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沒有「奧義」的哲學


常造訪這個部落格的朋友中,有不少都是哲學人,有的則是喜歡對哲學來個「仰之彌高」一下。
有時我回訪幾個來訪者的部落格,看到收藏我的文章或連結此部落格的分類與說明有不少是「哲學」,
思之不禁有些汗顏,因為這裡其實是個跟(我心目中的)哲學沒什麼關係的地方,
偶爾提及隻字片語也不過是鳳毛麟角,何足以稱之為哲學哉!
真要說起來,這裡真以哲學為主旨的文章不過就兩篇,一是唸哲學能幹的事
二是王老先生的舊作哲學測驗 — About Reference,而且都是搞笑多於哲思。
畢竟我並沒有想把這裡搞成是專門的哲學部落格,而只是我扯東拉西的地方。
只不過,還是會有這樣的時刻,尤其是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之後,又會興起寫一點哲學文章的念頭。




傅佩榮教授

「沒有哲學,人生是盲目的;離開人生,哲學是空洞的。」我在台灣大學教一門通識課程,課名就是「哲學與人生」,二十餘年來,選課的學生超過萬人,校園網站評價為最優。我也因此在台大三度獲得教學優良獎,教育部頒給教學特優獎,以及民生報評選為校園熱門教授。

「哲學」的原意是愛好智慧,誰不希望親近智慧?但是在作任何決定之前,首先要澄清概念,不然難免混淆主觀意願與客觀情勢,或者自以為是而得不到別人的認同。「智慧」異於資訊與知識,它是對人生經驗作全面的反省,以求得到完整而根本理解,進而建立一套價值觀,可以指引現實生活,評估文化生態。

正是因為如此,哲學家的見解往往顯示高度的統合性,常用「一言以蔽之」來說明人生的複雜問題。譬如,孔子說:「性相近也,習相遠也。」老子說:「功成身退,天之道。」
對於人性與天道這麼廣泛的題材,哲學家卻要言不煩,一語中的。我們若要充分理解他們的意思,恐怕要花上大半輩子的時間。西方哲學家不也是類似嗎?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海德格說:「人是走向死亡的存有者。」這一類的格言可謂層出不窮,常能發人深省。

那麼,像「哲學與人生」這樣的一門課,應該如何規劃內容呢?在大致介紹「哲學」的學科特色之後,首先要談「思想方法」。我選擇四個重點:邏輯是研究運思的規則,語言分析是強調表達的效應,現象學提供了分辨事物本質所需要的策略,詮釋學則教我們閱讀的具體方法。哲學「從經驗出發,但不可止於經驗」,它還須深入到經驗背後,找出「先驗條件」,亦即先於經驗並做為經驗之基礎者。重要的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而是「什麼條件或因素」使這些事得以發生。不去思索先驗條件,則人生難免於原地打轉或重蹈覆轍。

 — 節錄自「清涼音專欄」(http://www.cln.com.tw/column/column.php?cid=56



這是我在找資料時不小心閱讀到的文章,又是傅教授的一篇大作,看得我腦袋七葷八素。
還記得王老先生告訴過我,他有一次看到有本書在談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
裡面寫的大約是「我思故我在的奧義就在於,放大我思的力量,以完成我在的價值」,
書上詳細的用字我並不清楚,但大致上是這一類的垃圾關鍵字組合(王老先生若看到不妨補充一下)。
這本書最大的問題不在作者有沒有見識或智慧,而在於作者講的跟笛卡兒一點關係都沒有,
而且這並非特例,我也看過有人在噗浪上談論類似的東西:


「我思故我在」明明就跟勵志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很容易有人被字面意義所誤導,
這雖然可以怪「聞道者」不求甚解,但同時也可能是「講道者」沒有好好盡到本分。
不過哲學人真正的聲音原本就很小,畢竟大眾對哲學的好奇大部分都僅止於一些表面印象,
哪怕是在大學裡被迫唸過一學期哲學概論的人,幾乎也都分不清楚「心靈哲學」和「心靈雞湯」的差別,
於是坊間才會有許多《尼采語錄》、《叔本華人生哲學的智慧》等「去菁存蕪」的書。
其實,我不反對人們讀這些東西,這些書讀起來輕鬆無負擔,又似乎有模有樣的,
也有可能真有人讀了以後覺得更快樂,頭腦更靈光了,若能如此,讀讀又何妨?
不過如果把這些東西就直接當成真正的哲學,那就不太應該了。
我所謂的不應該,跟「境界高下」無關,而是因為那是對哲學家思想的扭曲,
笛卡兒明明就是在談心物問題與形上預設,怎麼可以把人家說成是勵志小品?

