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不該吃飯的父母




談書的文章還有好幾篇沒寫,不過這兩天的新聞讓我有點感觸,所以插個隊,談一談現在最熱門的話題 - 柯文哲颱風天窩在家裡吃飯。

這一年來我越來越不喜歡在部落格上寫太熱門的時事議題,一來是老人家的無聊叛逆心態,看到各家名嘴公知都在搶著寫,生恐晚了一兩天話題就冷了,我就不太想湊熱鬧。其次,我越來越覺得台灣是一個不想好好講道理的地方,或者說,沒時間講道理的地方。大家都只想把問題快速解決,所以從來沒有什麼「一碼歸一碼」,所有的議題都是撒尿牛丸,黏成一團化不開。我們沒有就事論事的本錢,靠著比西方國家還惡劣不知多少的對話基礎,卻被迫要談比人家更難解的那些話題。看到檯面上不只是政治人物在爭權奪利,下頭的網路公知們也莫不在爭出頭,搶話語權,讓我反而越感心冷,總覺得就這樣躲在自己的小圈圈裡好了,讀自己想讀的書,跟朋友聊幾句閒話,足矣。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聊柯文哲的事情?事實上,我想談的不是柯文哲或薛香川,而是這事件背後,台灣人(民)的心態。

中午看到壹電視對柯文哲颱風天在家吃飯的報導,裡頭有國民黨立委罵柯文哲的記者會,以及把上頭那張「柯文哲 V.S. 薛香川」對照表拿來談以外,最後還像是撂狠話補了幾句:民意如流水,這次台北市又沒什麼重大災情,跟2009的八八風災怎麼能比,國民黨這樣玩小心傷了自己。我相信這種講法會被很多偏藍的民眾罵說是雙重標準,然而我卻覺得壹電視新聞說得沒錯,這事情對柯文哲傷害很小,過度操作反而會有反效果,因為這就是台灣人的習慣,應了那句德文俗諺:結局好,一切都好(Ende gut, alles gut)。換句話說,反正沒出什麼大事情,那麼計較太多也沒什麼意思,「失職」或「失能」只有當造成「失誤」的時候才會讓大家想要好好計較,否則通常只是政敵們罵個幾句,頂多成為幾十秒的新聞而已,不痛不癢,過個幾天就沒人記得了。

然而,反過來說,如果運氣不好,真的碰上了重大災情,我們民眾和媒體會立刻啟動一套搜尋引擎,找尋可以怪罪的對象。我這裡說的不是正常意義下的「咎責」,例如去年韓國歲月號沉船,總理鄭烘原下台,這代表災難有部分要歸咎於政府,不論是作為或不作為,總之是為人禍負責,這是正常國家的通例。我們的問題是會事後諸葛,找不需要怪罪的地方來怪罪,例如當年的薛香川,因為在風災時吃個父親節晚飯而丟了官,大家不但指責他殆忽職守,更重要的是他「犯/飯後態度不良」,被罵居然敢回嘴。可是我從頭到尾沒有聽過有任何人指出薛香川到底是哪裡廢弛了職務,他吃了那頓飯到底耽誤了什麼公事、造成了什麼損害,好像這並不重要。這次柯文哲的事情也一樣,討厭柯文哲的人卯起來罵他窩在家裡殆忽職守,尤其大家還要比較一下:「你看朱立倫都睡在防災中心了,你怎麼可以跑回家?」說老實話,這不禁讓我聯想到台灣人最討厭卻也最改不掉的加班文化,不論事情做完了沒,老闆就是不喜歡看到員工早早下班,所以只要老闆還盯著,辦公室裡沒有人想要第一個先走。作為人家的員工,我們好像都很痛恨這套虛應故事的職場文化;然而一旦成為「老闆」,我們對於「公僕」的要求卻沒什麼不一樣。

