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從福爾摩斯到KiKi川菜


週日傍晚,台北下著小雨,我與女友相約在微風廣場碰面。

早就出門的女友先行在台北車站跟友人漂漂與肥肥一家人碰頭聊天,也跟他們兩個可愛的小女兒玩,
最後還跟著一起搭捷運,反正順路。到了忠孝復興站,女友準備下車,這時小女娃琪琪卻開始大哭大鬧,
不准女友下車,女友無奈,只得繼續跟著坐下去;琪琪看到眼淚攻勢成功,也許是哭累了,
居然也漸漸睡去。女友見狀又準備下車,這次換成大女兒小羽不肯,吵著不給下車,
女友只得告訴小羽:「不行啦,阿姨要去跟熊熊叔叔約會啊!」(請不要問關於「熊熊叔叔」此名的問題)
只見小羽還是不依,漂漂轉而對著小羽說:「妳要乖喔,人家阿姨要跟熊熊叔叔約好多好多的會,
這樣他們才可以結婚,他們結婚的話,妳才可以當好漂亮的花童啊!」
聽到「當花童」這件事,小羽馬上點頭答應,女友隨即下車,搭反向車與我碰頭。

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訂位不如偶遇 — Wuni健康鍋物


由於剛買了新閃燈Nissin Di866,最近老是想帶著這新玩具出門試試功能,
週五就與乃妞講定禮拜天晚上要一塊吃飯,沒想到禮拜天真是冷到爆,連我天然的真脂肪大衣都抵擋不住,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當Nissin Di866碰上Di622


雖說攝影是本人的職業需要+個人興趣,但一直到了一年半前才買了第一支閃燈,
以前在當編輯的時候用慣了公司的430EX,不過輪到自己花錢的時候就小氣起來了,
物色了許久,打定主意買入了便宜又大碗的Nissin Di622,GN44的出力跟430EX差不多,
但是問題出在TTL測光的準度跟原廠比真的是讓我受不了,結果買了以後幾乎不用TTL測光,
改用「WI測光」,WI也者,Wenson's Intuition(在下的直覺)是也,每次拍照前都要設定出力,
當然也常常要改來改去,甚至重拍。一開始覺得不勝其擾,久了以後倒也習慣了,
甚至還覺得有猜猜看的樂趣其實也不賴(所謂的被虐待狂應該就是這種心理)。

2009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分析的、太分析的(三) — Why Analytic Philosophy?



跟這個系列文章的第一篇相比,我這篇文章實在是隔了好一陣子,其間還有幾位看倌催促此文,
雖然我腦子裡早已想好了要寫哪些東西,甚至連細項都想好了,可是就是遲遲沒有下手,
果真是一懶天下無易事,但眼看著已是歲末,該寫的還是早點完成為好,免得腦筋生了銹。

哇咧NAPOLI鬥山歌 — 黃桂志老師的客家音樂會(圖多)



女友從小就跟苗栗地區頗具盛名的黃桂志老師學音樂,黃老師一直很努力在推動客家音樂,
多年來不斷地籌辦各式各樣的客家音樂會,女友也自然成了固定的演奏班底。

2009年12月10日 星期四

隨筆/2009/12/08



一早到了桃園採訪,許久沒這麼早起了,整日不免顯得有些乏,眼皮底下總帶著倦意。

本以為會早早結束的工作,不料對方居然擺出偌大陣仗,自董事長以降,總經理、業務協理一一出場迎訪,
外加一個活像是小廝(在一旁正襟危坐,時而奔走侍候)的業務代表,
對方口若懸河、殷勤款款,把一個小採訪搞成了午餐會,險些還搞出了個下午茶。

午後,我總算和攝影師全身而退,只是手上多了大包小包的贈禮。
兩人直接驅車趕回台北,抵達時不過才兩點,這下子換我嫌早了,
我與王老先生約好看四點四十分的「第九禁區」,這時叫我回家也不是,且就在街頭待著吧!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韓國人,你們為什麼不生氣?



