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柏拉圖式的飯島愛


(請勿將此圖聯想為柏拉圖先生正色瞇瞇地盯著飯島愛,而他也不是在做帶有性暗示意味的猥褻手勢)

聖誕夜裡,我獨自一人在廚房裡奮力地準備臨時敲定的火鍋晚宴。
電視機還開著,新聞內容哇啦哇啦地大聲放送到我耳裡,算是一種陪伴吧!
眼看著時間越來越晚,終於,第一個客人到了。

我們隨口聊著幾點可以開飯之類的話題,沒想到,電視新聞卻報導了這個消息: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麗庭莊園Alva+Morey婚禮-Part 3



Part 2,第二套服裝亮了相,小遊戲也結束了之後,接下來就是敬酒了,
或許是震懾於王崴的殺氣,新郎新娘幾乎沒有被灌酒或刁難,一桌桌敬得很順利,
到了我們這桌還更過份,新娘開始灌我酒!

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麗庭莊園Alva+Morey婚禮-Part 2



Part 1,時間已經是中午,二樓的新郎新娘忙著拍照和準備,樓下則是已經熱鬧滾滾了。

麗庭莊園Alva+Morey婚禮-Part 1



我的高中同學王崴在12/14結婚了!嗚嗚嗚....身為眾人之大哥哥的我當天不免有幾分嫁妹妹的傷感,
但Morey是個好老公,一定會乖乖讓王崴虐待,不,是讓王崴幸福的啦!

由於本婚宴飽受海內外友人矚目,因此我想多放點照片給大家看,圖片也都放大一點的,
為了版面不要太長,因此也分成三篇文章,讓大家可以看完一篇就去喝個水揉揉眼睛看下一篇。
當然,全部的照片太多,都放在文章裡不免令人頭昏眼花,如果看不夠過癮的,
請再點選這裡,可以看到相簿中全部的照片和影像(共有150張照片,11段影片)。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一年一度的大型文字喪禮 — 時報曬書節



上個禮拜六晚上,我與女友一同相約前往她大學友人忻怡的婚宴
由於女友先到其他大學同學家裡去玩,所以我們講好大家晚一點一起在雙連捷運站碰面。
我六點左右到達捷運站,沒想到他們還沒出發,索性就四處晃晃,
看著捷運站裡面的路標寫著前有「地下書街」,我便順著方向走過去,
左顧右盼,地下街沿途的店家幾乎全部都是關著鐵門的,
我心想這不是禮拜六嗎?怎麼大家都關店了?是因為經營不善嗎?

邊想邊走,眼看就快要從雙連走到中山站了,終於眼前有了一些端倪。

2008年12月10日 星期三

It makes some people happy



最近忽然開始在Youtube上看一些哲學家們的訪談影片,
發現了一段有趣又顯得莫名所以的畫面:

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2008/12/6 — 忻怡蓮園婚禮



昨晚跟女友一同出席她大學同學忻怡的婚宴,地點在林森北路的蓮園餐廳,
由於新人們有請專業攝影師到現場拍照,我們這種玩票的並不需要上場,
加上現場也還有其他人(好像是新郎的同事)拿著單眼跟拍,
所以我就有更充裕的時間吃東西了....

拍的照片不多,很多都是替大家合照而已,算是記錄性質,
挑選一些放在文章裡,想看更多照片的,請點此處

2008年12月5日 星期五

宿便/酸性體質/你怎麼還沒死?

前幾年,台灣非常流行一個醫學名詞,叫做「宿便」,
當時不知有多少第四台的保健、減肥產品都打著可以「消除宿便」的招牌,
幾乎已經到了無宿便不歡的盛況,同樣地,許多人口中也是滿是宿便經。

到底宿便是什麼?我注意到一個有趣的市場發展,
一開始有講到宿便這個字眼的產品,大多把它跟便秘劃上等號,
也就是說,宿便就是「積存甚久的嚴重便秘」。
但是這個說法的賣點不足,畢竟有嚴重便秘的人還是少數,
漸漸地,宿便的定義改了,變成了人人都有的宿疾:

2008年12月3日 星期三

英詩+譯作一首 — As When the Dove



女友幫她大學同學的研究所畢業音樂會伴奏,
曲目中有一首韓德爾的歌劇作品"Acis and Galatea",
難得看見古典樂中有英文作品,可惜此曲在台灣似乎不甚知名,
也因此女友友人所選的曲目"As When the Dove"並無多少中文資訊,
當然,也沒有較屬定本的中文翻譯。
兩人問詩於我,要我幫忙看看,今晚匆匆一譯,心中卻無十足把握,
用韻、對仗、排比均不甚妥貼,更有甚者,不知文意理解是否有所舛誤,
是以將詩文置上此處,或可證道於諸位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