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我們需要真正的心理醫生!




王老先生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有趣的診所,這是一個「心靈診所」,叫做「杏語心靈診所」,
不僅中文名字取得雅致,英文也頗見詩意,叫做「Reangel」,至於為什麼要叫這種怪名字,看看診所的介紹吧:

哇!好一句「在我們這裡,百無禁忌:你可以詢問任何的問題,包括哲學上的問題」,
真後悔我當年研究所邏輯期末考沒解出來的那幾題沒有拿到這個診所來問他們!
我修的心靈哲學當初只有拿88分,一定也是因為我沒有到這裡通透瞭解心靈的至高境界的關係!

看官們別誤會,雖然我損了損這些文字,但我不是說這裡不是一間「真正的診所」,
事實上,我大致看了看這裡的醫師陣容,其中的確是有一些「有牌的」醫師的。
咱們台灣很奇怪,也許是因為民情,我們並沒有西方那種心理醫師,因為根據法律,所有的醫師都要是醫學系的,
所以我們的心理系學生如果想要「從事本科系相關工作」,往往都只能去當輔導員、志工等等,
而醫學院裡訓練出來的也不是心理醫生,而是精神科(或身心科)醫生,跟西方的心理醫生之所專攻頗為不同。
根據民國90年頒佈的〈心理師法〉,我們還有另外兩種心理醫學工作者,分別是「臨床心理師」及「諮商心理師」,
這兩種也都需要相關學歷(而且要碩士以上),還要實習一年,然後再考試通過才行,門檻也相當高。

那麼,這個診所的醫師是否都具有以上的看診資格呢?看來是沒有。
雖然其中的「治療師」(這個稱謂似乎是為了規避法規)有些真的是醫師,但大多數不是,
許多更是連「臨床心理師」及「諮商心理師」的正式資格都沒有。
只不過,他們至少都從事過相關的工作,例如學校的輔導老師、生命線專員,有的還有一點著作。
當然,這些多不是真格的「醫師」或「心理師」資格,頂多只能代表「他們是相關歷練頗為豐富的人」,
不過可別小看這些經驗,因為它們可是非常非常寶貴的!寶貴到了什麼地步呢?請看看!

挖塞!隨便抓前幾個治療師的收費標準,「大宗購買」每小時起碼也要兩張小朋友以上,
這件事告訴我們,經驗到底有多麼貴重,心靈究竟是如何無價!

再進一步,看看這診所的服務項目:

催眠還有健保給付的喔?我google了一下答案是沒有,所以催眠應該不是他們向健保局實際請款的項目。

看到這診所的收費這麼高,門檻卻相對那麼低,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缺人?我也是有牌的啊~~
起碼我一定可以加入下面這個組別,當個「生命意義治療師」吧!



生命的意義,就是矛盾與衝突及存有與虛無在解構中所呈現出來的存有者的存有與解蔽及消除二元對立的觀照!
懂了沒?不懂我就再多告訴你一些,懂了的話,謝謝你,5千塊!

取笑了半天,但我們真正要問的是,為什麼這些人可以收這麼高的費用?是什麼樣的需求在支撐他們?
在我看來,這是台灣醫療制度真正該思考的問題。我們沒有真正的心理醫生,我們的精神科都在大醫院,
我們要看精神科醫師不僅要顧忌他人眼光,更要掛號排隊,一個禮拜後照號碼去醫生那裡,
三分鐘後醫生開了一些藥給你,叫你幾個禮拜後再來。捧著藥,你自己也不知道這趟到底是在幹嘛?
吃個幾次如果沒有對症,一切似乎都沒什麼意義,「病患」也很難再繼續看診下去。
我想,這個「再天使」診所所做的,正是補足這一塊的工作,他們只是傾聽(而且應該是認真的傾聽),
然後根據「治療師」的經驗給一些建議,真的有需要用藥的話再由其中少數幾位真正的醫師開藥,
所以他們才會標榜「我們唯一不做的:就是只聽你抱怨三句話,就開一堆藥給你帶回家」,
因為這不但是他們跟精神科或身心科最大的區別,也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