猶記得2012年,颶風珊迪侵襲美東,紐約受創甚重,隨後輿論開始檢討政府的防災與應變機制,例如紐約市長Michael Bloomberg就受質疑是否太晚宣布關閉地鐵與學校,不如紐約州長Andrew Cuomo那樣果斷,因而導致更大的生命財產損失等等。然而,我從來沒有看到有人會問大富豪Bloomberg睡在哪裡、吃飯吃多久等等,雖然那是個超級大賣點(想想如果連勝文是台北市長,颱風天留在帝寶吃飯,我們媒體會下什麼標題?),但美國媒體根本不把那個當成是重點,市長僅應該就他自己權責範圍內的事項接受檢驗,而不是因為有了災情,所以身為父母官就得要當「the fall guy」。如果按照我們台灣人的標準,美國作為世界的超級強權,美國總統非得做到過勞死不可,然而我們都知道,美國總統度假的時間比絕大多數東方國家的元首都多,雖然去年確實有不少媒體在爭論歐巴馬和小布希到底誰休的假比較多,結論似乎是小布希遠多於歐巴馬,然而很少有人會用這一點稱讚歐巴馬或譴責小布希,更有甚者,還會有共和黨的人跑出來呼籲要讓歐巴馬多點休假,告訴大家把總統操翻了對人民一點好處都沒有。這等情況,在台灣可謂天方夜譚,與其檢討水庫該不該洩洪,大家更有興趣檢討市長在哪裡吃飯睡覺,最好他們根本忙到吃不上飯、睡不著覺。如今既然抓到「把柄」,豈有不往死裡打的道理?

看到這裡,也許有人會說:「可是政府首長待在防災中心,萬一有什麼緊急狀況就可以馬上下達指令,這樣可以減少很多問題啊!」的確,這說法不是沒有道理。可是我恰恰覺得這道理的背後反映了台灣(人)另一項毛病,不相信「專業制度、分層負責」。美國總統度假的時候,不代表國家正在空轉,大家一樣做自己該做的事,真的碰上該總統管的事再去吵他就好,理想狀況中我們也該如此,可是不論馬英九或柯文哲都沒有這種「特權」,我們民眾就是期待有個大頭坐鎮中樞,一有任何狀況,馬上一聲令下,跳過所有的官樣程序,省掉一切的行政規章,輿情立刻上達天聽,最好父母官們還要親臨前線,一方面是監督指揮,二方面是防止下面的人蒙蔽視聽,這就好像當年的皇帝要走出朝廷巡視天下一樣,有多少效果雖然很難說,甚至會不會反而是妨礙多於幫助也無所謂,起碼人民有攔轎喊冤的機會,而且也好叫他們體會體會人民如何受苦。沒錯,就是那四個字,苦民所苦,我們希望越大的官越要苦民所苦,雖然心底深處我們都知道根本不可能,但起碼他們得要裝出一副很苦的樣子,否則我們看了不爽,感覺就更苦了。至於實際上怎麼運作會比較有效率、合乎人性,拜託我們只是小老百姓不要跟我們講那麼多,我們只是想要感覺爽一點而已,這麼謙卑的要求,配合一下,很難嗎?

柯文哲還算幸運,台北市這次不算受到太大損害,甚至還有「災區」變成了景點(沒錯我就是在講那兩個郵筒),所以這次的在家吃飯風暴不久會就會平息。結果好,一切都好。相較之下,薛香川就是個倒楣鬼,他碰上的是百年不遇的大災,所以必須「扛起責任」,哪怕他並不是主事的行政官僚,哪怕大家也搞不清楚他到底做了什麼、沒做什麼,哪怕我們也知道這些事情都有一套機制,可是誰叫他運氣不好?只好認了吧,這是台灣的悲哀,我們的監督永遠停留在賭運氣的層次,運氣不好,就算一切照著規矩走也還是不行,因為我們不相信制度,因為我們期待父母官都要愛民如子。這是個人治的社會,充滿了大政府心態與父母官主義,就像孩子病了,轉頭卻看到父母開開心心在吃飯,難道不該罵嗎?父母們難道不該用盡一切必要與不必要的手段,只是為了讓孩子盡可能舒服一點嗎?

於是我們永遠都只有長不大的人民,永遠期待著根本不存在的父母,卻有一大堆真實存在的無解問題。

42 則留言:

  1. 台灣人一向以人情味為傲,殊不知這樣過了頭就是人治社會,一切好壞看直覺看爽度,這樣的社會是很難培養出邏輯理性的科學思維的。

    回覆刪除
  2. 我覺得這應該不單是台灣人的特徵,也是對於部分人類的共同面貌;最近幾年看下來,歐美報導也有焦點越來越和華人新聞一樣的地方,或者說是兩者都透過網路之類的媒介互相學習吧,這的確是應該要反思。

