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3年10月15日 星期二

資本主義,請不要玷污聖潔的文化!



不知道是否因為網路資訊的流通發達使然,抑或是這些年台灣真的成批在量產「左青」,
我常看到很多人開口閉口就是資本主義霸權,而且是什麼都可以扯到資本主義霸權,萬惡皆可歸之。
前陣子有兩個台北教育大學文創產經系所的老師寫了篇奇文〈誠品是資本暴力的滅音器〉,
通篇謬誤不斷,只是不斷搬弄詞彙、濫用術語,簡直可以當成寫作的邏輯謬誤示範教材,
如果不是報上學校科系名稱,只說是教授,我大概會以為是「打倒資本主義創意作文學系」的人寫的。
然而,即使是這種為了罵人而罵人的文章,一樣可以獲得許多人的青睞與轉載,因為裡頭的關鍵想法政治正確,
只要喊「資本主義壞壞」、「我們討厭資本主義」、「資本主義就是暴力」、「資本主義扼殺想像」,聽起來就鏘然有聲。
接著不久,這幾天又有人出來喊誠品是資本大鯨魚,多元文創的小魚小蝦危在旦夕,恐怕不久後就被吞食個乾乾淨淨。
雖然沒有像上一篇的教授文章一樣邏輯謬誤連篇,不過兩者基調差不多,都是利用「關鍵字寫作法」,
大意就是:「誠品就是資本主義的象徵,而資本主義那麼髒,那麼暴力,怎麼可以跟文化、文創連結在一起!」

我幾乎從不在誠品買書,原因很簡單:太貴。就連會員打折也往往還是比人家貴,更何況那又得每年累積大量的消費額。
印象中我上一本在誠品買的書是Richard Rorty的Philosophy and the Mirror of Nature,這書要價不斐,但只有誠品有賣。
對我來說,誠品就是一個可以閒晃、看看最近流行什麼書的地方,興致來了還可以看白書看到過癮,完全沒有心理負擔。
誠品松菸不久前我剛跟女友去過一次,說不上喜不喜歡,裡頭那些文創商品對我來說幾乎都沒啥吸引力,逛過也就算數。
其實我一向不愛逛街,真要我去逛,我還比較喜歡去逛夜市、逛五分埔,因為那些地方看不太到什麼裝模作樣的行銷手法。
這就像是我一向不喜歡那些國際時尚精品一樣,每次看到有人花大錢去買LV之類的品牌,我都搞不懂這些人在想什麼。
然而不喜歡歸不喜歡,搞不懂歸搞不懂,我並不認為這情況有什麼問題,人家喜歡假掰是人家的事,又沒人規定他們一定要買。
這是資本主義市場裡最簡單的規則,有需求才有供給,即使這需求是刺激出來的,但是人們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自己說了算。

以前的文章裡提過,每每看到有左青出來痛陳資本主義造成「壟斷」,我便會看到一些菁英主義的影子,
好像有一群人就是比別人懂得什麼叫做思考,什麼叫做品味,市場與現實不應該跟他們的「想像」不一樣。
我真的想問問這些人,請問為什麼會有這隻大鯨魚?誠品有沒有用什麼不當甚至不法的方式(像是收買立委等等)牟利?
如果只是因為人家砸的錢比較多、比較受到市場歡迎,因此就叫做暴力,那麼五月天算不算資本主義文化暴力?
墾丁春吶算不算?《總鋪師》算不算?Ikea的傢俱算不算?這些都有資本家花了大錢又賺到大錢,有的還拿政府補助金。
我常看到有人一邊罵某些東西是文化霸權,一方面希望政府多多補助那些市場上其他用錢砸出來的產業和文化,
像是說政府不支持國片、看看人家中國和南韓如何如何云云,讓我想引用網友在臉書上說的話:「有些人覺得文化產業要純潔,
願意承擔沒飯吃的風險那沒話說,但如果有人所謂的『純潔』是靠政府的暴力徵稅補助,那還是資本主義比較乾淨一點。」

