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8年11月5日 星期三

「朋友」身份的問題 — the Coherence of 20st Century Boys(非常有雷)



看《20世紀少年》時,最吊人胃口的地方當然就是大魔頭的身份。
「朋友」到底是誰?我想應該沒有人事先能猜到答案,
或者說,沒有人能猜到「全部」的答案,因為朋友有兩個!
第一個比較不難猜(但是我仍然沒猜中),到第12集最後就揭曉了,
謎底是在20世紀時一直偽裝身份混在賢知一派之中的福平,
漫畫裡花了不少力氣放煙霧彈,因此讀者沒那麼容易識破福平的偽裝,
但是電影版的「20世紀少年」裡,福平的戲份和分鏡方式簡直就是在昭告天下「我是臥底」!
看了電影之後,不禁慶幸好在我先看了漫畫,不然閱讀樂趣鐵定大打折扣。

至於第二個「朋友」,浦澤直樹可說是賣足了關子,
一直撐到最後一集的倒數第五頁才公布答案,
當大家看到賢知輕描淡寫地在虛擬實境裡對國中的「二號朋友」說道:


我想很多人的反應都一樣:
「媽的,什麼答案,勝保是誰啊!」

但是,仔細想想,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裡看過,
回頭找了一下,居然,早從第一集就已經出現這個名字了,
浦澤大師的伏筆果真厲害,從一開始就讓謎底蟄伏到最後。
但是隨著答案一揭曉,漫畫也立刻告終,
勝保到底為什麼是「朋友」,便完全有賴於讀者自己從之前的吉光片羽中挖掘線索,
網路上討論這個問題的聲浪很大,許多人也都針對各細節有所見地,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把勝保的故事歸納為三個方向:

一、勝保的死亡之謎

勝保這個角色的特殊,不僅是因為他從沒露過真面目,
也不只是因為他很少被提起,而是他一出現就是以「鬼魂」的姿態現身。
在第一集第5話中噹機的喪禮上,阿門首度提起「半夜的實驗室事件」,
他提到他不敢在晚上回實驗室去打開水槽的馬達,
因為實驗室裡盛傳著一個靈異事件:

這是勝保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其他的人對他的回憶都是「那位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死掉的...」,
或是「最喜歡做實驗的勝保」,而這也是勝保之名的障眼法,甚至到了14集還又講了一次,
青蛙仔說「聽說他在期待已久的解剖課前一天死掉了....」,
因此所有的讀者自然而然都會把勝保當成是一個早就死掉的小朋友,這也是作者的高明之處。
如果答案不是勝保,那這個名字在漫畫裡一點多餘的意義也沒有,
但是因為答案就是他,所以我們必須找出他存在的線索。

勝保的存在之所以可以被隱藏,是因為作者利用敘述的時間錯置而使得我們無法注意到他,
到了最後幾集,從貴理子的回憶裡就可以看到,除了定清之外,最早還有一個戴面具的小孩,
這個人自然就是勝保了。至於他是怎麼「死」的呢?漫畫裡也有交代,
他的「死亡」是被福平所「宣判」的,福平在虛擬實境的回憶裡對被誤認偷東西的勝保說:


相對於「賢知一派」,山根(圖左的小孩)、福平、勝保可謂是當年的「朋友一派」,
但是福平卻殘忍地對勝保發出了驅逐令,我們只能想像他甚至對其他人也都說「勝保死了」,
謠言也自此傳了開來,一群不明就裡的小學生就把勝保當成了死人,
而且由於勝保並非賢知他們那班的,加上又一直帶著跟定清一樣的面具,
所以大家看到勝保時都以為他是原本已經轉學的定清又回來了。
就連福平和山根都一樣(第16集):


這個「定清」並沒有答話,因為他並不是定清,而是勝保,
福平他們誤把他當成是在新學校不討好而回來找他們的定清,
照時間推算,此時的勝保已經被「處死」很久了,
(此事件發生在暑假,而定清是在上個學期初就轉學了)
由福平二人將勝保誤認為定清看來,他們應該已經很久沒有跟勝保接觸過。

當然,此處存在著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怎麼會訛傳勝保「死了」卻沒人發現,
定清被說成是死了還可以理解,因為他已經轉學,行蹤已杳,
但是勝保還是同一個學校的學生,傳出死亡消息都沒人出面澄清未免太過牽強。
當然,勝保和賢知他們不同班,但是「實驗室裡的勝保幽靈」畢竟是個大事,
在學生之間傳得沸沸揚揚,很難不傳進勝保的班上,
而只要一傳到勝保的班上,謊言也立刻會被戳穿。
這點作者並沒有做很正面的解釋,也因而成了勝保之謎最牽強之處,
不過我們可以體諒一點地設想,小學生之間的謠傳或許不見得是跨全校的,
「Phantom of Laboratory」也許有很多版本也說不定;
再者,大家對勝保的印象真的模糊到了極點,連他是幾班的都不確定,
14集裡大家談到勝保時,對話內容都是:

「勝保是怎樣的人啊?」「我不清楚。」
「他是二班的吧?」「五班的吧?」
「怎麼死的啊?」「我不知道......」


連勝保是幾班的都搞不清楚,可見他真的極度沒有存在感,
因此勝保沒死卻沒被戳破也顯得更合理一些了。
而真正知道勝保沒死的,便只有福平、山根、定清這幾人而已,
換言之,只有「朋友一派」的人才知道這個秘密。


二、實驗室之謎

勝保這個名字跟實驗室一直是不可以分割開的,
他首次出現在人們口中時便是「最喜歡做實驗的勝保同學」,
雖然被福平賜死,但是他應該還是常常蟄居在實驗室裡,
我們甚至可以假設他的「死亡日」就是所謂的「實驗的前一天」,
這樣一切就都可以串起來了。

勝保一直待在實驗室裡,是有跡可尋的,
第11集裡,阿區抓到了山根博士的副手,向他詢問山根的事情,
他提到了一段山根小時候的事情:

「小學的時候,跟他感情很好的女孩子死了...」
「那個女孩子最喜歡自然科了。」「他說她在她最期待解剖實驗的前一天死掉了。」
「可是他並不寂寞...」「他晚上偷偷溜進學校...」
「跟那個感情很好的女孩子的幽靈一起做實驗。」


這段文字跟之前談到的很多地方都完美地呼應,但是確有一個大問題,
那就是勝保明明是男生,怎麼山根說是女孩子。
關於這點,有網友說譯者表示是他被作者給誤導了,
原本的日文並沒有點出性別,但是他翻譯時卻被誤導為這是個女孩子,
由於我沒有日文本,因此無法確定原來怎麼寫,
原本我有點懷疑這個說法,因為日文的男孩和女孩差很多,
除非譯者此處嚴重意譯才有可能出這種錯;
不過後來從網路上找到了港版的這套漫畫,
同一個地方所說的是:

「小學的時候,他有一個最好的朋友死了...」
「那孩子最喜歡理科。」「他很期待做解剖實驗,可是卻在前一天去世了。」
「可是山根說他並不寂寞...」「因為每到晚上他就會潛進學校......」
「與他那好友的亡靈一直重複做實驗。」


港版的翻譯和台版的大有不同,如此一來網友的說法便應該是真的,
而「勝保還活著」的另一處伏筆與線索也變得非常確定了。

但是如果山根一直在跟勝保做實驗,則又有一點邏輯與時間上的小問題。
前面提到,16集裡福平把勝保誤認為定清,當時山根也在一旁,
照理說山根既然還偷偷跟勝保來往(或許是怕福平生氣),
則勝保出現時他焉有不知之理?就算當場不知,不久後也應該察覺了;
此外,撇開山根不談,福平自己也應該可以認出來才對,
哪怕被瞞個幾次,但是一直到「實驗室裝死事件」時勝保都在,
(那個戴面具的男孩是勝保,不是定清,第一次讀時會被騙)
怎麼會一直沒認出來呢?
當然,有可能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情況,那就是後來福平又接納了勝保,
而且福平必然在某時又與勝保重修舊好了,因為這樣這樣才能解釋下一個問題。


三、勝保是什麼時候當「朋友」的?

福平死後,勝保頂替他成了朋友,原本是一種「篡位」(萬丈目的感覺是這樣),
但是問題在第19集裡,「朋友幫」裡元老級的那個長髮男
(拐走敷島博士女兒的人)卻對「朋友」說了一段話:

「那個啊......」
「你跟之前那個是同一個人嗎?」
「哈哈......」
「是誰都沒關係。」「不管是誰......」
「你就是「朋友」。」


很清楚地,勝保在很早就已經開始代替福平當「朋友」了,
而這件事不只是在這一段地方可以得到證明,
在《21世紀少年》裡蝶野刑警和山崎警官的對話裡也很清楚,
山崎說阿長老爹早在當年就已經查出朋友的身份,
甚至連有「兩個朋友」和「另一個朋友是誰」都已經查清楚了,
也因此阿長老爹遭到了滅口之禍。
因此可以推測,沒有朋友的勝保,最後還是選擇了「朋友」這個兒時的朋友當朋友。
我們也可以推估他應該只是個捉刀的替身,是福平不在時的代替品,
因為早期的「朋友」的計畫都是出於「福平式心理」的手筆,
直到福平死後,勝保才真正當家作主,但也變得更不可測。