    回覆刪除
  3. 轉貼自ptt

    看事情要看時空背景。薛香川之所以會被民怨攆下台,「父親節大餐」只是個導火線而已。真正的原因是當時馬英九在南部人之間引起的民怨太大。薛香川只是因為特別白目,被推出來砍頭而已。

    八八風災時的馬政府,跟這幾天的柯市府,完全是地與天的差別。身為一個高雄市民,大家要怎麼檢討柯P,我倒還無所謂。至少目前看起來問題都不在柯P身上。但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一點是,媒體可以帶風向帶到拿柯P出來跟薛香川比。難道媒體以為我們台灣人都不記得八八風災的血海深仇了嗎?身為南部人我一定要幫大家複習一下,八八風災的馬政府有多麼冥頑不靈,而南部人對於馬政府的仇恨值有大到什麼程度!

    2009年八月當時,真正讓南部人感到極度不爽的有三件事:「重北輕南」、「親中反美」與「冥頑不靈」。

    一、

    何謂「重北輕南」?在八八水災前,2009年七月的時候,陳菊市府剛剛主辦了高雄世運會。高雄世運會本來受到扁政府相當程度的支持,但是馬政府2008年一上台,就開始把陳菊當做最大的假想敵,採取「凡是高雄要做的我們都軟杯葛」的態度。2009〜2010當時台灣有三大活動要辦:高雄世運、台北聽運、台北花博。而馬政府就擺明了「全力配合聽運、花博;全力杯葛世運」的態度。當時高雄世運真的很可憐,體委會戴遐齡結合國民黨立院黨團扣住預算不發,世運籌委會只能一塊錢當兩塊錢用,而且世運主場館差一點就開天窗。而當時幫郝冰冰辦聽運、花博的盛治仁,更是一天到晚上電視婊陳菊。

    但是陳菊的手腕很高。高雄世運在馬英九下令全國媒體(除了公視)封殺的情況下,辦得有聲有色,各項賽事入場券在ibon上面賣得嗄嗄叫。而且,陳菊也盡可能不隨著盛治仁的放話而起舞,還在世運的閉幕典禮上預祝台北聽運的成功。

    七月的高雄世運讓南台灣的人民理解到一件事:馬政府不是全台灣人民的政府,他的思考是台北本位的,更精準一點地講,他是把綠色執政的南部整體當做假想敵看待。2012年馬英九僥倖連任的時候,我以為馬對南部的心結會解開一點。但是我錯了。八一氣爆的時候,馬政府對南部的態度,又讓我們學到了血淋淋的一課。

    二、

    再來講「親中反美」。這也要從世運談起。當時高雄世運也是有邀請中國代表隊的,但是中國代表隊刻意迴避了開閉幕儀式。這件事固然當時是在意料之中,但也引發了南部人的敏感神經,認為中國對南部人並不友善,而且馬政府有幫著中國對付南部人民的傾向。

    而親中反美這件事真正民怨大爆發,是在八八水災發生以後。當時災情一發生,西方國家紛紛致電要伸出援手。結果馬政府的外交部竟然行文各駐外館處,表示「我國尚無接受外援的必要」,要各外館婉拒外援。這件事情讓南部人整個大爆怒-馬政府有這麼「寧予外人、不予家奴」嗎?一定要看在中國的玻璃心的份上,才拒絕美、日的善意,好讓中國搶一個善液的頭香嗎?

    美國老大是夠霸氣,也不管你馬英九有多麼在意中國,直接把兩棲登陸艦開到高雄外海,黑鷹直接拉進山區協助救災。但是馬政府欺不了美國,可以婊日本。找個理由把日本官方捐助的組合屋擋在海關,然後把中國捐助的有問題組合屋優先通關,還開記者會大肆宣傳海協會的善意。

    馬政府救災無能以外,政治算計倒是精明得很!竟然能夠用南部人的身家性命,去交換自己更高的親中的政治目的。這讓南部人看透了馬政府其實是「南部人不算是同胞、共產黨比爹娘還親」。

    三、 

    最後講「冥頑不靈」。當時八八水災,已經嚴重到不得不出動國軍的程度,但是馬政府堅持國軍要有所行動,一定要跑行政程序跑到台北,然後台北方面也不加速處理,自顧自地在維持自以為的「國軍指揮體系」。當時馬英九的態度給人的感覺就是,我「三軍統帥」的體面、官僚流程的原封不動,比你們南部人的救災黃金七十二小時還要重要得多。結果是水災後差不多一個禮拜內,國軍處於一個動彈不得的狀態。甚至有屏東山區出身的原住民志願役,因為命令卡在台北下不來,無法早一刻投入救災行動,整個在駐地裡面哭到崩潰的。