昨天一大早出門採訪,回到家時已是半夜,女友氣呼呼地叫我看了這個新聞。
不看則已,一看之後整個人火氣都上來了,這算什麼比賽?每次都要這樣玩,
那乾脆加訂一條規則好了:「跆拳道金牌屬於韓國,所有相關規定與之抵觸者一律無效」。

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鋼琴與小提琴的相遇 — 欣宜‧翊安的音樂婚禮



上禮拜六(11月21日)是女友大學同窗欣宜和翊安兩人婚宴的日子,
這裡所謂的「同窗」涵蓋了男女主角兩人,也就是說他們是班對,不過據說這段戀情是從畢業後才開始的,
經過了七年的愛情長跑,緣分終於開花結果。而我身為新郎新娘大學同學的男友兼喜歡拍人家喜宴的攝影愛好者,
當然也趁這個機會幫忙記錄這份愛情的儀式,順便磨練一下拍攝婚宴的技巧。
說實在話,事後我看看自己拍的成果感到不是那麼滿意,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出在對現場光線的掌控不好,
當然,我的外閃只是個副廠的便宜貨,但那不應該是藉口,技巧上的欠缺是顯然的問題。
也正是因此,我拍婚宴時一定不會跟正牌的婚攝搶位子,好的角度一律是他們優先,
畢竟這是人家一輩子的大事,可不能因為我們想磨練技術而有所失色。
看來,下次我應該找機會報名去當小游的跟班,學學人家是怎麼拍婚禮現場的。

2009年11月22日 星期日

陶子打倒了台北的達爾文嗎? — 一場稻草人式的論戰


這幾天網路上最發燒的話題,莫過於藝人陶晶瑩在廣播節目上「痛罵」一個化名「台北達爾文」的男子一事,

當日一早從噗浪的河道上看到好多人都轉載了這則訊息,到了中午則變為電視新聞的連番報導。
不論是在網路上或電視上,看到的都是一片罵聲,大家紛紛指責這個達爾文腦袋壞掉,
反過來則有許多人稱讚陶子反應敏捷、思路清晰,適時地為女性出了一口鳥氣。

2009年11月19日 星期四

樂麵屋 — 下次還會再去的拉麵館


星期天的夜晚,我與女友走出SOGO復興館,一路沿著忠孝復興站錢櫃後方的巷子覓食,
不曉得到底吃什麼才好的兩人,看上的館子不是已經客滿,就是消費太高(窮人也是很龜毛的)。
終於,一整天幾乎沒吃什麼的女友再也受不了了,宣布連原本她不願意去吃的赤坂拉麵都已經可以接受,
也恰好前面就是一家拉麵館「樂麵屋」,開在玫瑰緣別館隔壁,似乎是新開張的,我倆都沒吃過,
看看裡面似乎還有位子,在門口看了看後,當下便決定長驅直入。

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

梁文道:「康德哲學的盲點」 — 真有盲點,還是胡說八道?



今年初的時候買了本書(正確地說,是女友買給我的),叫做《謀殺理性批判》,
讀罷後我在這個部落格裡寫了個書評,總歸一句話,就是本騙錢又騙人的爛書。
沒想到幾天前偶然在網路上看到一段書評影片,出自香港鳳凰衛視的節目「開卷八分鐘」,
其性質似乎頗為雷同於蔡康永以前在公視的一個同樣是談書的節目,
而且鳳凰衛視也同樣為這節目找了個書卷型的主持人,叫做梁文道。

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料理創作 — 八丁味噌烤雞翅



上禮拜去家樂福的百元理髮店光顧,順便去家樂福裡晃了晃,沒想到看到許多便宜的肉品,
包括100公克9.8元的豬前腿肉,以及1支5塊錢的雞三節翅,不由得讓我內心潛伏的家庭主婦本性大爆發,
一口氣買了約2.5公斤的豬肉,外加兩盒共19支的雞翅,沒辦法,因為家樂福的肉品已經很久沒這麼便宜過了啊!
(相信我,大賣場的各項肉品一直是我關注的焦點,功力高到聯合報旅遊線的記者問過我想不想跑他們的生活版!)
買了一堆肉回家後,問題才接著開始,因為我只顧看到便宜就買,並沒有預先想好要煮什麼,
豬肉還好處理,先冷凍個兩盒也可以,但雞翅可不行,一定要儘速解決掉才行。



2009年11月6日 星期五

當開心農場加上美粒果 — 最失敗的置入性行銷



跟多數的網路鄉民不同,我使用「臉書」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當新聞對開心農場的報導已經成為每天的例行性資訊之際,我還是沒有註冊,
原因無他,就是「不需要」而已。工作上的來往,有MSN;朋友間的閒聊,有噗浪,
如果想要消耗吃飽太閒的精力,那就上來寫寫部落格,Facebook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功能性,
若非女友力邀我一起玩裡面的小遊戲,那我大概九成不會使用Facebook。

2009年11月2日 星期一

你怕的是狂牛症,還是美國牛肉?