既然勝保從一開始就有當「朋友」的份,我對第一集的一個橋段便感到格外好奇,
那就是「朋友」在對教徒洗腦時所說的:


「朋友」要信眾閉眼默唸十次「我已經死了」,
那這個「朋友」是誰呢?照理來說是福平,
這麼說一則是因為「洗腦法則」這等大事理當由福平裁定,
其次則是他有「前科」,他小時候便判了勝保「死刑」。
但如果這個人是勝保呢?那這個心理狀態會更有意思得多,
被判死刑的勝保長大後居然成了朋友的信徒,把「死亡經驗」內化後又反饋出來,
甚至用來感染他人,這麼陰暗的心理似乎更有浦澤式的獨到陰森之感.....


浦澤直樹真的非常可怕,一套貫串八年的漫畫居然可以佈局這麼深長,
而且很顯然地首尾呼應好到讓人確信,整套劇本是在一開始就已經想得差不多了,
像是一開始賢知強行播放T-Rex〈20世紀少年〉的搖滾樂,他說什麼都沒改變,
其實他那段音樂救了正要自殺的勝保,那時改變了的是整個世界!
整部漫畫的角色關係要細細琢磨,難得可以看一部漫畫卻有一種看《紅樓夢》的感覺,
雖然有人批評某些配角簡直可有可無,但不可否認其人物的佈局和關係網絡卻是絕大的成功。
單以這點而言,便勝過他自己的另一套作品《怪物》許多。

圖片出處:小學館《20世紀少年》

11 則留言:

  1. 謝謝你的分析

    (感動)

    回覆刪除
  2. 你寫ㄉ超清楚ㄉ耶

    謝謝

    回覆刪除
  3. 原來勝保是這麼回事!噢!



    5分鐘我從罵勝保變成崇拜浦澤



    原來是我錯了= =

    回覆刪除
  4. 我看過有些人說第一個死ㄉ是勝保 不是福平

    也有說勝保就是福平ㄉ

    版主回覆:(11/08/2008 05:25:49 AM)


    兩個講法應該都不對。

    如果先死的是勝保,那福平不會改變原本的「福平式計畫」;

    至於勝保就是福平就更不對,線索太多了,不需我多言。

    回覆刪除
  5. 感謝,真的說明的很仔細,我在谷歌大神上找了好多篇,大大的最清楚!

    回覆刪除
  6. 剛看完,同意你很多的說法。你的分析是看過中最好!
    我想嘗試補充一點,
    勝保其實一直躲藏在鬼屋(吊坡)。
    所以健次和落仔等人在二樓看到他時被嚇走。
    但服部在暑假已經見過他(有無面的人=無照片的勝保)。
    所以在二樓看到無面的勝保也不驚。你同意嗎?
    注:我今年在一次過在網上看。

    回覆刪除
  7. @Yip
    感謝你的讚美。至於勝保是不是一直躲在鬼屋裡呢?我不確定耶,但我同意你說的,福平(或你說的服部)一定早就知道那是勝保,以此來說勝保常常窩在那裡的可能性很高(跟他個性也吻合)。

    回覆刪除
  8. 看完整部漫畫後我最愛最有共鳴的角色是勝保......
    幾乎在每個學校或班上都有那麼一個沒什麼存在感的人,
    他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沒人知道,來不來上課根本沒人在乎,
    他們即使與人說著話都在下一秒被忽略了,
    他們幾乎不被當作一個人物看待......他們沒做什麼特別壞的事,但就是被作為壞人般討厭著......
    分組時也總是被冷落,然後這樣的人起初會試著加入某個群體保護自己,想作為一個正常的人,
    撫平寂寞感,但當那個團體也無法安慰自己時,他們的心態就會不斷扭曲......

    很能體會那種戴著面具的心情,好想被人記住,好想被人關懷,
    無論怎麼樣要求,都不會有人願意理睬,最後選擇做一個無聲的人......
    但心中最深層的聲音永遠不會消失......