    如果用數字來講,李登輝時期九二一大地震一爆發,不到半個小時國軍指揮體系就動起來,不到一個禮拜內就動員十三萬兵力到中部。而八八水災呢?國軍指揮體系至少拖了半天到一天,而且一個禮拜內真正動員到南部的兵力,才差不多四五百人而已。其中大多數的時間都拖在軍令系統的南北往返上面。

    八八水災到現在已經滿六年,但是馬政府有讓我們看到什麼改變嗎?沒有!跟八八水災時馬政府「維繫官僚制度重於解決實際問題」的思維模式如出一轍,大家還記得去年的八一氣爆,馬政府那麻木不仁的「不立專法、不編特別預算、不設專責機構」的三不政策嗎?馬政府的法匠心態這六年來一點也沒改變!

    結論:

    綜上所述,為什麼八八水災薛香川吃個地瓜稀飯就下台?為什麼柯P颱風天回家吃飯都沒人追究?根本就不是回家吃飯這種偽議題好不好?時空背景不一樣、災情輕重不一樣、政府的態度更有天地之差啊!造成薛香川下台的民怨,都是整個馬政府累積來的,哪有可能只因為一碗地瓜稀飯就大爆發?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就是版主講的:結果好一切都好,發洩情緒最重要

      刪除
    2. 期望是這樣,但重點,沒把百姓當人看,70餘年均是如此。

      刪除
  4. 又出來寫政治不正確的文了,果然文生

    回覆刪除
  5. 防災一級開設,市長是指揮官,體制規定上要求他坐鎮,過去各種代表委員都要求首長如此
    坐鎮是應該是必須,不是甚麼勤政愛民
    除了市長,軍公體系的各種主官主管也是必須留守坐鎮,否則又怎能有台中港紀德艦妥善因應的新聞
    體制要求,理法有據,颱風天只有幸福的小民們可以躲在家裡,惹事生非也是這幫小民
    官們,各種威武,颱風天是一種該回饋的時候
    當官想當然的爽,真的認真起來其實是無止盡的煎熬

    東方人百善孝為先,跟家人父母用餐,兒女私情是人情之常,官們偷點空閒,反正結果好一切都好,小民們真的也沒甚麼好說嘴的
    不過以前你要求了一個跟父親吃一餐飯的官,現在就會有人要求跟老婆吃了一天飯的官
    道理上,你怎麼去弄吃了一餐飯的,也該怎麼弄那個吃了一天飯的,好像才能感覺有公平兩個字
    說穿了是怨怨相報的一種概念

    回覆刪除
    回覆
    1. 災害防救法只規定「各級災害應變中心成立後,參與編組機關首長應依規定親自或指派權責人員進駐,執行災害應變工作,並由災害應變中心指揮官負責指揮、協調與整合」。如果柯P真的違法,藍君的人就不只是譴責而已了吧。

      刪除
  6. 台灣人不信任官僚體系是個「毛病」嗎?更進一步地說,照文中的敘述,面對危機想要跳脫行政規章、避免官僚蒙蔽,會是可指責的問題嗎?畢竟照Unknown的轉文來看,台灣人民或許認為官僚體系本身好像本就不值得信任?

    版主已經剖析了「為什麼台灣人總要求父母官」背後的心態,卻忽略探討背後可能的脈絡或者更深層的同情的理解。

    如果要用版主這麼「刻板」的描繪,我在此或許也能下一個版主為什麼這麼寫的結論:因為台灣人就只會酸而已嘛,盡想要凸顯自己在思慮上面比別人高一等的心態使然。( 純屬玩笑;)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相信官僚當然可以,那就應該追求節制權力的小政府,然而我們的問題是,一方面不相信官僚系統,卻又喜歡大政府。不只這篇文章,這種矛盾的要求我講過太多次了。

      刪除
    2. 等等,喜歡一位神人官僚和喜歡一個好的系統似乎是不同的?
      也就是說,我們不信任官僚系統,也不是喜歡大政府,
      而是希望並要求這個(大)政府裡面坐著一個包青天般的神人。