我之前寫過一些罵《超譯尼采》的文章,我知道在網路上有不少反應。然而我罵的是這本書蓄意誤導、欺瞞讀者,
用不負責任的「超譯」讓讀者以為自己看的是尼采的東西,而不是某個日本作家借殼上市的自家之言。
然而今天為什麼《超譯尼采》賣得比真正的尼采著作好那麼多?沒辦法,因為大家就喜歡假掰啊!
這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這書在東亞諸國幾乎都賣得嚇嚇叫,的確這是作者與出版商的問題,但讀者的問題也絕對不小,
明明我們這時代大家不愛讀硬書,不喜歡複雜事物,喜歡一窩蜂、裝模樣的假掰文化,市場當然就會這樣走。
誠品的「霸權」也是類似的情況,與其要說誠品壟斷了文化定義,不如說是誠品投民眾之所好,
今天就算沒有吳清友兄弟,也還是會有別人出來玩這一套假掰文化,而這並沒有錯,因為這是民眾自己的選擇。

包括前頭講到的兩篇文章,這類說法常常有一種立論,就是資本主義養出來的「文化大戶」會造成壟斷與排擠效應,
這種大鯨魚會害得小魚小蝦沒有生存空間,所以我們應該揚棄大鯨魚,創造出小魚小蝦欣欣向榮的生長環境。
然而我要說,這其實有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如果把誠品養大的是人民(尤其是那些「文青」),
你們怎麼不去怪大家品味有問題,養出這種鬼東西?事實是,誠品賣書一直沒有賺到錢,因此現在靠著包裝文創在獲取收益,
如果你問我這樣做是否理想,我的答案是很不理想;可是如果你問我這樣做是否有問題,我的答案卻是,我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這供給是需求養出來的,因為它通過了市場與大眾的試煉,不是什麼好厲害、好有品味、好有文化的人想出來的空中樓閣。
如果今天《超譯尼采》沒有欺騙讀者,光靠假掰就能大賣,那就算我再怎麼覺得內容是垃圾,也只得承認是人家有本事,
而不是喊著說「為什麼大家愛看這種東西」,然後喊著應該要禁絕這些書籍,好像這樣大家就會轉而去買尼采的書了一樣。
如果我這樣想,那才真是好傻好天真,以為大家都跟我有一樣的喜好,都應該跟我追求一樣的價值 ─ 更「高等」的價值。
光是喊著文化或文創不可以被比屎還要髒的資本主義玷污,然而我們要不要問問自己,要怎麼樣才能讓心中那些好文創出頭?
如何在這個大家不讀書、不思辨、不注意基本邏輯謬誤的年代裡,改變大眾的喜好,反轉你所認為的扭曲的市場?
而不只是把罪過怪到資本主義身上,怪罪怎麼可以讓競爭那麼激烈。抱著這種心態,最後一定只能繞回來罵政府,
啊你怎麼沒有把餅做大?怎麼沒有讓失去競爭的市場欣欣向榮?怎麼沒有把錢花在補助正確的產業上面?你幹什麼吃的啊你!


「European Literature」都可以假掰成「歐陸寫意」,我看了會笑。但是人家能靠自己把書賣出去,就是本事。



72 則留言:

  1. Wenson依然那麼酸,好文。
    不過等著左青上門來批鬥吧。

    回覆刪除
  2. 快來吧 左青!! 爹爹在這等這呢~

    回覆刪除
  3. 其中提到搞不懂一堆人買LV,後面又說超譯尼采賣得好是本事

    但我還是比較相信萬惡的資本主義傾向把餅做大,而不是每個人吃得都一樣

    回覆刪除
  4. 不止是市場上的供需,連誠品不甚合理的薪資也同樣適用這一套法則,死忠的誠品人操到死領26K的、待了好幾年不到30K的不少喔......據我所知,高階一些的,年薪也不到五十萬,真的很資本......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7091908622