然而,如果我們像西方那樣,有夠多的心理醫師呢?一切會不會改變?我不敢肯定,不過我猜會。
因為上述這個診所的功能都可以被心理醫生所取代,而且是用更具專業性的方式來取代。
雖然我也不認為現今階段人類對於心理的掌握真正到了什麼精密而準確的地步,
但夠格的心理醫師的確是目前所能具備的最佳解決對策,可是我們卻缺乏這些人才,
以致於這樣半專業的診所可以用超高的收費來進行一些比心理學更不科學的診療。
看看這個診所的「心靈資料庫」吧,裡面的「心理問題與精神疾病」一篇中是這樣講的:

事實上,在絕大多數的精神醫學教科書裡面,開宗明義就表示:精神醫學沒有「疾病」,只有「障礙症」--因為人類科技到目前為止,無法確認精神疾病的病因,也沒有辦法安排檢查,更不能精確診斷,為了研究與治療,精神醫學家只好將一些出現特定症狀的人,歸納成為一類,然後給予一個暫時性的「病名」,這個病名就叫做障礙症(disorder),與其他醫學的疾病(disease)不同。 
從障礙症的「障礙」兩個字就可以看的出來:倘若有特定的症狀,也可以歸納成某個障礙症,但如果這些症狀對於當事人或家屬沒有任何障礙,那麼也不能診斷為「障礙症」。舉例來說,美國總統布希,在入侵伊拉克之前,堅信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毀滅性化學武器。他堅信的程度,甚至讓他願意甘冒大不諱,得罪整個聯合國。布希不會不知道:萬一沒找到大規模化學武器,會影響到2004年的大選,但是他依然堅持自己的看法。事實證明:伊拉克根本沒有大規模化學武器。但是布希還是不相信,他甚至認為一定被藏起來了,所以找不到。 
這種沒有根據、違反事實、卻堅信不移的信念,在精神醫學上稱之為「妄想」。但是我們能診斷布希是妄想症患者嗎?不能。因為根據精神疾病的診斷規矩,一定要發生「障礙」--不管是生活上的、社交能力的、工作能力的障礙,這時候,才能診斷為「障礙症」。但是布希依然擔任總統,生活與工作都沒有障礙,所以就不能診斷為「妄想症」。

布希有妄想?這是不是小報看太多了?布希是很蠢沒錯,攻打伊拉克的原因卻有千百種,但目標都是為了利益。
把政客的話語拿來當成醫學解釋範例,還解釋得莫名其妙的,看來我實在應該有資格當這裡的院長才是。


30 則留言:

  1. 說的太好了!我也是看過精神科的人,那種每次都拿一堆藥回家的感覺很可怕,吃到後來變成藥物依賴.前一陣子看到新聞說日本有人在街頭免費聽人訴苦,我想也許我們台灣需要的就是這個.
    還有那些治療師沒有醫師執照卻看診還申請健保,這樣沒有問題嗎?

    回覆刪除
  2. "我們不當自己是醫生,也不當你是病人"--->這是不是在規避法律問題?

    回覆刪除
  3. 被你輔導??
    我想我會更想死 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
  4. 「臨床心理師」及「諮商心理師」和你一直在講的國外的「心理醫生」不同嗎?我以為是一樣的東西

    回覆刪除
  5. @ted
    我不清楚他們實際作業的情況,不過我想重點應該在每次「治療」時是否都有經過合格醫師的診療。舉個類似的例子,很多中醫診所都有推拿師,雖然他們沒有醫師執照,但是他們是在醫師的指示下從事某些醫療行為,這樣就可以使用健保了。

    @匿名
    這的確有可能,因為這樣講不僅比較好聽,而且到時候有爭議時就可以說「我們本來就沒說這是醫病關係」。或許,把「當」字拿掉會更貼切些。

    @whitney
    怎麼會!我的治療明明就很有口碑好不好。不然妳想想看,我這「葉大哥」的稱號難道不是閣下起的頭嗎?不然我明明年紀比你們幾個還要小,區區一個小子,又何德何能當大哥呢?(唐伯虎點秋香台詞)

    @小雷
    我不知道功能上兩邊相不相同,但實際上我們的「臨床心理師」及「諮商心理師」只是醫院中的輔助角色,換句話說,我們是沒辦法直接去看他們的診的,必須由醫師指派才行。以此而言,就算有這個資源,其可用性也比國外差了太多。