      就好像在餐廳出現消費糾紛,
      通常不會期待店員因特殊情境而有額外補償顧客的權力——
      比如該店透過店規允許店員給予一定程度的補償並由公司吸收?
      我們通常認為必須找出「在現場而且有『能力』與『權力』」負責的某人,
      而不認為(甚至不信任)一個店家會透過制度,系統地賦予店員足夠的權責。

      有點跳痛,但我認為我們信任(習以為常而不覺)的是階級,
      而當階級沒有發揮其功能,人們會憤怒,並想用民主換一個符合的人繼續維持階級。
      至於這是否矛盾?我認為是的:沒時間討論公共事務,那就討論公共人物。

      刪除
    3. 我記得版主有寫過類似的主題,給你參考http://wensonyeh.blogspot.tw/2013/02/blog-post_4.html

      刪除
    4. MS的回應差不多了。

      不信任官僚系統代表應該要求小政府嗎?如果你的預設是:有官僚系統就代表必然腐敗。那顯然與人民的預設不同,為什麼他們不能期待一個大政府與一個值得信任的官僚體系?

      目前有許多事件突顯的是「不值得信任的官僚體系」,在柯P上任後被爆官僚互踢皮球、拖延公事、隱匿公文...等,乃至於要建立一套SOP系統,不就是在大政府底下嘗試建立一套值得信任、將人欲影響減到最低的官僚系統?

      簡言之,如果版主能說明「幹有官僚體制就一定會不值得信任,加上什麼公民社會跟白目力量都一樣啦」,反而會比只是同台灣人當個酸酸要好得多吧

      刪除
    5. 建議樓上去讀海耶克和弗里曼的書,就知道自己的要求有多矛盾。

      刪除
    6. 樓上要我讀兩個新自由主義者的著作,以找出自己的矛盾?如果你真的知道他們在工三小,你就直接指出矛盾吧?如果你不知道、指不出來,那你的建議是出於什麼而給的?單純的意識形態?

      難道還要我叫你去讀凱因斯或紀登斯的著作嗎?

      刪除
    7. 我又不是欠你的,有必要跟你講那麼多?你要繳學費給我嗎?至於你要給什麼建議就給啊,我肯定不會要你給什麼答案啦

      刪除
    8. 請問樓主是 左邊網 的 創始人嗎?

      刪除
    9. ChunKuan Lee有看懂MS的回覆嗎?
      MS和版主同樣認為,台灣人打從心底希望的是父母官、包青天式的人物,能夠跳過所有官僚體系,你則認為僅是不喜歡現有的官僚體系,而希望一個值得信任的官僚體系。我比較認同前者,我的觀察啦!
      另外,新自由主義者的看法也不見得是對的,誰說大政府就沒有可能值得信任,這個實證基礎太薄弱了,福利國家算不算?

      刪除
    10. 其實版主主文前幾段就是在強調台灣人藐視規則的現象進而推出我們不信任官僚體制的來源吧
      而且因此希望有強人跳脫規則直接領導,又愛搞潛規則或者說情緒監督這個問題

      我也懷疑樓主火氣這麼大可能會忽略wenson文章中可能的脈絡或者缺乏更深層的同情的理解

      刪除
    11. 出問題的不在「大政府」(大車)還是「小政府」(小車)的體制問題,出問題的是總是口中喊著依法行政的人(駕駛者)。

      刪除
    12. 小政府真的比較好嗎 ?
      像頂新事件 、登革熱的防制乃至山老鼠盜伐 ,縮小政府組織真的能解決這類公共議題 ?老百姓真的有能力靠民間的力量解決大財閥 、黑金勾結、公共衛生的問題 ?很顯然不是所有政府組織都該縮減吧 !