      想待書店的很大的原因是可以借書回家看
      一次應可以借三本吧借五天
      如把這當做買書的成本的話

      --> 也許文青們真的很愛看書(雖然我覺得只要稍微等一下,去圖書館也借得到

      刪除
    2. 我說的不是不賺錢的書店,而是書店賴以為生的商場同仁。

      刪除
    3. 存著做功德的心在誠品工作才撐得下去啊!要賺錢的別應徵,會窮得苦哈哈。

      刪除
  5. 那反過來想,造成一些假掰的爛書賣得好的是客戶,社會大眾,但對他們不滿而不是對生產這些書的商人--[萬惡的資本家]不滿的人好像也是在俵資本主義的同一群人啊。而且WENSEN本人似乎還是其中的一份子。而且,讀者的素質低下難道跟生意人[過度的]迎合市場喜好沒有任何關係?難道沒有一家公司或一家出版社出來的東西確確實實的提升了讀者的品味?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讀者的素質低下? 是誰來決定素質是低下還是高尚啊? 你這個菁英嗎?

      請尊重消費者主權,只要別人沒有侵害到你的自由,品味要怎麼選擇,都是別人的自由。

      刪除
    2. 把尼采的東西扭曲成那樣,不論合不合讀者的口味就是個很糟的東西,這點連沒反資本主義的WENSEN也有講。用欺騙/扭曲事實/原典的方式弄出來的東西不管你我喜不喜歡,它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低下]的東西。

      刪除
    3. 所以呢? 你是否打算以法律禁止這些 "低下" 的東西在市面上銷售?

      照你的邏輯,我把小麥粉做成麵包、把米做成粄條、把在學校學的理論,用我自己的方式傳播出去或做成產品...,通通算是扭曲、欺騙,因為這些都跟原來的東西(原典) "不一樣",所以都是 "低下" 的? 那繁殖後代算不算扭曲人的精子或卵子? 超譯或加工的東西通通都是低下?

      超譯的作者並沒有強迫你買、更沒有強迫你認同那些你認為低下的東西。

      刪除
    4. 還有,是 Wenson 不是 WENSEN,名字頻頻拼錯,算不算扭曲? 請別誤會,即使算是扭曲,這種扭曲也無傷大雅。只要你不要在別人不同意的狀況下,把他/她的身體拿來扭曲就好。這種思想上的扭曲/誤解/超譯/加工/討論/激盪...,一般自由意志者是不會放在心上的,甚至會很歡迎。

      刪除
    5. 這樣的話,麻辣鍋應該也是低下的東西,因為等於在吃調味料,糟蹋原本天然的食物。但有人覺得我就是想吃調味料,或是就是不想只吃天然無味的東西,怎麼辦呢? 不讓這些追求味蕾刺激的人吃嗎? 還是在店門口掛塊牌子,對這些饕客說: 你們這些吃低下東西的低等動物!?

      刪除
    6. 假設尼采仍在世,看到自己的東西因為時代變遷或其他 blahblah 的原因,而不再受歡迎,但超譯尼采這種 "低下之物" 的出現,卻使市場倒盡胃口,反過來尋求原典的救贖,對尼采是好是壞呢? 尼采到底是應該高興還是苦笑呢???

      世上之事是非常複雜的,我猜想,Wenson 應該也只是提醒那些自認為自己價值觀高人一等的人: 每個人先天後天就不一樣,只要沒有侵害他人自由,並非人人都得依照同一種方式生存。

      刪除
    7. 市場上充斥著同一類的商品到底是因為「生產者只供給這種商品」還是「消費者的需求就是這樣」?這根本是一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我個人認為是兩邊妥協的結果,兩邊都沒有決定性的力量。

      Wenson老大批判「超譯尼采」的重點是這本書的內容根本跟尼采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卻掛羊頭賣狗肉。就內容而言,市面上"心靈成長書籍"本來就汗牛充棟,多這一本少這一本都沒差。但問題是「超譯尼采」讓讀者有一種「自以為讀懂尼采」的錯覺。

      從這點來看也就不難理解這本書為什麼會大賣......