    回覆刪除
  6. 你的文章我大部份都很同意,只是這篇我有一點其他的想法。在你文中寫到「如果我們像西方那樣,有夠多的心理醫師呢?一切會不會改變?我不敢肯定,不過我猜會。因為上述這個診所的功能都可以被心理醫生所取代,而且是用更具專業性的方式來取代。」

    問題是誰來定義「專業」呢? 有了制度考了執照就專業了嗎? 很遺憾的在我的經驗裡並不是這樣子。現今的證照制度,已經變成政治角力,分割利益的工具。如果你仔細看看某些證照考試的內容,我想你可能會對他們所謂的「專業」有其他的看法。拿個例子來說好了,如果駕照考試只考筆試,請問上路的是怎麼樣的駕駛呢? 如果路考只限定在場地,對實際上路又有多大的作用?

    這就是證照考試的現況,而目前,各個專門職業成立了公會,建立了證照制度,或準備推行證照制度,除了「保護利益」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更恰當的形容。看看法律專門的法官律師,看看地政士,心理師,我想你知道我想表達的是什麼。重點在安全的駕駛,不是考試,尤其是無法知道你會不會安全的駕駛的考試。

    再舉最後一個例子,在我人生迷網時,我發現常常幫助我的是一些有年紀的,有經驗的的人。這些人當然不會去考什麼心理師,不過,以我的經驗來說,或許他們比考上的那批人更了解什麼是人生,什麼是人性。

    回覆刪除
  7. @小丸
    我同意我們目前對於心靈的科學化理解才很少,因此心理醫師的「效果」其實未必能夠高於某些人生旅途上的老手。但心理醫生仍然具有不可取代性,因為其專業不純粹在「心理建設」和「生活指導」上,也有部分的硬底子醫學,例如憂鬱症、躁鬱症,都不見得是「談談就會好」的,還得需要配合藥物或物理治療才行。

    此外,我認為心理醫師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們的「身份」。由於是醫病關係,所以醫師的話和建議具有強制力,病人又必須固定回診,因此效果比起單純的朋友或長輩建議更好。在我看來,某些沒有嚴重到需要接受藥物治療(或沒有藥物可以治療),可是又不能光靠親友勸說就會好轉的心理問題(例如某些痛苦經驗造成的恐慌症),其實正是心理醫生最有用的地方,但台灣沒有這種人,於是除非我們真的嚴重到會產生幻覺什麼的,否則幾乎所有的心理問題都只能自求多福了。

    回覆刪除
  8. Wenson好
    我以前曾經到精神科就診過~
    原因是我懷疑自己有某些情緒及想法上的問題~想藉由醫生的專業~來幫我確定
    但那次的經驗不是很好, 因為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開了不知道是甚麼的藥給我吃~
    吃了幾次沒啥感覺~就不吃了~
    後來離開原有的工作職場後~開始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那時候心想~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
    後來就沒再繼續懷疑過自己~

    一直到最近~我又感覺想回到那時候的情境~
    我常常會覺得家人, 同事或朋友會挑戰我~質疑我~攻擊我~懷疑我~
    也因此常與人鬧的不愉快~事後思考~好像也真的沒有我想的那麼嚴重~
    但是在當下~我的情緒及反應卻是那麼的直接真實~
    我又懷疑我是不是"生病"了?

    因此我開始搜尋相關的資訊~也找到了這家再天使~
    不過也看到了兩級的評論~
    費用真的不便宜~但是事部是真正能解決我的疑惑~才是我關注的重點~

    台灣目前沒有合法正統的心理醫師嗎?
    還是心理諮詢也是精神科醫師的工作之一?
    還是我依然得到大醫院~忍受著異樣的眼光掛精神科就診?
    只是為了"確定"我的狀況?
    我很需要心理專業的協助~
    但是又聽說在精神科就診有記錄會影響日後保險的給付?