這陣子的新聞只有兩件事情,一件是職棒打假球,另一件就是美國牛進口的問題。
雖然這次藍綠兩邊都同聲反對美國牛肉進口,看似全國一心,但其實還是各有各的盤算;
一如往常地,這種攸關國民健康的事情還是得要靠消基會這一類的民間人士才會真的有些實質行動。

2009年10月29日 星期四

譯作一首 — Auld Lang Syne



Auld Lang Syne是英文世界中的「普及率」很高的一首詩,因為它譜成曲子後變成了大家跨年夜裡傳唱的歌謠,
有趣的是這首詩其實並非是以標準英文寫成的,作者Robert Burns用的是18世紀時蘇格蘭的蓋爾語,
甚至有些人經過考證後,也認為Robert Burns其實不能算是原作,只能算是改寫或編修者,
但無論如何,Auld Lang Syne的用字和現代英文有著極大的差異,不過我並不認為這是它的問題,
反而應該說是這首詩的優勢,因為它雖然在用字上需要一些翻譯,但句法上幾乎和英文相同,
因此在熟悉英文的人眼中,只要稍作一點功課以後就能閱讀無礙,而且反而更有一種古樸與異國的韻味。

For Auld Lang Syne, My Friend — 慾望城市



這禮拜HBO開始播電影版的慾望城市了,從十月初開始HBO就開始不斷強打預告,
甚至準備要重播慾望城市影集來遙相呼應,想來也是對這部電影/影集的魅力頗具信心。
兩個禮拜前,看到HBO的預告後,我忽然又動念想再看看這部電影,於是找出當初留下來的DVD又看了一遍。



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打什麼鬼電動!下地獄去吧你!


這幾天網路上流傳著一部影片,內容就是上面這個淨空法師講述「不要打電動」的佛法源由。
有興趣的十方大德(根據淨空法師的說法,看到這段文字的恐怕應多是地獄諸魔)不妨仔細聽聽,
如果沒耐心聽老人家慢吞吞地講話,那就看看文字版的也無妨:

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這不是柏拉圖,這真的不是柏拉圖!



老哥轉寄給了我一封「心靈小品」,標題是:「智慧的火花 -- 柏拉圖問蘇格拉底」。
我看到標題後心中一涼,心想「這應該是『那個』吧!」
果不其然,這篇文章我早就看過了:


分析的、太分析的(二) — 分析哲學的科學性格


康德在鉅作《純粹理性批判》的序言裡說,形上學是一個永無止境的爭辯戰場,
他眼看著當時科學界在牛頓的帶領之下產生了一連串的大突破,
但卻也深感到哲學(尤其是形上學)老是在吵一些解不開的老問題,
因此矢志為知識之可能與形上之界限立下法度,希望以後哲學可以跟科學一樣邁步向前,
甚至重拾往日身為諸學之首的驕傲。

康德成功了嗎?當然沒有。

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分析的、太分析的(一) — 選選看,哪一邊



對於一個像我一樣因為興趣而自學於哲學的人來說,「分析哲學」是一個很後來才接觸到的名詞,
至少到大三開始接觸後設倫理學之前,我並不清楚到底分析哲學在幹嘛,
我想絕大多數不在學院體系裡的人應該也都是這樣,印象裡哲學就是些柏拉圖、黑格爾、傅柯之類的人,
所談的無非是些沒幾個人有興趣的大道理或難題,而且當然多多少少要分析些有的沒的,
光是講「分析」實在不知道有什麼意義,哪像是「存在主義」、「形上學」之類的詞彙,光聽名字好像就很了不起。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沒有「奧義」的哲學


