的名人罷了。
在這文字淪喪的時代,沒有人要求藝人要擁有什麼偉大的文學才華,因為那本來就不是藝人的「本質」。
伊能靜雖然滿口說自己沒有標榜自己是「才女」,但結果沒有不同,因為她是公眾人物,
舞文弄墨的結果就是要讓大家一起來惦惦斤兩,鬧了笑話,也就該被大家笑一笑。
我知道她的學校教育多在日本完成,如果不是想要硬拗,其實偶爾弄錯點中文也沒什麼大不了,
可是卻搞到現在一堆人等著看她的中文鬧笑話,還上網抓她有沒有出包,記者也馬上就跟進報導:

2010年6月18日 星期五

慾望城市2 — 大型時尚災難鉅作



這個週二下午,偷空擠了時間與女友一起去看慾望城市2,果然一點都沒有辜負我的期待。爛到爆。

而且是原子彈+中子彈+氫彈等級的大爆炸。

2010年6月12日 星期六

又開箱!550D美科把手到貨了~~




在當初買550D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好(也說了)要買把手來搭配。
買把手的原因倒不是像很多人說的「沒有把手會翹小指看起來很娘」或「有把手比較平衡」之類的,
因為我的手不大,所以原本用400D的時候沒把手用得也挺順的,只是直圖的時候就麻煩了點,
偏偏我又愛拍直圖,之前試用過把手之後覺得順手很多,於是550D時代就決定買了把手來玩玩。
再者,我已經碰過好幾次「電池用光光」的窘況,而鋰電池並不是隨便就可以找到的,
於是包括大武山姿佑婚禮等好幾個場合都沒辦法拍到最後,因為我沒想到2顆電池都撐不住,
這時候便不免想,如果有把手,現場只要找幾顆3號電池來就可以繼續拍了,真的很方便啊~~

2010年6月9日 星期三

最後的身影 — 台大哲學系洞洞館



因為對社會的貢獻比不上台大十三妹,台大哲學系館將要被拆除了。

昨天午後,我跟小游到美麗信飯店採訪,結束後時間尚早,我晚上又有飯局,左右無事,不知如何消磨時間,
便請小游順路放我到台大下車,心想帶著新入手的550D來找東西拍拍。
出於習慣,我入大門後不久便即左轉,來到了尚稱熟悉的台大哲學系館,沒想到卻是一幅人去樓空的景象。

2010年6月8日 星期二

Showgirl與哲學系 — 台大哲學系如何可能?




「如何可能」,只要是唸過西洋哲學的人,尤其是對受過康德荼毒的人來說,乃是一個熟悉的詞彙。
然而,哲學學院本身也有如何可能的問題,而且別的學校也許沒有,但是台大卻有。

2010年6月7日 星期一

Spielend, all zu Spielend




幾天前,高中同學大哲(名字很哲學,但跟本人似乎沒搭上邊...)寄了這個海報給我,
告訴我他姊姊即將在國家音樂廳等地區舉辦獨奏會及音樂會,想寄個兩張票給我,讓我和女友一起去,
順便邀我可以寫一點評論之類的東西。女友聽了以後發出了幾聲輕笑,
因為我哪有資格寫什麼古典音樂的評論,雖然我的確常聽古典樂,但那不過是聽個熱鬧,不是門道,
我不知道何以大哲會認為我有資格寫這個,但那終究是好意,況且我一直不知道原來大哲居然還有這麼厲害的姊姊,
德國的巴洛克大提琴+現代大提琴雙碩士耶!跟弟弟怎麼差那麼多,曲目也挺有意思的,值得去聽聽看。
無奈,時間上卻兜不攏,6/30我和女友都已經排好了工作得要做,只好婉謝大哲的慷慨贈票。
為了彌補大哲,我還是把演出的海報放上來,並附上連結,有興趣的看官們可以點看大圖,裡面有演出細節。
只是呢,會來看我的部落格的人想必大多也是跟我一樣的音癡,所以宣傳效果恐怕很有限吧,哈哈。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開箱啦!迎接550D的新時代!




自從550D一出來之後,原本安安分分死守著400D的我也開始心癢難熬,扣除強大的錄影功能不說,
最讓我動心的還是那個7D等級的CMOS,因為400D我幾乎不敢把ISO調到超過400,否則那噪點有點可怕,
可是又不是什麼場合都可以掛一顆大外閃在那裡亂閃一通,這種兩難的情況在550D上面可以獲得很大的改善,
因為550D在高ISO下的表現是有口皆碑的,又聽說對焦的準確率也比較高,更是讓我好心動。

2010年6月1日 星期二

伊底帕斯、Marilyn Manson、重金搖滾雙面人



昨天的一則社會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一名國中生因為喜歡《重金搖滾雙面人》這個動漫,
上課時窮極無聊寫下「我沒有爸爸沒有媽媽,因為全被我殺死了」等原劇中的樂團歌詞,
被校方嚴重關切,甚至要求他要轉學(不過新聞裡說校方否認逼學生轉學):

名流很樂意在這裡被看見




當我坐在電腦前,常會放些廣播來聽,不為什麼,有時候只是想要多些東西在耳邊跑。
前陣子在NEWS98常聽到一個廣告(這幾天消失了,應該是下檔了),播出的頻率之高到了令人難以忍受的地步。
不過真正最讓我受不了的還是它的內容,尤其是廣告末了的一句slogan:「名流很樂意在這裡被看見」。

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我們需要真正的心理醫生!