      刪除
    13. 樓上舉這些例子不覺得自己矛盾嗎?那些比台灣小政府主義的先進國家為什麼很少有這些問題?中國的大政府為什麼這些毛病比台灣還嚴重?政府不是大就有能,大政府比較可能濫權,這是權力的本質啊

      刪除
    14. 大政府存在的意義是要管理的事情多,所以權力要大,而權力多往往蘊含規模大,很簡單,人的時間有限,管理的範圍有限,所以規模大也往往表示層級多,層級多就表示內部和外部溝通成本也高,效率自然就不會好(因為公務體系不是變形蟲或矩陣式的組織),就算科技再怎麼發達,能減少的是花費的時間但不是取代溝通。
      從權責相符的角度來看,大政府權力大自然責任也大,而這個權力很難不限縮人民的權力,但台灣人要的是責任大權力小的政府,這先天上就不衡平,說穿了,就是不想負擔任何成本但要享受好處罷了。
      所謂不信任的官僚體系,其實更多是體系運作結果讓人民不滿意而不信任,這涉及很複雜,公務員個人因素當然是有,但當公務人員做事的首要考量是不要被罵,或是不要被質疑,你認為體系運作的結果會是怎樣的結果?我個人目前的經驗看來,後者佔了絕大多數,這不是SOP可以改變的。

      刪除
  7. 其實我並不是很能理解MS想表達什麼(苦笑),我的判斷根據是:

    「希望並要求這個(大)政府裡面坐著一個包青天般的神人」、「當階級沒有發揮其功能,人們會憤怒,並想用民主換一個符合的人繼續維持階級。」,我以為他所稱的「階級」就是指官僚體系。畢竟在他所指的例子中,說店主的身分是「維持階級」似乎怪怪的?

    我對他認知落差的另一個可能是,我會以為在店家的完整制度中,會賦予店員補償客戶的權力。而時常我們在店家出錯時,不認為店員會實行這項權力的原因在於:店家的出錯係因店員的管理不佳,一旦進行補償機制,將會有損店員的考核。於是是官僚體系(制度)出問題,所以我們會希望一個權威者維持這個官僚體系(制度)的正常運作,而選擇直接找經理而非店員。

    我比較認同這種案例解讀。我的觀察啦

    回覆刪除
  8. 台灣媒體不代表台灣民眾的意見,台灣很多人所謂的意見只是複製新聞中特定的意識形態,那種也不是民眾的意見,只是黴體偷偷植入的偏見。

    所以台灣媒體講什麼狗屁看看就好,現在的無線新聞台1小時可以看到,2~3篇整篇都錯的東西 (非政治)。
    至於政治新聞幾乎都是片面的報導,分析也是亂分析,幾個破記者就可以針對剛發生的事情搞出民調? 什麼狗屁民眾觀感。

    回覆刪除
  9. 1.我只是直覺地認為 6a 不夠明確,
    企圖指出需釐清的部份,
    而連帶出 6L 「探討背後可能的脈絡或者更深層的同情的理解」的嘗試。
    1-1.比如,「大政府」是指「權力大」還是「規模大」?
    其又如何必然導致(任何文化、規章所建立不同種類)系統的腐敗?
    或著,如何確定,任何種類的系統都無法使我們信任?
    1-2.「毛病」是一種「適應症」。
    生長在「人情(關係)>義理(道德)>制度(法律)」的環境,
    在耳濡目染與一再而三的實踐下,制度使人無法信任是一種必然,
    就像平日心機算盡之人再也難以信任他人一般。
    1-3.階級這裡指能讓人快速辨識權力上下關係的條件。
    因為制度遭到忽略,我們更不認為制度能有什麼功能(比如解決糾紛),
    而直覺地(也是這樣的文化下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階級比較高的來。
    消費糾紛的例子只到這個部份,而
    1-4.「維持階級」這個詞其實斷得有點突兀也不完整。
    維持(在我們認知中)階級(的功能)是比較完整的語意。
    之所以會聲明「有點跳痛」,是因為我認為我們對民主的實踐只到這裡,
    而,「用民主換一個符合的人繼續維持階級」這是否矛盾?抱歉,離題了。
    1-5.如前有述,我是好奇版主的「矛盾」所指為何,
    但並未認為台灣人期望「父母官」或「好系統」二選一;
    更何況,媒體並不會刻意找同一群人發表意見,
    看到的意見也不見得是同一群人所發表,不是嗎?
    我的觀察啦 XD
    1-6.也許版主的意思是:
    「一個好的、可信任的(大政府)體系,不該容許包青天式的人物」?
    若是如此,「一方面不相信官僚系統,卻又喜歡大政府」很有舌頭打結的嫌疑 = =a
    1-7.謝謝 6.c 提供的連結,那篇文我看過,也是刻意用作話梗的(比較好懂)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政府隱含的就是要處理的事情多,而基於人的時間有限,管理範圍有限,恐怕也不脫「規模大」這個選項,只是大到什麼程度而已,再者從權責相符的角度來看,權力大自然責任也大,甚至統治得要有效率,這權力可能還要侵犯到目前民眾習以為常的人權才達得到。但台灣民眾對政府的期待卻是責任大但權力要小,並不衡平。台灣人發生什麼事情都要政府處理,但不想負擔相對應的成本,說穿了就是如此。
      所謂的好的、可信任的大政府體系,基於體系本身的特質,難度非常高,因為大政府的規模隱含了機關內部溝通成本高,而目前在各機關間溝通成本就不低了,這就表示「效率」不可能好,再者體系還是靠人去運作,要找到每個機關都可以接受的方式(而不是只站在保護自己的立場),真的幾乎是取決於人的素質,很諷刺,但確實如此,而找到各機關依據法令都可接受的方式,民眾能不能接受(以目前現況人民不願意限制自己人權的角度來說),又是一個問題。現在只要民眾不接受,所謂的信任就不存在,但「民眾的不接受」所帶來的不利益,民眾卻也不願承擔,這,才是根本的問題。