常造訪這個部落格的朋友中,有不少都是哲學人,有的則是喜歡對哲學來個「仰之彌高」一下。
有時我回訪幾個來訪者的部落格,看到收藏我的文章或連結此部落格的分類與說明有不少是「哲學」,
思之不禁有些汗顏,因為這裡其實是個跟(我心目中的)哲學沒什麼關係的地方,
偶爾提及隻字片語也不過是鳳毛麟角,何足以稱之為哲學哉!
真要說起來,這裡真以哲學為主旨的文章不過就兩篇,一是唸哲學能幹的事
二是王老先生的舊作哲學測驗 — About Reference,而且都是搞笑多於哲思。
畢竟我並沒有想把這裡搞成是專門的哲學部落格,而只是我扯東拉西的地方。
只不過,還是會有這樣的時刻,尤其是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之後,又會興起寫一點哲學文章的念頭。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雜記/2009/09/24



 

在陽明春天餐廳採訪,不遠處的歐巴桑看著攝影師的燈具閃閃生光,問了問服務生我們在幹嘛。
服務生答是雜誌採訪,歐巴桑續問是什麼雜誌,服務生又答是中興保全。
只聞歐巴桑朗聲詢問其友人:「你聽過中興保全雜誌嗎?」一聲猶未以之為足,
接著又再問了幾次,似乎是見我沒有主動過去答覆,怕我沒聽到一般。
攝影師小游聽得好笑,終於忍不住問我:「你真的不要過去跟她說明一下嗎?」我搖搖頭。

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Forever Love!クレヨンしんちゃん!



沒能等到奇蹟,臼井儀人還是走了。剛從週日跨入週一的十二點半時,我打開電視,轉至28台,
靜靜地看著我禮拜天中午其實已經看過的許多片段,腦子裡想的是失去了可能性的蠟筆小新。
雖然我同意臼井儀人在近來幾年的笑點有些匱乏、故事有些不太一樣,但我感覺得出小新還是小新,
但當一切都已經失去了未來的可能性,蠟筆小新對我這種人來說,以後還應該期待些什麼?

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那也許當真無法再長大的五歲小孩


今年真的是可怕的一年,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光是看看這個部落格,這年已經寫了幾篇悼念亡者的文章?
從纏綿病榻的研究所老友開始,聖嚴法師、文英阿姨、八八水災,現在,恐怕又要添上一位伴我良久的漫畫家。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秋蟹報到,來我家吧!



看看這個部落格右上方的行事曆,這裡居然有十天都沒有更新了,比之前生大病時還要間隔更久,
難道是我又發生了什麼事嗎?其實一點問題也沒有,這裡的荒蕪純粹就只是因為一個字:懶。
所以本來禮拜一就打算要寫的螃蟹文,還是硬生生拖到了現在。

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男人的三十情結



與久未見面的朋友碰面,離去時他表示可以順路載我一程。有現成車子可搭當然好,我就搭了這順風車。
在車上,我彷彿是沒話找話地問道:「啊這車是什麼時候買的啊?」友人答:「剛買沒多久。」
我接著問:「你都開車上班啊?」友人笑了一聲:「怎麼可能,很貴耶。」「那你幹嘛買車?」

我問罷,頓了一頓,聽到這樣的回答:「都要三十了,也該買輛車子了。」

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午後的龍山寺


我是一個不信鬼神的人,舉凡什麼算命、星座、拜拜、祈禱、祈福之類的都不相信,
但我不該算是個無神論者,而該說是個「疑神者」。對我來說,這些玄命之說並不見得一定是錯的或假的,
我選擇與康德相當的立場,這些都不是人類真的能夠理解的對象,是在知識界限之外的可能,
用康德的話來說,這些都是在「界限概念」(Grenzbegriff)之外的對象,
它們的功能是對付「感性的驕橫,因而只有消極的用途」,
所以言天命或論鬼神在我來說都是一種妄言,也是一種僭越,想要以有限跳躍至無限。
因此,我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雖然我常常喜歡去看看教堂或寺廟,
但那僅是出於一種文化的愛好,跟信仰沒什麼關係。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香料館印度餐廳