    我就曾經是一個像勝保一樣的人,明明是最真誠渴望朋友的人,卻沒一個人願意成為自己的朋友,
    老是遭到背叛,每天都過得非常灰暗,或許只有我一個看到那些受歡迎的人的陰暗面,
    但說出來沒人會相信的,久而久之會成為非常低調的人,
    我當時都覺得自己就算在同學面前被車撞死了也不會被發現,
    對於勝保被訛傳死去也沒人澄清的事感到很正常......
    少年的霸凌與排擠是很殘酷的,尤其那種自以為是的正義,那種群眾多數的優越感,
    勝保這樣的人就存在於我們周遭......但不會有人想真正去關心他們。

    那種心底原本很單純的希望,
    身為人類很本能的期待,
    只不過想變成某人的朋友,好羨慕受歡迎的同學,下課也想被朋友們圍繞著呢,
    那種做什麼都有人會喜歡和支持的感覺是什麼啊?朋友間的溫暖是怎麼回事啊?
    好想親近他們啊,但在某一刻發現原來他們也有醜陋的一面,卻輕易被大眾原諒了啊,
    也想成為英雄吧,跟大家一樣。
    勝保看見賢知偷東西,而大家卻推卸給他了,
    只要不是多數群眾裡的一員,這樣的渴望都是罪過......
    看這部漫畫時,到最後才會明白這是蝴蝶效應,是眾人之惡,
    賢知被塑造成了英雄,但惡人卻是英雄創造出來的,
    那惡人真的邪惡嗎?英雄真的善良嗎?
    少年無知的殘忍荼毒了這些弱勢多少年?
    那麼賢知這個英雄形象還是踩著勝保福平的可憐與脆弱往上爬的......
    他創造了怪物,然後自己打敗了怪物,但來不及了,賢知他們無法打敗自己心中的冷酷。
    殊不知這些怪物,是最悲慘的那群人。

    當然我並沒有鼓勵可憐的人必須成為可怕的人,而是若這些風雲人物,
    也有那麼一點為人著想的善心的話,
    很多社會的冷漠疏離所形塑出來的罪犯或許都不會產生。

    有人說這是福平一派對賢知的復仇,說復仇倒有些過了,
    不如說他們一直想融入賢知的團體,
    但長期被忽視壓抑的結果的憤怒的受傷,當他們發現了賢知一派那些計畫,
    便實現了這個計畫......
    很悲情,賢知他們早就忘記這些事情了然後他們竟然心心念念想著去實踐了出來......
    可見福平勝保這派從來都抹不去小時的傷痕跟願望。

    福平卻還算好了,起碼成了這派的領導,他的渴望又與勝保不同
    (福平或許有點復仇和出風頭的成分,可勝保不同,
    他更純粹的更究柢的在追求朋友,那種單純想要什麼的慾望比福平更簡單卻也更難捉摸),
    勝保是那個真正友情人際貧乏的人,
    到最後他都沒有露出真實的面貌,他的篇幅少的可憐,他一直做著別人背後的身影,
    我為他感到深沉的悲痛,誰天生就願意做這樣的人?
    他仍是最孤獨的那個,
    他們以為成為朋友(是的,連名稱都取之為朋友,可見他們有多麼期盼)世界就會接納他們,
    沒想到世界仍要站在所謂正義的賢知一派這邊......

    這感覺就像自己一直以來瞧不起也不在乎的同學竟然在多年之後把自己小時候的想像給做到了,
    然後說著來玩啊來玩吧,實在令人毛骨悚然,
    也最大程度把人那種原始需求的強烈體現出來.......
    可即使成為最大惡人也無所謂了,
    因為賢知來了,一直盼望的最受歡迎的那個人,
    影響世界的罪惡竟然源自於那麼微弱的希冀......
    可怕的是,連同讀者都在作者的安排下與賢知他們一樣實行著冷落的暴力......
    驚訝著指責勝保是誰啊?然後只好回去找找看他出現的地方......
    出於好奇的並非關愛......這便是社會很大的問題。

    來玩吧,一起玩吧,你們記得我嗎?
    你們知道我真正的名字嗎?
    有人知道我的樣貌嗎?
    我記得你們每個人每件事喔,
    我總是想像著與你們一起喔,
    今天我拿到大家也喜歡的東西喔~
    看看我嘛~你們聽到了嗎?
    我在這裡喔!一直都在喔......
    我......



    ......

    回覆刪除
  9. 感謝你無懈可擊的分析,還註明了所有線索的出處
    謝謝你!

    回覆刪除
  10. 睇完第一次(漫畫版)後,立刻睇多一次,發現第16卷第3話有個有趣既地方。因為要扮去咗萬博而帶住面具既服部,除底面具後對鏡問自己係咪勝保!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