王老先生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有趣的診所,這是一個「心靈診所」,叫做「杏語心靈診所」,
不僅中文名字取得雅致,英文也頗見詩意,叫做「Reangel」,至於為什麼要叫這種怪名字,看看診所的介紹吧:

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代理孕母」如何可能?





前幾天有一個「大新聞」(雖然很快就又被選舉的話題蓋過去了),講的是代理孕母的問題,
一對表兄弟因為喜歡混血兒,因此不斷地找烏茲別克的女孩當代理孕母,前後共找了5個人來生孩子。
此新聞一出,社會當然是一陣撻伐,因為這對表兄弟並沒有什麼「可憐之處」,也就是說他們並沒有不孕的問題,
因此這些借腹生子的行為都只是為了一己對於混血兒的偏好,被罵、被罰,甚至被關都不奇怪。

2010年5月22日 星期六

到底是誰的國家寶藏?




為了教學需要,我一直都保持著閱讀紐約時報的習慣,希望能從中找到一些不太難的文章可以帶著學生讀。
不過為了讀紐約時報而買聯合報其實還挺划不來的,於是我常改而閱讀網路版。只是,報紙嘛,還是紙本比較習慣,
剛好學生家中有訂閱聯合報,因此我便拜託他們把每週二的紐約時報留給我(反正他們家裡也沒人看這個)。
今天在我拿到的這一份裡,我看到了一篇文章,標題叫做"
Who Draws the Borders of Culture?"
雖然有些不著邊際,不過卻吸引我一直讀下去。沒想到,這居然是一篇非常「帝國主義」的文章。

2010年5月15日 星期六

幾個我們這時代的新語言




這幾年我常聽見一些讓我狐疑的中文,說不上是錯或是怪,但卻常讓我不明所以。


1.「情色」和「色情」到底有什麼不同?
1.1.如果兩者相同,那為什麼只有「情色文學」,沒有「色情文學」?

2010年5月14日 星期五

豐島屋 — 不經意發現的好去處


週四的夜晚,我與乃妞相約聚餐,照例愛貪小便宜的本人又在網路上搜尋特價餐廳。
乃妞直喊著沒胃口,我想這時居酒屋應該是不錯的選擇,看到花旗銀行的特惠方案裡有一家「豐島屋」可以打八折,
加上地點就在忠孝東路四段216巷裡,交通上也方便,二話不說就敲定了要去吃吃看。
到了店門口一看,庭院雖小,不過還挺有氣氛的。

2010年5月12日 星期三

挑戰美味大挑戰 — 魯山人風壽喜燒(涮壽喜)




別誤會,開頭這張圖跟魯山人風壽喜燒沒關係,這是我平常做的壽喜燒,雖然看起來充滿了各式各樣不同的肉類,

但重點是醬汁真的是一般的壽喜燒醬汁,也就是吃起來甜得緊。在我之前發願要「挑戰美味大挑戰」之後,
我一如計畫開始積極地尋找可以製作魯山人壽喜燒的材料,甚至還趁著特價買了個壽喜燒專用鍋,
一切就是為了挑戰魯山人風壽喜燒。上禮拜實際作來吃過之後,果然相當不錯,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料理方法。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廢死聯盟應該先照顧受害者家屬?



這幾天由於更換ISP的問題,導致我幾乎不能使用網路,不得已之下我用上了許多不方便的方法,

包括用撥接、盜連、跑咖啡店等等。因此雖然部落格剛搬家,卻幾乎完全顧不著這地方,
一切只能等幾日後才會開始步入軌道。包括最近最讓我頭痛的圖片連結問題,
如果我真能找出一個夠好的搬圖方法的話,之後會寫篇搬家指南,告訴大家如何從無名把一堆圖搬到Blogger來。

閒話少說。由於沒網路可用,我剛剛無聊地轉著電視看,剛好看到政論節目2100

(我看到的是前半段,似乎改叫「掏新聞」了), 裡頭如火如荼地在討論這幾天又被點燃熱度的死刑問題,
反正這幾天挺閒的,我就耐著性子看了全程,果然不負我的期待,一點交集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