      「聽那些學哲學的傢伙講的那麼複雜,其實尼采一點都不難嘛!我一讀就懂......」

      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中,其實一種幸福......

      刪除
    8. 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錯覺中,其實一種幸福......

      ==> 只要不礙著他人,自我感覺良好就良好,沒有對錯可言。除了尼采自己,誰又能知道尼采是什麼或不是什麼? 而如果 186x 年的尼采與 189x 年的尼采想法不一樣了,誰又超譯了誰?

      刪除
    9. 樓上好像還是沒有搞懂為什麼超譯尼采被Wenson大批評的原因
      超譯尼采問題出在他以尼采為宣傳主軸
      但是內容跟尼采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是欺騙行為
      因為讀者當初會去買是基於對這本書可以提供作者對尼采思想的解讀
      但書跟尼采一點關係都沒有
      甚至會造成大眾以為尼采的思想就是這樣的謬誤
      舉例來說
      A餐廳以牛肉料理做宣傳
      但他實際賣的其實是豬肉料理
      而隨著時間過去
      甚至使人真的認為牛肉料理就是那個味道
      這是Wenson大認為超譯尼采最大的問題

      刪除
    10. 任何脫離了「原來」的行為,都算是某種欺騙行為,只是程度不同罷了。這世界上充滿了這類欺騙行為,不必大驚小怪。例如,多少人從小到大念的所謂歷史,也不過是歷史解釋,亦即歷史的一部分而已。A 家的歷史解釋就是對「原來」歷史的一種超譯,可能是一條理解歷史的路,但卻不可能是唯一的路。

      刪除
    11. 每個人都可以超譯別人的思想,差別只在於市場買不買單。超譯尼采賣出上百萬本,表示很多人有理解尼采的心理需求,對於想宣揚「真正」尼采思想的人,這不就正是一個很強烈的訊息? 尼采一定很難懂嗎? 尼采只有一面嗎? 尼采不能有入門版嗎?

      至於相關,宇宙間的萬事萬物都有相關。

      刪除
    12. 天才啊!根據樓上這位仁兄的說法,法律裡面可以把偽造文書、抄襲、仿冒等罪名都拿掉了。

      刪除
    13. 你說的對啊! 絕大多數的法律條文的確可以拿掉,真實世界會因此運作得更不同,但不會毀滅。

      刪除
    14. 依照 "抄襲有罪" 的邏輯或思維,大概所有模仿周杰倫、費玉清、林志玲...的少男少女,通通都犯了抄襲或仿冒罪。還有,最好用法律把整個醫美行業、服飾業、造型設計、綜藝節目...也禁止掉,因為那是協助他人仿冒的幫兇。星光大道或中國好聲音也通通不能存在。

      照此思維繼續下去,除了宇宙最初的造物主或老人有權利生存,其他後進者通通應該予以撲滅。

      刪除
  6. 在下對哲學是門外漢,但多少有看過、聽過一些片段
    想知道Wenseon大如何以資本論和法蘭克福學派的文化霸權理論來批評上引社論,以解心頭之惑

    回覆刪除
  7. 左青的思考不也是另一種需求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只是思考自然無傷大雅,愛怎麼思考都行,如果把思考變成法律,那等於強迫跟你有著不同思考的他人,通通都得依照你的思考過活。法律存在的唯一目的,應該是確保自由,而不是侵害自由。

      刪除
  8. 引用的第二篇
    跟第一篇是意見相反的言論耶!
    怎會把他們拿來類比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明就相近,第二篇只是「溫和一點的反資本主義而已」