回過頭來看看傅教授的這篇文章吧。他把海德格與笛卡兒的東西歸入「人生哲學格言」裡,
海德格的那句也就罷了,畢竟存有與存有者的問題有太多解釋空間,但笛卡兒是怎麼一回事?
這種解釋方法不是和前面那位講述我思故我在「奧義」的傢伙差不多嗎?
一個「巷子內」的人不幫忙講清楚也就罷了,怎麼還幫倒忙?
我不相信他不知道這麼簡單的哲學常識(事實上,根據他其他的文章,證明他是知道的),
卻還是這樣寫文章,這問題到底出在哪裡還真是令人費解。

至於另一段被我上色的文字「邏輯是研究運思的規則,語言分析是強調表達的效應,
現象學提供了分辨事物本質所需要的策略,詮釋學則教我們閱讀的具體方法
」問題就比較間接,
第一句我沒有什麼意見,至於後三者我實在無法不覺得傅教授的解釋是在望文生義,
跟這些學說想討論的重點有很大的距離;不過單憑這短短數言,我也不能說人家一定錯,
只有祈禱那些崇拜大師的「信眾」們會在這些「學術」裡面真的學到一點什麼真的哲學了。

上禮拜逛二手書店,順手買了本費曼的《物理之美》回家,這本書我想買已經好久了,讀起來非常有趣。
這書是以費曼在康乃爾大學的演講記錄改編而成的,講座的目的是對一般大學生介紹物理學;
看著這樣一位物理專家對著物理學的一切娓娓道來,裡面有許多我們從小學過的物理知識,
但國中和高中課本裡那些令人痛恨的傢伙,竟然被費曼用一種很有系統性和趣味性的方式給組合起來了。
雖然我們都學過牛頓的運動定律,但卻只學了一堆算法,而沒想過這當中的「物理意涵」,
費曼則用清楚、簡單、直接的言語告訴聽眾(或讀者)諸多物理知識的交互影響;
雖然,即使以我很有限的物理知識來看,也知道費曼的演講作了很多的簡化和跳躍,
但我相信這是一本真正的物理學家看了並不會搖頭或受不了的作品,
更重要的,此書道出了物理學或科學的發展究竟是根據什麼樣的「道理」,或者說,物理學到底在幹嘛。
傅教授的讀者和「信眾」之多,當今華人世界的哲學家中恐怕沒有人對大眾的影響力比得上他,
結果卻可能反而對真正的哲學產生最大的危害。看看費曼的書,看看我們的哲學教授的文章,能不感嘆嗎?

感嘆歸感嘆,我還是興起了寫一點「哲學到底在幹嘛」之類的文章的念頭。
因此,我為此部落格新添了一個文章分類「Philosophy」,以後有機會和時間就寫些東西擺進去。
這絕非什麼「大師之作」,甚至也不是想用來「教育他人」的東西,只是我的一點感想,
說是寫作,其實毋寧是對自己經驗和往事的一些整理,當然,若是有人在其中發現了一點吉光片羽,
甚至是開始思考「為什麼心靈雞湯還不夠」,那就更是一件令我開懷的事情了。

19 則留言:

  1. 史蒂夫歐貳肆肆2009年9月29日 上午2:47

    1.

    《物理之美》!幹嘛買?我那本送你就好,記得好像看到守恆那邊,就因為越來越複雜沒看下

    去了。地球、海洋畫得像顆飛出去的生蛋,害我在心裡揣摩很久,老覺得蛋黃跟蛋白受力好像

    不太一樣 ─── 好像蛋黃應該偏一點....真不知道直覺是不是也要受訓練。



    2.

    「我思故我在」我談太多了,好像我對哲學的認識只知道這個。吃飽太閒可以看這篇:

    http://life.fhl.net/phpBB21/viewtopic.php?t=9008

    (之前你跟我提過一篇好像是英文報紙還是雜誌上的文章,談到科技發展對笛卡兒理論的威

    脅,我倒覺得科學在心物問題上的發展,對笛卡兒的第一原理其實毫無影響。這篇也算是此一

    看法的闡述。)



    3.

    我猜是因為「我思故我在」用了「思想」與「存在」如此炫的兩個詞,

    所以害得許多人們都附庸風雅地拿這句話胡說八道一下,

    其實不妨改成

    「我爽故我在」



    「我高潮故我在」

    這樣比較能擺脫閒雜人等跑來唬爛。

    這不是開玩笑,

    仔細看過笛卡兒對「思想」的定義,不難發覺

    除了不雅,笛卡兒絕不會反對這兩句,因為它們跟「我思故我在」的意思一致。

    版主回覆:(09/27/2009 06:08:29 PM)


    你轉載的文章裡的一句「鐵士代諾那有如尼采般驚人的氣韻與智慧」真是褻瀆啊~~

    人家鐵士代諾黑暗得那麼積極又開朗,啊尼采....「尼采不是都很悲觀嗎?」



    還有,我哪知道你有這本書啊,就算知道我怎麼知道你不要了(雖然你不讀書),搞不好你想擺著也爽啊~~

    回覆刪除
  2. 看得我頭都暈了......