      刪除
  10. 黑框作業這圖好嗆<大學生看到不會不舒服嗎..?

    回覆刪除
  11. 說穿了柯P不過是台灣人發洩不滿情緒的藉口或管道
    既然感情的因素占較多,自然也不會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一個柯P可以讓台灣人分裂至此也算是一種奇觀了...)

    回覆刪除
  12. Wenson總是能說出我心裡想要講的話

    回覆刪除
  13. 中壢李姓客官2015年9月4日 下午4:07

    版主知道有種東西叫做人為疏失或救災不力嗎...?

    當初八八水災,可不只是因為結果很糟,災情慘重,所以大家才會那麼的氣憤,更重要的是整個救災體系荒腔走板,政府不知道在幹嘛,更別說馬英九還第一時間拒絕外國救援,然後到災區到處放話,傳誦至今,讓我來幫大家複習一下:

    1.「我不知道你要見我 ....你不是見到了嗎?」
    2. 「你可以憋氣2分鐘,真是不簡單」
    3. 「讓我講完再救好不好?」
    4. 「災民已經得到教訓」
    5. they they they...

    好啦,回到正題,薛香川這個人跑去高雄吃飯有沒有造成什麼直接的損害,我不知道,但整個政府是不是在救災上有疏失?忘記的話可以去找當時的新聞,整個指揮系統亂成一團,完全反應不過來。所以啦,拜託,薛香川單純只是因為災情慘重所以才被罵成這樣的嗎?只是因為他去吃飯所以被罵嗎?都不只啊!更重要的是當時就已經明顯出現各種救災疏失了嘛,沒有照規矩走的是當時的馬政府,誰真的關心薛香川是不是照規矩走啊?他根本就只是一個行政院秘書長而已,本來誰會關心行政院秘書長在幹嘛啊?又不是林益世。

    所以你要說柯P這次沒事只是因為災情不慘嗎?才不是咧。如果災情慘重,但柯P事後救援處理得當,這次縣市長民調有沒有可能上升到前三名?當然有嘛。你要不要回想一下比八八風災還慘的921是讓李登輝聲望上升還是下降?

    在薛香川之前,根本沒有人會去關心首長在哪吃飯睡覺,好嗎?你要說這種奇怪的究責文化怎麼出現的,那也是當時薛香川太白目,加上隔年國民黨又想用同樣的方式去弄陳菊,加上這次想弄柯文哲,搞得這種奇怪的東西好像變成是台灣的固有文化一樣,但根本就不是啊!所以要把它歸咎到什麼人治還是父母官的,更是奇怪。要談究責,那就要好好究責。如果要為這種奇怪的究責文化究責,那就好好搞清楚,這種文化是誰搞出來的。

    另外啊,除了「人為疏失」這個概念之外,版主知道還有種東西叫作「政治責任」嗎?不是說不是說有人因為災難下台,要求官員道歉下台為啥為被解釋成是不相信制度還是奴性啊?這不是基本的政治責任問題嗎?難道還要等我去告他,等檢警調查,法官判決確定有罪,才能罵他叫他下台啊,才叫做相信制度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哪裡中立理性了,根本是親身示範什麼叫做只有立場好嗎?反正一切都是國民黨的錯,人民無腦也是國民黨害的。

      刪除
    2. 這篇回覆著實令人稱奇,完全同意Wenson的論點,既符合文中的描述(誰關心薛香川是不是照規矩走啊?),也符合文中的評價(你說這是奇怪的究責文化),可是表面上的行文語氣是在反對,難道這是明貶暗褒嗎?搞得我好不清楚啊!