      刪除
  9. 現在時間是2013/10/15 pm13:09分,包含本人在內,吃飽沒事幹的人顯示出有69人!!!。

    回覆刪除
  10. 大致上同意wenson這篇文章,不過我個人是認為,對「霸權」的批判應該旨在針砭整體結構的問題,而非只是要把霸權鬥垮。也就是說這不但是強者的責任,也是弱者的責任。然而當筆者站在弱者的角度批判強者,自然而然會顯現出責任都在強者身上的態度。「誠品是資本主義的滅音器」一文的問題在於,讀者看不出來到底他覺得「誰」被誠品壓迫了?這又是怎麼樣的壓迫結構?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世界上有好些行當,是靠著販賣 "虛擬的壓迫" 在生存的...。只要有人幻想被壓迫,就有人販賣這種被壓迫;即使沒有人實際被壓迫,販賣者也會刺激出被壓迫的幻覺,靠生產幻覺就能獲利,就必定有市場,幾千年來都是如此,不同的只是生產與販賣的技術 "與時俱進" 罷了。

      刪除
    2. 那到底又是「誰」在「販賣虛擬的壓迫」呢?



      --------------------------------------------------------
      以下補充:

      就我看來誠品還不至於到「壓迫」,因為這隻大鯨魚與其他小蝦米所面對的客群有差別。

      真要說壓迫,「品牌獨大」的問題還比較接近,這就給那些大財團去苦惱吧。賣書難賺錢,百貨業者有得賺又何必去賣書?誠品「書店」這個招牌又能夠撐多久?

      「誠品是資本主義的滅音器」的作者真的想批判的,應該是台灣地產投機現象吧,既然如此就應然要提及房價或都更爭議等等問題。然而作者沒有,最後也只剩下左傾賀爾蒙的宣洩而已。

      刪除
    3. 誰在販賣虛擬的壓迫?當然是那些主張除了確保自由之外管制的政客。

      刪除
    4. 商人也會販賣

      刪除
    5. 商人販賣,你可以不買。政客販賣的,當然也可以不買 --- 但是代價非常高。

      刪除
    6. 商人販賣恐懼的代價不比政客販賣的低
      一顆價值十億的藥丸:人命與金錢的交易
      販賣恐懼:脫軌的風險判斷
      這兩本書有助於你一窺一二

      刪除
    7. 那你也可以去看看這兩本:

      選擇的自由
      資本家的冒險

      了解是政客權力大還是商人權力大?
      商人賣你的恐懼,如果是假恐懼,被你識破之後,你總可以不買。如果是真恐懼,那只能說是你自願的需求。
      政客呢? 你不得不買。

      刪除
  11. 那些雙/多重標準、想搞強迫式特權的人,都應該好好想想自由是什麼。許多衝突都是源於暴力侵害與干預。

    不過,LV 包包可以用很久喔! 所以實質價格也不算貴啦 :-p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有便宜很多但一樣能用很久的包包阿!或著買更便宜的,能多買幾個,加起來就用更久!

      刪除
    2. 請注意,指出 "LV 包包實質價格並不貴",並沒有因此否定 "也有便宜很多但一樣能用很久的包包阿!或著買更便宜的,能多買幾個,加起來就用更久!" 這個論述。

      價值永遠是主觀的。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可能相同,也不需要相同。

      刪除
    3. 沒有要否定誰的論述阿,因為前面的人提供的特性是:1.可以用很久、2.價格不算貴
      所以我提供(可能)更好的選擇其包含的特性是:1.可以用很久、2.價格更不貴
      價值的確可以是主觀的,但價格是客觀的阿!!!!!!
      可以主觀認定LV價值更高的部分就是認為其具有其他主觀上可能更好的特性,否則以上兩點通常是可量測的。

      刪除
    4. 用得久不久也是主觀,對於 LV 包主而言,可能有點小瑕疵就丟掉了。
      而價格是價值的一部分,所以也不全然是客觀的,如果要一個時間很寶貴的人跑兩趟買包包,可能付出的價格更貴。

      刪除
    5. 我現在覺得「主觀」或許也很主觀了。客觀的條件不會太高嗎?這樣的標準下還有所謂客觀嗎?
      另外建議不要混淆價格與價值,改用「機會成本」會不會比較符合你想表達的?

