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8年7月15日 星期二

誠品隨寫



這是一篇舊文章,
當時的我還是全職的編輯,
如今回過頭來看其中的描述,
可悲的是,情況一點都沒有改善。
可悲的自然是我,絕不是書與書店,
君不見,凌晨的敦南誠品;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

***********************************

如果你問我,哪裡最有世界末日來到的感覺,
答案是書店。

尤其是規模宏大、裝潢豪華的那一種,
誠品書店當然是其中最具代表性者。

昨晚約了張志僑、01+和妞看變形金剛,
乖乖隆地咚,票買在11:05分,
偏生我「提早」下班,八點即已鳴金收兵,
吃過晚飯後,左右無事,索性先到誠品信義晃晃,
反正近日已無書可讀,上班因此更覺氣悶,
就看看有沒有什麼書可買吧!

逛書店對我來說,往往是一種耽溺,
高中逛書店可以一逛一下午,
每每都捧了一本大部頭,「歡喜讚嘆而去」,
這禮拜買戰爭與和平,過幾週就看浮士德吧,
這種略嫌硬澀的書在當時看最好,因為時間最多。

時間多?那是當然,一天八堂課外加晚自習,
天天被關在牢籠裡,人生豈能有更充裕的看書時間?
台上越是口沫橫飛,台下的書本就越是好看,
有了如此背景音樂相伴,每個句子竟似有特殊意味,
讀來更令人興味盎然,托爾斯泰直若親臨神授一般。

過了高中,人生已經難有真正的大無聊,
時時有事可做,反而最難成事,
大部頭的硬書已經少看,看起來也少了味道,
逛書店時總喜歡撿一些可以分次慢讀的小書或故事,
誰知年紀越大,買書越少,買了也常讀不完,
高中買的書往往一讀再讀,此後之書難有堪耐久讀者,
每進書店,書拿起來翻了幾頁又丟下,
總想著「這樣的書買了恐怕讀不下去,進不了心」。

昨晚晃進誠品,看看才八點半,時間尚早,
信步而獵,二樓首纓其鋒,
一出手扶梯就是一排「誠品選讀」的文學類新書,
瞄了幾眼,或有佳作,且先撇下不管繞繞其他地方,
然而故態復萌,拿起一本放下一本,翻閱一本嘆氣一聲,
倒不是因為人生有限不想讀些垃圾,書自有其價值,
而是自己居然找不到幾本想讀之書,
從當年的愛書人到今日的編輯,我或許改變了不少,
看到耍噱頭、賣品牌之書首先就有了幾分戒心,
而追隨流行的作者也常為我所不取,
逛將下來,忽然接到乃妞電話問我在哪,
我才驚覺已經過了兩個小時,而我居然一本書也看不上,
原本該是我最自在的地方,居然讓我越逛越心驚。
看著暢銷排行榜,看看雜誌區,看到自家雜誌也翻了翻,
不自禁一股厭惡之感湧了上來,當即拋在一旁,
我竟置身在一堆爛書的大型停屍間之中,
而我甚至是始作俑者之一,親手殺了幾個,
我,就是爛書爛雜誌的編輯!

為了消除罪惡感,還是信手抓了兩本書,
一本是哲學家Karl Loewith的回憶錄,
研究尼采的哲學家寫批評海德格的往事,當然可讀,
只是我希望能有德文本,算了,中文本就中文本吧!
另一本是簡體字書「最後的文化貴族們」,
當是仿效章頤和的「最後的貴族」之名,
然索價甚低,人物有趣,文字堪讀,取之當無所害。

匆匆結完帳,店員問我有沒有會員卡,
我答沒有,又問我要不要集點,我猛搖頭,
當下包裝也不要了,抓起書本塞入包包,
趕緊走向大門,到電影院赴約去了。

2 則留言:

  1. 我走進書店,面對著琳瑯滿目的書,卻是不知從何看起,這種心情我曾有過。
    我一點也不認為什麼書都看就是好讀者,於是,我又默默地獨自找尋高中老師所崇拜的,所謂的經典,看看裡面的內容到底是什麼,會讓人有感而發。

    回覆刪除
  2. 原來,在書店裡出現的驚慌,是因為走進了末日啊!(恍然的明白,不遲不遲!)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