    回覆刪除
  3. 強烈支持除了吃喝, 叼絮外,也多來點"愛智"文, 這樣可以延長點覽的時間!

    關於"我思故我在"的誤解, 會不會是華人都太儒家了, 什麼東西最後都要用"正面勵志"做結?

    版主回覆:(09/29/2009 03:39:34 PM)


    延長點覽的時間?我這又不是電視台,點閱時間久一點、收視率高一點我也一樣沒錢賺啊....

    至於文中所提的我思故我在的誤解跟是不是華人應該沒啥關係,而且也不是只以立志做「結語」,

    他們是「完全當成勵志小品」在理解。喜歡輕薄短小的概念和資訊,是現在人的通病。

    回覆刪除
  4. 沒辦法,是大教授偶爾也要寫點主流文章,免得琴聲只有牛聽。

    版主回覆:(09/30/2009 04:44:30 AM)


    偶爾寫寫是可以,但一來請別亂寫或誤導,二來咱們傅教授可不是「偶爾」寫寫而已....

    我連「偶爾看到他寫的不是這種東西」都碰不上,難怪會成為暢銷大作家啊!

    回覆刪除
  5. 哲學應該不是只有學院裡面的那種才算吧!板主這麼說好像有點對西方獨厚,而且還要是學術型的才算。

    版主回覆:(09/30/2009 04:46:35 AM)


    哲學當然可以很廣義,哪怕不提什麼愛智之學,還是有太多東西都可以聊聊其中有無哲學意涵。

    不過如果要搬出一些學派或人物出來講(如傅教授或很多哲學熱銷書一般),那就要尊重原意才是。

    至於獨厚西方....那是當然的,畢竟我學的是西哲啊(雖然大學唸中文系,但那不相干)。

    回覆刪除
  6. 可否問一下題外話呢?

    版主是否有看過ㄧ本書叫"百辯經濟學"呢?

    這應該跟哲學有關吧!

    版主回覆:(09/30/2009 03:09:35 PM)


    從名稱上初步看來,應該一點關連也沒有....

    回覆刪除
  7. 哪怕是在大學裡被迫唸過一學期哲學概論的人,幾乎也都分不清楚「心靈哲學」和「心靈雞

    湯」的差別---------

    這句話讓我笑翻了,哈哈哈哈哈



    不過我深深感受到「學術名氣」跟「教學能力」真的不一定能成正比

    我沒上過傅大師的課

    不過我們學校就充斥著不少人是如此~~~

    我比較喜歡年輕老師~~~

    版主回覆:(09/30/2009 03:04:43 PM)


    單照比例而言,的確年輕老師的「良率」較高。

    回覆刪除
  8. 現在大家練肖威的功力都有很長足的進步六



    (其實我根本沒看傅老頭在講什麼)



    倒是台大那位癡迷超能力的校長,他應該會願意拿錢養我吧?



    麻煩幫我接洽一下~

    版主回覆:(10/05/2009 03:55:28 PM)


    根本不需要看懂他在講啥,(自認為)看懂的人如我,也只是看出了一肚子氣而已。

    回覆刪除
  9. 推一個+簽一個

    有控記得來我家晃晃摟:D

    請不要打回訪:)謝謝~

    回覆刪除
  10. 你那麼討厭傅佩榮喔 哭哭>"<

    版主回覆:(10/05/2009 03:56:28 PM)


    我對他個人沒有意見,也絕對不嫉妒他賺的錢比我多那麼多....

    我討厭的只是他掛著哲學的名義在那裡鬼扯而已。

    回覆刪除
  11. 真羨慕你這個脫離學術圈的人,講話要多嗆都行。



    期待你的哲學文章。

    版主回覆:(10/07/2009 02:11:05 PM)


    在我的部落格上,講的又是事實,嗆一嗆傅老也沒什麼。

    我在師長面前(即使還沒畢業)也都是直接說出我對傅佩榮怎麼會寫出這麼糟的論文感到驚奇,

    話說回來,跟閣下相比,我是指著人罵,你是對著一整個學派罵,我應該還算客氣了啦~~



    至於新的哲學文章,因為之前寫好時沒注意到我的帳號已經被登出,所以被系統踢出,

    又剛好沒有備份,要我再重寫也沒那時間跟心力,何況文興已盡,且再多等個幾日吧。

    回覆刪除
  12. 因為思考所以我感到自己的存在

    回覆刪除
  13. 不好意思,我是個外行人
    那我想問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是跟笛卡兒屬於經驗主義有關,認為人的存在由一系列的感覺形成,所以不感覺就等於不存在,這樣對嗎?