禮拜天的夜晚,大病漸癒的我卻還是滿腦子昏昏沉沉的,應該不是因為午覺睡了太多罷,
畢竟感冒之後我就常常變得很遲鈍,腦子裡不論想什麼都幾乎會卡住,做事也都覺得很「隔」,
所謂隔者,指的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現實感與立即感,我好像是一臺無法正常運作的機器,
又好像記憶體不足的電腦,做什麼都會delay,甚至不時會當機。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傍晚時忽然福至心靈,覺得可以用食物來治療我的空白又混沌的腦袋,
於是和女友開始尋找有什麼類型的食物可以讓我一吃過後就醒過來,
討論的結果是 — 印度料理;精確一點來說,是印度咖哩。

2009年8月27日 星期四

Sick in bed, and dream came true



有生以來最嚴重的一場感冒,「似乎」是接近尾聲了吧(老天拜託請一定要這樣)。

從上上禮拜六,也就是我生日的隔天開始,我已經看過了不知道幾次醫生,而且還中西醫都有,
大小診所也跑了不知幾趟,甚至兩度進急診室裡住院觀察,還勞動多位友人輪番前往亞東醫院照料,
但說也奇怪,前前後後做了那麼多檢查,照X光、喉頭抹片、驗血、心電圖…反覆進行後,
每次的檢查結果卻都顯示只是「一般的感冒」,非但不是H1N1,甚至連A型或B型流感都稱不上,
就連發炎指數也只略高於一般人而已,但我的各種症狀之強烈卻讓我寧願得的是H1N1,   
反反覆覆的高燒,之後卻變成猛烈地盜汗,飆汗的程度甚至讓我體溫一度不足36度,
而夜晚的狂咳和肌肉抽慉也讓我非得靠藥物才能入眠。
王老先生告訴我,在我被打了肌肉鬆弛劑入睡之後,我的橫隔膜仍然不時地在大力抽動,
但醫生卻查不出為什麼會這樣,只好繼續靠藥物解決。

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31 VS 24



我又更老一歲了!最近有想要寫一些跟年紀比較相關的東西,之後會陸續上場。

常聽人家說男人是越老越有身價,這句話其實有很嚴重的問題,因為描述不夠完全,
應該是「有『成就』的男人越老越有身價」才對,像我們這種沒用的傢伙,老了也只是個廢渣而已。
當然,「成就」所謂為何見仁見智,但以「社會標準」而言,財我想恐怕佔了七分,而名則是剩下的三分。
什麼?才學?那是什麼垃圾?別說是要跟財富或名氣來相比了,才學本身的吸引力就非常低,
試想一個年輕的才子跟一個老到走不動的鴻儒相比,哪一個比較「誘人」?哪一個會被拍成偶像劇?

2009年8月7日 星期五

如果,你也擔心蟑螂.....



這故事得從老鼠和蟑螂的關係說起。老鼠和蟑螂,感覺起來應該是一夥的盟友,至少也算是志趣相投的同好。
哪個地方有老鼠的,蟑螂想必亦不從缺,他們不僅比人類擁有更悠久的歷史,
可以想見,千百年後,他們也會比人類更有機會能夠在此星球上存活下去。

2009年8月6日 星期四

台灣最無可取代的歐巴桑



關於文英阿姨,我覺得有幾點很奇妙的地方,第一個當然是人緣,因為我還沒聽過有誰討厭她的,
這在我們這個到處要細究族群、世代、宗教、歷練等等人際淵源的現在,還能這樣被所有人接受簡直就算是奇蹟。
至於她奇妙的第二點就是名字,因為不論年紀大小,幾乎每個人講出「文英」二字時,
不加個「阿姨」總覺得彆扭,而且這不是單純的媒體影響,因為大家真的覺得她就是非常的「阿姨」。
如果要辦個「最有代表性的台灣歐巴桑」公投,我實在想不出有誰可以打敗她,甚至是有誰會敢報名和她競爭。

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大山的牛奶



這幾天新聞上都可以看到牛奶缺貨的消息,害我一直不能好好地喝杯咖啡。
雖然我並不討厭黑咖啡,但那前提是豆子要夠好,可惜我這窮酸傢伙也只能買得起徒具酸味的豆子,
所以沒有牛奶對我種有咖啡病的人來說乃是一等一的大事,偏偏去了幾個地方都沒看到牛奶,
晚上和女友到家樂福去,牛奶架上的實況是這個樣子的:

2009年8月1日 星期六

勺勺客陝西菜館



勺勺客這個老字號的餐廳我從開始在美食雜誌社工作時就常常聽到,評價也都不錯,
最近王老先生在廣播上聽到焦桐推薦這個餐廳,其中羊肉泡饃的部分讓他垂涎三尺,
所以肖想到這裡來吃有好一陣子了,不過考量到交通的便利性,上次我們吃的是另一家陝西秦味館
因為第一次的體驗味道很不錯, 禮拜天的時候趁著剛好很多人都有空,本來想再去一次吃個大攤的,
沒想到居然休息10天,既然這樣,那就吃吃看勺勺客吧。電話一打,訂好人數,
店員問我要不要先預定招牌甜點「蒙古炸奶豆腐」,由於上次在秦味館吃到時覺得很驚豔,
我便也滿口答應了,我們一行預計八人,為了保險起見,我先訂了10個奶豆腐。

2009年7月28日 星期二

笨狗旺旺寫真集



聽王老先生談到他家的狗旺旺(聽起來像公狗的名稱,但是母的)好多年了,卻一直無緣得見這隻奇怪的狗兒。
說她奇怪,是因為這隻老母狗(十幾歲了)嗜吃水果,據說看到甜美的水果時就好像吸毒犯看到海洛因一樣,
禮拜天傍晚到了汐止,在王老先生的新居看到了這隻挺可愛的狗兒,忍不住就拍了一些照片。
其實旺旺曾經中風過,所以上面這張照片並不是我抓到她在作鬼臉的模樣,而是她一直如此。

2009年7月24日 星期五

大暑炎炎來進補 — 一碗小羊肉



禮拜四早上,我和攝影師小游一起到新店山上的豪宅社區裡去採訪。
雖然一大早就起床出門,不過這禮拜的炎熱天氣讓我一點吃早餐的胃口都沒有,
採訪完畢後眼看已是午餐時間,小游提議去吃吃新店有名的「一碗小羊肉」,
這家店我「似乎」是有吃過啦,可是怎麼老覺得味道和店面都跟我記憶中不太一樣....

2009年7月18日 星期六

陝西秦味館



羊肉料理在我與朋友的飯局中一向是個很尷尬的選擇,原因很簡單,有人愛卻也有人恨。
還記得當年我當編輯在翻譯「羊羶味」時很傷腦筋,原本要參考Dr. Eye的建議翻成Offensive Flavor of Mutton,
但老外老闆卻不滿意這個翻法,他認為這種味道是中性的,有些人會喜歡,不算offensive。
當時我並不是很認同,因為一般中國菜乃至於印度菜等,都會想辦法用香料去除羊羶味,
而老外也總是選用一歲以下的羔羊(Lamb)肉來避免羊羶味,因此討厭這股味道應該是大多數人都一樣的。
不過現在想想,其實倒真的越來越常碰到有些人對我覺得太騷太羶的味道卻甘之如飴、吮指回味的,
正所謂海畔有逐臭之夫(王先生,我沒有影射你的意思!請不要對號入座!),喜不喜歡全看個人選擇。

2009年7月16日 星期四

小芝麻生日快樂!



小芝麻是友人亦庠和思貝的女兒,上週六下午選故宮對面的「青青時尚花園會館」辦了三歲的慶生宴會。
天啊,三歲~~~雖然說是虛歲,可是我上次看到小芝麻的時候她還只是長成這個樣子而已啊:

2009年7月12日 星期日

殘念的大阪還願之行



這陣子網友們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聞,莫過於戴爾和易遊網出包的事件了。
身為一個網路的重度使用者,兩件事我居然都沒有「參與」到。戴爾的也就算了,因為我本來就不認為買了會被接受,
但是易遊網「大阪機加酒7天6夜全部只要7300」的好康我可就真的是萬般地悔恨交加了。
為什麼呢?列舉出原因如下:

2009年7月2日 星期四

大庭牛肉麵




從小我就喜歡吃牛肉麵,長大後食性不改,每搬到一個新地方時,不僅會到處逛逛認識新地盤,
而且會開始尋找鄰近的牛肉麵店,把每一家都吃過一遍,藉以找出我家附近哪裡有好吃的牛肉麵店。
要讀研究所時我搬到了板橋的新埔,當然也開始到處吃牛肉麵,「大庭」就是在我剛搬到板橋不久時找到的。
其實,要「發現」大庭並不難,雖然國光路不算是太熱鬧的大馬路,但大庭的店裡總是有許多顧客,
因此也顯得格外顯眼。當我第一次吃到大庭時,並沒有就此停下我繼續尋覓牛肉麵的腳步,
但吃到的每一家都不如大庭,況且這裡離我家又只不過3分鐘的車程,從此以後便吃上了。

2009年6月26日 星期五

夏日午後的Anne Frank



週三的午後,我漫步走在台大周邊地區,真的是漫步,因為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走走才好。

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吃到飽?Why not?