      刪除
    3. 這回應沒這麼難懂吧。Wenson把台灣人關心官員吃飯睡覺的「文化」解釋成是一種情緒發洩,每當重大災害出現,只要結果很慘,台灣人就會為了抓戰犯亂找理由,然後官員就很倒楣。

      這個回應就是在反駁Wenson的說法,因為並不是每次災害,只要結果很慘,大家就都會去計較官員在哪裡吃飯睡覺。這裡面還牽涉到政府是否有人為疏失,所以大家對待薛香川和柯P之所以不同,並不只是出於天然災害的災情大小,其中還有人為疏失大小的部分。

      除此之外,這回應也說,從前台灣人根本不關心官員在哪吃飯睡覺,八八風災薛香川算是第一次,陳菊是第二次,柯文哲是第三次,至於為什麼之後會變成媒體關心的焦點,說是國民黨要弄陳菊,是也蠻合理的啦,就是找不到什麼實際的人為疏失的時候才會去打官員在哪吃飯睡覺,這跟八八風災的情況剛好相反。所以要說這是台灣人無腦並不太正確,事實上也可以看到,你光去打人家在哪吃飯睡覺,台灣民眾根本不理你,也沒有足夠的民意會因此就要陳菊跟柯P下台。

      所以wenson對於事實的假設以及推論過程都錯了,結論亦然。

      刪除
    4. 人為疏失多少,天然災害輕重,不是此處的重點。當然,在問責前必須搞清楚,什麼是人為疏失造成的,什麼是不可抗力因素造成的,否則就容易出現不該下台而下台的倒楣鬼,這裡稱之為第一類型的倒楣鬼。
      重點在於當整個體系失靈,而災情慘重時,我們應該找誰負責。出現在昨日台灣,不知道造成什麼實際損害而下台的倒楣鬼,這裡稱之為第二類型的倒楣鬼,我們為什麼找他下台?是不是因為沒有苦民所苦?多少人流離失所還在享用父親節大餐?至於為什麼柯文哲沒什麼事?是不是證明了結果好一切都好?
      所以,實際上你也同意Wenson的論點,只是被意識形態蒙蔽了思考。

      刪除
    5. 不懂的應該是樓主和xd吧?這篇文章在談的是批評政策時講不講理據※,結果你一直在談支持度,說你看柯文哲和陳菊李登輝支持度都很高啊!根本畫錯重點,柯文哲支持度很高是一回事,可是他這次難道不是被很多人罵颱風天躲在家嗎?結果你只是看人說話,還說什麼中壢李姓

      刪除
    6. 這串留言沒有人在談支持度吧?

      我覺得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問題並不是到底是不是「結果好,一切好」,因為如果一個颱風過去什麼都沒發生,根本不會有人去追究任何事情。你今天會去討論柯文哲有沒有事,就表示一定多少有災情(比如水濁),如果完全沒災情,我們根本不會去討論柯文哲在幹嘛。真正的問題是,是不是「結果壞,一切都壞」,是不是只要有災害,一定有人要下台?事實就不是這樣。最明顯的例子就是921。

      所以八八風災的下台官員並不如wenson所說,只是遇到特大颱風所以下台,他下台是因為政府明顯疏失,至於為什麼是由薛香川這根本無關的人下台?這就要問當時的馬政府為何要推他出來當替死鬼了。「無關的人下台」這件事不能歸咎到民眾頭上吧。

      刪除
    7. 對啦,反正一切都是馬政府的錯啦
      沒有人在談支持度,那滿口民調升降是什麼

      刪除
    8. 我記得薛先生應該是被輿論逼著下台的,還是我的印象錯了?

      刪除
    9. 人民怎麼可能會錯?有錯的話一定是國民黨的錯啦!

      刪除
  14. 東西方的文化差異,以及台灣民主被政客操弄,導致台灣的民主亂象!
    人民還未了解自己在民主亂象中扮演的角色,比誰都還重要!

    回覆刪除
  15. 關於柯文哲颱風吃飯事件最佳評論就是這一篇了。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