      刪除
    6. 嗯...,你似乎是對的,我想表達的是 "代價",也就是你說的 "機會成本"。我想解釋為什麼有人會買 LV 包包。

      的確,對我而言,語言、思維上的東西,幾乎都是主觀的,實體的東西客觀性較高,例如花生就是花生,不是蘋果。

      刪除
  12. 現在市場上還有"文化"能離開"商業"而獨立存在的唷?真出乎我意料之外!我還以為只剩下課本上的四書五經能不靠錢而繼續苟延殘喘勒......

    算我外行,問一個蠢問題:文創產業不就是要藉"文化"來創造"商業"價值嗎?是我誤會了嗎......?

    "文化價值"的優劣應該難以定義、眾說紛紜吧!"商業價值"的優劣定義起來就簡單多了。"需求"定義了"商業價值"!

    就算文化有優劣之分好了,我也看不出「誠品」有必要背負發揚優良傳統中華文化的責任和義務。「誠品」是因為它的商業模式才成就它的品牌。如果光靠實體店面賣書它哪賣得過博客來這種網路書城......

    有件事我倒是很好奇:如果台北街頭少了「誠品」,少了為趕時髦而逛書店的「偽文青」,時下愛閱讀、有創意的年輕人是會變多還是變少......?

    回覆刪除
    回覆
    1. 同意,幾十年前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最吸引我的就是誠品,因為覺得有很多一般書店少見的新奇文創商品和雜誌,還有當時要買國外設計師的原文書,就誠品最好找了。長大後雖然比較少逛了,但誠品能讓人多增創意和愛閱讀是確定的。

      而且如果只用學術or專業角度去看待事情,會很難看到人心的,誠品之所以受歡迎,在裝潢和設計上都花了很多心思,設計師基於客人的需求考量設計出人們會喜歡的閱讀或購物環境,這些都是用心且花錢的所在,不是只有表面上這麼簡單的


      btw其實誠品跟博客來是同企業的 ...(小聲)

      刪除
  13. 你好 今天的Google Doodle 正好是尼采 不過那張圖 不知有何獨特意涵? 或是
    代表尼采特質的部分 不知WENSON願意一談否?

    回覆刪除
  14. 以「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種邏輯看事情,台灣在國際上佔不到一點好處。

    回覆刪除
  15. 企業大到不能倒,也是剛剛好而已(美國政府被大到不能倒的大企業所牽制的殷鑑不遠)。

    回覆刪除
    回覆
    1. 加上被歐豬五國拖累的德國。

      刪除
  16. Yoda
    花了三天工作的空檔,看完了部落格2010年後大部分的文章
    忽然湧起一種興奮--好想和版主一戰!
    只可惜絕大部分的議題(目前似乎只有死刑觀點有異)我們都是同樣立場,這可怎麼辦呢?

    回覆刪除
  17. 任何一個項目都一樣,保護過頭沒有競爭力,不保護又怕被淘汰掉,通案。
    不過「自助,人助,天助」,否則到最後被淘汰就是必然的趨勢。

    不過版主說的真對,政府你是幹什麼吃的!淘汰掉!

    回覆刪除
  18. 版主批評臺灣學校太和諧,那裏出教來那麼多左青?或是否臺灣教育還有希望?

    我發現版主左右不分,事實上還有沒有80年代以前的左與右?美國搞健保,搞得政府現在也還關閉了,臺灣有了健保是否左很多?支持歐美資本主義的最大功神?是中共!是歐美的大債主。誰左誰右?

    以我的國中程度經濟,資本主義最正宗是公平競爭,如果政府涉及了,是否左了一點?批評者是指誠品得到某種不公平的優勢,例如得到便宜地使用公共空間等。如果誠品完全沒有得到地方政府的便宜,那麼有什麼可以批評?