說來有點可悲,人一旦上了點年紀,哪怕只是30歲,玩樂的習慣往往也會跟「年輕人」非常不同。
這個年紀的人,對夜店已經沒什麼興趣(跳不跳得動是另一個問題),更不想像大學生一樣去騎車夜遊,
對於那種千里迢迢跑去看夜景騙美眉的行徑更是覺得索然無味,
至於唱KTV嘛,反正會的新歌也沒幾首,還是不去了罷。
只是朋友們還是要見面的,於是乎,「聚餐」似乎成了最常見(甚至往往是唯一)的選擇。

2009年6月12日 星期五

92水鳥 — 西班牙輕食



92水鳥從開幕之初我就聽過,當時我所任職的雜誌社在報導西班牙菜主題時也曾經採訪過這個「新」餐廳,
不過負責92水鳥的是另一個編輯,我當時是奉命到高雄去採訪另一家西班牙餐廳「歐啦」。
到了現在,水鳥系列餐廳已經「坐大」到了有三家分店,我上禮拜時也終於遇到了採訪的機會。
水鳥系列的餐廳在大家的風評中大部分都是覺得東西挺好吃的,只是價格偏高,口袋不深的話不容易吃飽,
基本上這次採訪也算是驗證了這個說法,每道菜的價格都不算低,但是都沒有不好吃的料理。

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識正書簡」與「識繁用簡」



這是胡錦濤寫的書法,看得出來這位叔叔是有練過的,寫得有骨有肉,比多數台灣政要寫得好多了。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字嚴重違反了中國現行的寫字原則,一是繁體為文,二是由右至左。
拿這幅字出來講,自然是要談到這幾天馬英九的「識正書簡」的一席話,此言一出,眾人一片罵聲,
而且罵得最兇的還不是綠營的,許多偏藍的朋友都已經罵到瘋了,我到現在還沒有看到有誰支持這個說法的。
看看網路上大家的指責,泰半是在批評馬英九媚共,連文字都不想保留云云,簡言之就是在罵他馬統,
對於這些批評,我雖不會附和(因為我不認為他有笨到不知道在台灣推行簡體字的後果),
但阿囧總統實在是活該找罵挨,一切都是自找的,誰叫他把一兩句話講得那麼曖昧,
還有「協議」一詞出現,活像是要跟對方簽約一樣,有這樣的笨蛋,不罵他罵誰啊!

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

半個小時吃好料 — 懶人版海鮮披薩



一般來說,每個禮拜一或二的下午,是我和女友最悠閒的共聚時間。
平常的晚餐,如果我有空時則往往她要工作,反之她有空時則換成了我要工作;
因此,週一的午後如果我沒有稿子要趕,那通常都會煮點什麼東西一起吃,不然我倆很少有共同的用餐時刻。
當然,基於我勤儉持家的美德,所以煮的一定都是非常小氣實惠的料理。
前陣子在COSTCO買了一堆Mozzarella起司,於是最近常常都會做點起司料理,

2009年6月2日 星期二

三峽‧午後



前兩年搬到土城時,有一天晚上我騎著機車到處亂晃,這是我的老習慣,搬到新地方時要多「認識」一下,
那晚天氣並不好,我漫無目的地沿著中央路亂騎,逕自過了永寧捷運站、過了二高交流道,繼續往前。
過了土城工業區後,我已經到了土城末端的頂埔,乃索性繼續往前行,想看看到底會到哪邊,
沒想到再過去竟是一大段山邊公路,沿路前行便到了三峽,繼續亂騎之下也讓我找到了三峽老街,
我還是繼續往前,當時本想發瘋繼續騎到大溪看看,沒想到在山路上遇到大雨,沒帶雨衣的我只得折返,
一路騎回土城家中,這趟隨興的來回亂逛竟已花去我近三個小時之久,回到家時夜已頗深。