    唉~_~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多人心理的問題都來自於家庭,很多事或許已不記得,但是淺意識裡的傷痛卻一直影響自己的人格,想找出自己的問題只有自己才能知道,也只有自己能夠改變自己的想法,我不是心理咨詢師,但我很樂意替很多在人生遇到挫折疑問的人解決問題,如果有其他問題可以加我fb,帳號是kaym0110@yahoo.com.tw

      刪除
  9. @匿名
    如我所言,台灣是沒有西方那種意義底下的心理醫師的,不過近年來好像有不少精神科醫師出來自己開診所,也許會比大醫院的醫師更有餘裕照顧求診者,不妨試試看。

    回覆刪除
  10. 各位先去看"為藥瘋狂"這本書,在決定要不要吃藥。

    回覆刪除
  11. 說得好! 這篇實在太有幫助了! 剛好我也正在找尋心理諮商師,原本先在網路看到那間杏語後,再看台北市的諮商心理師公會,發現奇怪怎不在合格機構內,網路再搜尋一下就找到本篇大文了,實在一針見血!解開我的疑惑@@"

    回覆刪除
  12. @Wenson
    Hello Wenson,
    後來我還是沒再繼續尋找心理諮商師。主要還是害怕與期望不符。不過身邊悄悄的開了許多的診所標榜著心理諮詢及醫療, 失眠, 治憂慮等的診所。看來台灣在心理健康這方面的需求越來越高了。 現在的我已經比較少懷疑自己了。我也不確定是否與季節有關, 只是這樣的感覺都是一陣一陣的, 也說不上來是否有周期性或情境式的出現。 不過很感謝Wenson提供這樣的平台讓我們這種有疑惑的人一個討論的空間。 我認為這是目前台灣的醫界必須要盡快努力的目標, 別再讓有這些疑慮及困擾的人找不到專業合法的諮詢評估, 甚至就醫時害怕被投以異樣的眼光。

    阿丹

    回覆刪除
  13. Hello Wenson:
    請問能建議心理諮商師或是診所嗎?
    雖然我知道可能得不到答案,但是我還是想試試看,
    最近我又再思考"死"這個議題了,

    PS: 我去長庚看過,吃過兩種憂鬱症藥, 因為有頭痛的副作用,
    再加上我發現停藥似乎心情會變得低落後, 我就沒再繼續了,

    浮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死沒辦法解決任何事情喔!雖然這句很老套卻很實在,心理有任何不愉快可以跟身邊的朋友吐露,就算是芝麻小事也是,千萬別跟生命開玩笑(曾經也想不開過的人)

      刪除
  14. 原來我想像心理醫生是西方的那種。

    回覆刪除
  15. 感謝大家的關心。

    我比較喜歡聽負面的評價。

    生命線的志工?很有趣的創作。還有,你這張清單是怎麼製造的?我怎麼沒看過?

    杏語心靈診所 陳俊欽醫師。

    回覆刪除
    回覆
    1. 陳醫師:

      這些內容不是「創作」,都是當時貴診所網站的資料,剛剛看了現在官網也還有類似的表格,不過內容似乎有些變動(畢竟也過了三年了)。有任何意見,歡迎你提出。不知道我是不是「害慘了下面推文的那票熱心的網友」呢?

      刪除
    2. 基本上,你並沒有害慘任何人。我說過了,如果對於一家診所(其實是任何事物)只有正面評價,而沒有負面評價,那跟造神運動有什麼兩樣?
      我們樂於負面評價來平衡報導。事實上,先前有位治療師搞錯了收費原則,隨後一連串處理不當,最後甚至引發廣泛討論,還被做成懶人包--這些都是我們自我砥礪的原動力。
      至於你的這則部落格,你是否秉公評論,這是你必須面對的自己,我並不過問。
      一年多了,剛好又在網路上點選到你的網頁,我想,此刻我能有足夠實證資訊回答你的最後一句話了:你的話語應該沒有產生任何影響。當然,我也假設我的話不會對你產生任何影響。

      杏語心靈診所 陳俊欽醫師

      刪除
  16. 其實裡面大部分的治療師我都認識,有些可能不熟,對於心裡治療效果如何不敢保證,不過我可以非常確定他們都是有證照(心理師或醫師)、甚至博士以上等級(當然是指現在2013年而非您發表文章那年)。
    另外,就我自己(一個心理師在精神專科醫院)的經驗,我們門診的醫師、心理師,真的都是全心全意的替個案著想,而您所謂「醫病關係」確實也是我們不樂見的,並不是為了規避責任,而是希望個案可以平等、安心的會談,我們不將他們視為「生病」,而是「失調」,因此醫師們常常不穿白袍,每次門診也都至少半小時起跳(初診更是常達一到兩小時)。當然這也是我們科內門診的狀況,其他科門診狀況如何我不太清楚。
    我想這就是視角的問題,站再不同角度,看到不同東西,只是希望您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真正努力付出、關心個案的大有人在!畢竟這個行業需要念到碩士+實習一年+考照,收入也不豐(自行開診除外),我想沒有熱誠真的很難支撐下去的!
    這是我首次在網路回文,因為我自己跟身邊的朋友們都盡心盡力在面對個案,看到您充滿嘲諷的文字實在不舒服,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一位心理師

