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沒有「奧義」的哲學


常造訪這個部落格的朋友中,有不少都是哲學人,有的則是喜歡對哲學來個「仰之彌高」一下。
有時我回訪幾個來訪者的部落格,看到收藏我的文章或連結此部落格的分類與說明有不少是「哲學」,
思之不禁有些汗顏,因為這裡其實是個跟(我心目中的)哲學沒什麼關係的地方,
偶爾提及隻字片語也不過是鳳毛麟角,何足以稱之為哲學哉!
真要說起來,這裡真以哲學為主旨的文章不過就兩篇,一是唸哲學能幹的事
二是王老先生的舊作哲學測驗 — About Reference,而且都是搞笑多於哲思。
畢竟我並沒有想把這裡搞成是專門的哲學部落格,而只是我扯東拉西的地方。
只不過,還是會有這樣的時刻,尤其是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之後,又會興起寫一點哲學文章的念頭。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雜記/2009/09/24



 

在陽明春天餐廳採訪,不遠處的歐巴桑看著攝影師的燈具閃閃生光,問了問服務生我們在幹嘛。
服務生答是雜誌採訪,歐巴桑續問是什麼雜誌,服務生又答是中興保全。
只聞歐巴桑朗聲詢問其友人:「你聽過中興保全雜誌嗎?」一聲猶未以之為足,
接著又再問了幾次,似乎是見我沒有主動過去答覆,怕我沒聽到一般。
攝影師小游聽得好笑,終於忍不住問我:「你真的不要過去跟她說明一下嗎?」我搖搖頭。

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Forever Love!クレヨンしんちゃん!



沒能等到奇蹟,臼井儀人還是走了。剛從週日跨入週一的十二點半時,我打開電視,轉至28台,
靜靜地看著我禮拜天中午其實已經看過的許多片段,腦子裡想的是失去了可能性的蠟筆小新。
雖然我同意臼井儀人在近來幾年的笑點有些匱乏、故事有些不太一樣,但我感覺得出小新還是小新,
但當一切都已經失去了未來的可能性,蠟筆小新對我這種人來說,以後還應該期待些什麼?

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那也許當真無法再長大的五歲小孩


今年真的是可怕的一年,至少對我而言是如此。光是看看這個部落格,這年已經寫了幾篇悼念亡者的文章?
從纏綿病榻的研究所老友開始,聖嚴法師、文英阿姨、八八水災,現在,恐怕又要添上一位伴我良久的漫畫家。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秋蟹報到,來我家吧!



看看這個部落格右上方的行事曆,這裡居然有十天都沒有更新了,比之前生大病時還要間隔更久,
難道是我又發生了什麼事嗎?其實一點問題也沒有,這裡的荒蕪純粹就只是因為一個字:懶。
所以本來禮拜一就打算要寫的螃蟹文,還是硬生生拖到了現在。

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男人的三十情結



與久未見面的朋友碰面,離去時他表示可以順路載我一程。有現成車子可搭當然好,我就搭了這順風車。
在車上,我彷彿是沒話找話地問道:「啊這車是什麼時候買的啊?」友人答:「剛買沒多久。」
我接著問:「你都開車上班啊?」友人笑了一聲:「怎麼可能,很貴耶。」「那你幹嘛買車?」

我問罷,頓了一頓,聽到這樣的回答:「都要三十了,也該買輛車子了。」

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午後的龍山寺


我是一個不信鬼神的人,舉凡什麼算命、星座、拜拜、祈禱、祈福之類的都不相信,
但我不該算是個無神論者,而該說是個「疑神者」。對我來說,這些玄命之說並不見得一定是錯的或假的,
我選擇與康德相當的立場,這些都不是人類真的能夠理解的對象,是在知識界限之外的可能,
用康德的話來說,這些都是在「界限概念」(Grenzbegriff)之外的對象,
它們的功能是對付「感性的驕橫,因而只有消極的用途」,
所以言天命或論鬼神在我來說都是一種妄言,也是一種僭越,想要以有限跳躍至無限。
因此,我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雖然我常常喜歡去看看教堂或寺廟,
但那僅是出於一種文化的愛好,跟信仰沒什麼關係。

2009年9月1日 星期二

香料館印度餐廳


禮拜天的夜晚,大病漸癒的我卻還是滿腦子昏昏沉沉的,應該不是因為午覺睡了太多罷,
畢竟感冒之後我就常常變得很遲鈍,腦子裡不論想什麼都幾乎會卡住,做事也都覺得很「隔」,
所謂隔者,指的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現實感與立即感,我好像是一臺無法正常運作的機器,
又好像記憶體不足的電腦,做什麼都會delay,甚至不時會當機。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在傍晚時忽然福至心靈,覺得可以用食物來治療我的空白又混沌的腦袋,
於是和女友開始尋找有什麼類型的食物可以讓我一吃過後就醒過來,
討論的結果是 — 印度料理;精確一點來說,是印度咖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