2009年5月25日 星期一

束脩炒飯 — 中西合璧的美國牛小排料理



星期天的下午兩點半,我趕赴學生家中上英文家教,沒想到學生卻一臉病奄奄的樣子,
一向都把學生當成衣食父母自己的親人的我當然覺得不忍心就這樣折磨他,主動說「我下次再來好了」。
學生的爸媽看到這個感人的畫面,一方面覺得不好意思讓我白跑一趟,卻也覺得孩子的狀況的確該休息,
兩難之下,他們還是選擇了讓孩子休息,學生的老爸一方面跟我寒暄幾句,一方面吩咐太太去拿了個東西出來,
原來他在剛剛的對話中知道我會下廚,於是決定送給我最隆重的賠償禮,也就是孔子級的「束脩」。

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開口吧!如果你是哲學家


(網路上抓到的Putnam與Kripke聊天的照片)

楊牧在《柏克萊精神》中曾經提到,柏克萊大學創辦人之一都蘭認為,
「辦個大學很容易,只要有一座圖書館和一家煙草舖就行了。」
圖書館也者當然是要你閱讀,至於煙草舖,不僅是要大家叼根煙斗,更是要讓大夥可以有個談話的場所。
這個說法對於現今理工科的大學生而言恐怕是一大笑話,對於那些每天埋首於實驗室的研究生而言更是無稽,
但如果說有哪個科系在可見的將來中應該都還可以在這樣的「大學」裡生存的話,那應該就是哲學系了。

2009年5月16日 星期六

Olympus SP-590UZ開箱文 — 老丈人的新玩具



女友的老爸是個資深的攝影愛好者,從前常帶著單眼相機四處趴趴走。不過隨著年紀越來越大,
他逐漸覺得扛不動那些每一個都動不動就一公斤以上的鏡頭或配件上山下海,於是改用類單眼,
而他的某些舊鏡頭也就名正言順的被我「借用」了(例如Sigma 105mm)。
日前,他又提起了想換一台更輕便的類單眼,也就是今年初才剛上市的Olympus SP-590UZ,
我和女友便一起到憶華幫他扛了台水貨回來,要價1萬3千7,比公司貨便宜了不少;
趁著女友還沒帶回頭份去之前,我趕緊來嚐嚐鮮,順便分享一下。

2009年5月12日 星期二

你「精通」這門語言嗎? — 不太柏拉圖的哲學「饗宴」



五月六日,星期三的夜晚,乃妞的三十一二十五歲生日,幾個人聚在泰鼎吃飯,小小慶生一下。
下午剛趕完稿的我匆匆出門,率先抵達餐廳。八點左右,人陸續到齊,妞、王老先生,以及以前的同事Irina。
飯局裡,想當然聊的都是沒營養的話題。好好吃個飯,還想爭長論短、戮力思辨的,只有無聊的哲學人才會如此,
就像《柏拉圖》的〈饗宴篇〉(Symposium)一樣,吃飯聊什麼「Eros」,啊不就是「愛」嘛,
隨便打開個電視節目都在聊這個,何必大費周章,非得在筵席間來一場哲學論辯不可?

沒想到,我們還是開始了這麼沒意義的對談,主題是「何謂『精通』一門語言」。

2009年5月7日 星期四

The Best Job in the World — Why Not Clare


(照片出處:昆士蘭旅遊局網站)

Clare輸了!電視裡、網路上湧現了一片的惋惜之聲。

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飢餓的夜!Wenson流即席義大利麵創作



世上最殘忍的事情之一,就是當母親聽著孩子叫肚子餓卻無能為力。
世上最殘忍的事情之二,就是當男友聽著女友叫肚子餓卻沒有反應。
世人素知我總以慈悲為懷、樂善好施著稱於世,不僅有著彌勒佛的精神與身材,
而且有著跟耶穌一樣憑空變出一堆食物的能力,當然不可能讓自己的女朋友餓著!
就在剛跨過12點的凌晨,我那可憐的女友忽然在病榻中虛弱地喊著:「我好餓....餓到不行了....」

我深知,就跟前面講過的一樣,女朋友是不能讓她餓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