    回覆刪除
  14. @suger-cult
    這樣推論我不知道笛卡兒會不會同意,但至少他不是那樣寫的。「我思故我在」是他對於心物關係的「終極大考驗」,如果我們不能確定世界上到底有沒有東西存在,不能確定是不是有個惡魔在欺騙我們,卻還是終究可以肯定有一個「我」在思考,在懷疑,而這便是所有存在的起點。

    回覆刪除
  15. @phiphicake

    傅佩榮早就失勢了,嗆他有什麼大不了的?不知道版主敢不敢談談今天在學界有權有勢的人呢?版主的指導教授不管在國科會或者台哲會都大有來頭,和他的學術能力有關係嗎?

    回覆刪除
  16. @Passenger
    傅佩榮失勢?想來你說的是學術圈之中吧?我罵他總是在談他誤導一般大眾的部份,如果有其他學者也搞這樣的事,那我當然也會罵。閣下好像知道很多祕辛的樣子,不妨說來聽聽吧。

    至於我的指導教授是不是「大有來頭」我不確定,但至少當台哲會長實在稱不上有什麼「權力」,我還記得當年他被選為會長時是在清大開的會,走出會議場每個老師都笑呵呵,只有他一臉愁容,因為那份工作吃力不討好,根本沒人想做,結果往往都是分配型的差事。我很確定張老師是一個用心治學的學者,我不敢講他的學術能力是否符合他現在的名聲(也許你的眼光比我高、眼界比我寬也不一定),但至少絕不是只靠頭銜騙錢的傢伙。

    回覆刪除
  17. 咦?我在「戀童的罪與罰」留了一篇言,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看不見。類似的觀點可以在這篇再做討論。一種「偏個視角的觀看方式」。

    在這篇,我們將焦點集中在「傅老說了什麼、正不正確」,以及「坊間的許多介紹書的內容」,以及「某些人對哲言的理解內容」上做「正不正確」的討論,這是一種觀看視角。我們得到的或證明得到的是「這些內容是錯的、偽的」,然後,關於「錯的、偽的」除了笑或不爽之外,似乎就不太能繼續下去了。

    但是歐陸哲學及其延伸出來的知識系統,可能提供另一種偏移觀看的視角,而且有相當的討論內容,例如:為何不理性可以運作成這樣的局面?不合邏輯或淺可以運作得成為主流?某些人是如何將某句哲言理解為那樣?甚至包括,我們為何會以笑或不爽反應?…等等。

    當然,歐陸思想就如一般的批評:無法有絕對的勝負,是因為沒有共同的「基礎假設」嗎?而且,所得的理解及詮釋,很有能是各自有理(因為各自有各自的假設),但通常還是有內部合理性的。但歐陸思想多少還是能夠展現出「比較具說服力的詮釋,和很差勁的詮釋」,因此其思想家也是有攻防和討論的,當然是以他們的思維方式。

    回覆刪除
  18. 1.你的前一篇留言被spam給擋住了,我已經從垃圾郵件中找了回來。近來Blogger的spam功能非常差勁,往往傷及無辜,我真懷疑過濾英文留言時是否一樣那麼笨拙。

    2.「我們得到的或證明得到的是「這些內容是錯的、偽的」,然後,關於「錯的、偽的」除了笑或不爽之外,似乎就不太能繼續下去了。」~~這對分析哲學不也一樣嗎?除了笑一笑或罵一罵,對於明顯有誤的書籍或詮釋,我們還能怎麼辦?

    3.「歐陸哲學及其延伸出來的知識系統,可能提供另一種偏移觀看的視角,而且有相當的討論內容」~~也許吧,但這些討論本身跟被誤解的文本並沒有太大的關係,當我們要討論「詮釋是否可以偏離作者的原意」甚至「是否根本就不可能掌握到原意」之類的問題,我們不需要以特定的任何一個誤解當例子。至於誤解是否仍可能「很有價值」,當然可能,但有趣的是,這個價值卻是旁人給予的,因為幾乎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理解是出於誤解,大家總希望自己的詮釋是對的,因此主觀上不會想要這種「偏移」。

    4.「歐陸思想就如一般的批評:無法有絕對的勝負,是因為沒有共同的「基礎假設」嗎?」~~分析哲學又何嘗有共同的假設?要說兩者的差別,我覺得是在方法,而不是內容。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