    回覆刪除
  17. 過了好幾年,其組織依然沒改變2015年12月22日 下午11:40

    我看了一 下診所醫療團隊
    大概分三種:
    真的醫學背景出身、有獲得法律上心理諮商師或臨床的資格、心理系或諮商科系畢業

    但無論如何........
    我東看西看上看下看,真的「醫學」學歷資歷者寥寥無幾
    所以才不開藥,因為只有「醫生」(對 就是那張醫生證照) 才能開藥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裡根本都是心理師,才不是醫生,濫竽充數!

      刪除
  18. 我是樓上的路人2015年12月22日 下午11:53

    嚴格說來這不能說是一間「診所」
    不如說是間私人諮商機構,精確說來是一間,
    這樣就說得通為甚麼健保給付下還這麼貴
    只有精神科有健保啊,心理諮商是沒有的

    杏語的各位可別跳腳
    這篇文章只不過是在揭示台灣心理治療的不完善罷了
    一直以來,心理治療一直都沒有真正的醫生資格

    心理治療本來就是多管齊下.....
    藥物控制、諮商、飲食營養、團康活動本來就缺一不可
    只是台灣的醫生功能,只被劃分成兩種功能1 開刀 2 開藥
    如果有一天,台灣的醫學院真的成立心理醫學
    我想很多諮商師又要去考試了ˊ3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台灣心理治療確實不完善,以後應該要逐步落實心理治療者的醫生資格的。

      刪除
  19. 杏語診所種種對外的不是醫療宣傳是徹頭徹尾虛偽不實欺騙廣告,毫無醫療道德!鑽法律漏洞的醫療界人渣敗類!
    既然你這爛人院長只歡迎精神弱勢但要金錢經濟上強勢的人,為何還要接對象經濟貧窮的案子來糟蹋弱勢!這診所在網路上的言談-「我診所也遇過有個案是拚命打工籌錢要來看的,我們都會盡其所能打折,打到一折的都有;我們也遇過有個案被轉介過來,怪東怪西怪老闆不長眼、怪命運不順、怪老爸沒錢、怪社會一切向錢看,這種個案的錢我們寧可不賺,唯一最怕的就是沒有流露任何想改善生存條件的弱勢者。」
    X的,不是才甜言蜜語說什麼有權力軟弱沮喪悲觀,你所有特質不管好壞都包容,怎麼遇到沒錢的患者就忽然受不了對方抱怨怪天怪地和任何情緒性所說的話了!
    愛錢無罪你就專去找有錢人甚至網站標榜只開放給金字塔頂端的都好!
    轉介的案子對象是否是經濟弱勢,有些根本可以提早知道提早拒絕,還是轉介的單位是公家機關或是協會,又想要搏個善良的好名聲多人脈開發商機或不敢得罪,而轉介給你這診所的貧窮者就命賤要給你這陳渾蛋蹧蹋。
    原本看一般大醫院門診雖門診經驗也很差,但從得精神疾病10幾年從沒嚴重到需住院的我,被轉介到不該來的地方你的爛貴族診所糟蹋和後續社工的補一腳,終於發病半有意識下主動要求拜託住院,住院期間還無新藥物控制的我在醫院極盡之狼狽的可笑可悲模樣,和不時解離鬼附身感的崩潰感無法抑制常要哀求甚至跪地求醫生給我打一針或自願關禁閉室,嚐到失去自由就算報警警察也不會理你的恐慌….,固定外出運動活動還是另個牢籠地下室等等等。而你卻繼續快樂的用這種方式賺這種錢。
    這診所渾蛋院長根本和大醫院裡的精神科醫師態度毫無差異甚至更糟,只是有時間跟上門看診者述說那套千篇一律病態理論,一般醫院精神科醫師有的既定成見職業病你完全一樣,我沒忘才第一次所謂心理諮商門診,整個時間幾乎都是你陳渾蛋單方面高談闊論說我是什麼某abcd的其中之一人格,然後其人格有什麼特徵,第一次見面舉著心理諮商的包裝旗幟,言談態度卻是精神科那套立刻判病人一個病態病名,差別只是大醫院立即開藥,而這爛診所陳院長會當面告訴你你是如何如何之病態。用醫療之名義實為毫無根據的羞辱病患、暗示正處在精神耗弱無抵抗能力已毫無自信還要雪上加霜說他還有多多差勁,這是治療還是欺凌!!
    乖乖的讓你羞辱完,還要付錢給你?!這診所陳渾蛋院長根本完全無心理師的諮商能力專業,骨子裡其實還是著重精神科那套腦袋生理出問題(但那沒商機只能開藥),心理精神靈魂出問題才有商機。大醫院也有諮商臨床心理師雖然預約要等雖然要精神科醫師轉介,但有接受過大醫院的心理師諮商就會知道這診所的諮商有多亂七八糟誇張。
    我就是你那所謂不願改善生存條件的弱勢吧,我沒忘記你在診間打瞌睡的蠢樣,(當時精神已處在耗弱極度不斷日夜自責的我或不敢相信醫生會有如此離譜行徑,竟無法察覺你異樣狀況不過就是在打瞌睡!還會在亂七八糟的騙人治療過程中暗示或懷疑其他經濟弱勢的看診者有沒有去做不法事情來賺錢嗎!!要我去賣安眠藥賺非法錢你暗示懷疑過!
    經由你的加持傷害讓我住了院,出院後整個腦部狀態更加退化完全回不去了,未住院前吃藥後能立刻專注如今完全無法,住院出院後思考反應各種狀態都變差,藥物加重也沒用!
    當時看到我憤怒要離開門診不是道歉既然還在分析我的精神狀態,你真的才是有病!我知道用言語完全無法傷害你,身體上的傷害或許你才知道什麼叫疼痛!但我依舊軟弱無自信能成功傷害到你就可能被警衛之類的阻攔,而且死是最好的解脫。你死了解脫我卻要為你這爛x坐牢,太划不來!
    或著把你搞到半殘讓你成為你最討厭的弱勢身障,但或許你還是會堅強起來!
    如果能報復你我希望你能得精神疾病且常常發病每況愈下,而且都是遇到我所遇到的醫生,且要孤立無援無人伸張!但可惜我沒能力去殺了你所有家人朋友(就算有他們也是無辜的),更無法讓你跟我一樣的命運!
    如果不管我怎麼努力終究會愈來愈慘,很怕自己哪天會再也無法負荷漸漸累績的傷害和高漲的恨意會去傷害到我不想傷害的身邊。如果暴力終究崩潰,你才該是那個名單之一!
    害了人,方法之高明神不知鬼不覺,如果我被你傷害後不是住院了而是自殺呢,當時的社工也有補一腳但畢竟他們幫過我,天曉得我是發病自殺還是被一位毫無醫德把精神心理治療當商品在亂賣亂吹噓的人渣所害!如果哪天社會新聞有出現什麼你絕對是幫兇!
    陳渾蛋毫無醫德的人渣,你也沒有多正常,到現在還在a型b型人格那老套繼續洗腦污衊蹧蹋某些口袋不夠深的患者或弱勢嗎!
    還給我在我還沒住院前的那個還沒功能退化的我!你去死!陳俊欽!不得好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才談一次,影響力也可以這麼大啊!

      刪除
    2. 這位朋友應該是真正嚴重的精神病友
      豈是一個諮商機構可以應付的?
      真是可憐啊
      浪費這麼多時間和生命

      刪除
  20. Dear Wenson:
    很感謝現在看到這篇文章,我差點點就要去預約了,但其實我一直想找個心靈治療之類的課程,我知道我心理生病了,找過精神科(結果被開了一堆藥回去吃,沒吃藥之後反而更低落),也找了張老師(結果他們用反問問題的方式來回答我),呵呵,台灣的心理「治療」這方面真的很欠缺,也很多打著這方面的招牌來做一些利益活動…總之,非常感謝你寫了這篇,只是不知道該從哪方面去找尋這方面的專業,這就是件麻煩的事了。 琳

    回覆刪除
  21. 19樓的朋友是精神病患......,可是思考邏輯、文筆都比許多人強啊~!
    希望這位朋友現在一切都好,祝福你。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