    如果誠品從政府中得到市價值100元的,只付了70元,雖然沒有其它人有錢付70元,那是不公平的。甚至如果誠品付稅40元,政府有收入,比一片無人用的地方好,但事實上依然是不公平的。發展方法可以有比較對小戶公平的,多少資金也有機會加入。如果以公款開世界最大的視聽圖書館,那麼便沒有話說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歐洲是福利國。

      刪除
    2. 寫歐美是隨手,「福利國」是「右」對「左」的標籤。認真來說,那麼還有那一個個家是所謂資本主意的代表?但是要政府今天還沒有關閉才算數!

      刪除
    3. "如果誠品從政府中得到市價值100元的,只付了70元,雖然沒有其它人有錢付70元,那是不公平的。甚至如果誠品付稅40元,政府有收入,比一片無人用的地方好,但事實上依然是不公平的。"

      很顯然的,你甚至連供需法則中的供給和需求都分不出來,不愧是國中程度經濟。何不繼續進修?

      刪除
    4. 供求是我國中的強項。如果政府把工地公開拍賣,賣到多少錢都沒有人會批評什麼霸權。這個例子是政府影響了供求。

      刪除
    5. 這篇文章你真的有看懂?居然還腦補出了政府影響和霸權出來了...
      麻煩至少先了解一下該BOT法案和政經背景,你強項的供需法則和需求曲線最好也重新再讀過。
      國中程度的跛腳經濟學加上斷章取義只聽片面之詞讓你的評論非常空洞,毫無價值可言。

      刪除
    6. 有關「政府影響和霸權」是部落格主回應的主題,你有沒有看部落格主的文章?
      你好像山達基教會,要別人屬讀經書戴尼提才可以有「資格」作任何的批評。而批評山達基大部分與教義無關,有關的也是在教會數十年頂級高管所提出的。
      Krad,對你來說很不幸,我的一票和你的是一樣的。經濟101是供求,我相信那些教授不會太腦殘,若不是政府影響了供求,他不會搞出什麼霸權主意。

      我主要是批評你們口口聲聲的什麼「左左右右」,又爲什麼Wenson 那麼不高興有人批評大企業。如果你看今天的臺灣新聞,美國6歲的小孩也知道欠中國人很多錢,要把他們先殺光便可以不還。假油事件,很明顯是詐騙,看似又是沒有人要坐牢。臺灣人政治冷感,又愛好「和諧」,又少受法家思想影響,我們應該感謝有能力批評大企業而不用怕失業的人,而他們又不是在臉書youtube傳播謠言,有文章可以讓別人字字批評。

      刪除
    7. Wenson這篇文的主題之一:所謂政府影響和霸權是"被證否"的,你有看完整篇文章嗎?還是你只看到左青?

      "批評者是指誠品得到某種不公平的優勢,例如得到便宜地使用公共空間等。如果誠品完全沒有得到地方政府的便宜,那麼有什麼可以批評?如果誠品從政府中得到市價值100元的,只付了70元,雖然沒有其它人有錢付70元,那是不公平的。甚至如果誠品付稅40元,政府有收入,比一片無人用的地方好,但事實上依然是不公平的。發展方法可以有比較對小戶公平的,多少資金也有機會加入。如果以公款開世界最大的視聽圖書館,那麼便沒有話說了。"
      請問,你是從哪一點判斷"松菸文創園區"並不是經過政府公開拍賣?誠品又從哪裡得了台北市府的便宜?
      而判斷有沒有事實根據?

      又是從這個例子中看到哪個政府試圖影響所謂文創產業的需求曲線?消費者都得了非誠品的書不買的病?
      除了一口咬定政府霸權之外有沒有"任何具體或是可以由數學統計證實"的事證?

      提出任何批評之前如果沒做功課的話,那也就只是打的很爽的嘴砲罷了,被人踢爆只是剛好。

      從你第一篇回覆裡的看到過於偏頗的評論,所以後來小弟回應的比較情緒化了點,在這邊先說聲抱歉。

      另外,你後一篇回覆夾雜太多大陸用語和句法,基本上台灣人是看不懂的。

      刪除
    8. 問題在於「有沒有看」,「懂不懂」,對我來說是沒有大關係的,我喜歡回應我喜歡回應的,或我可以打開話題討論我們世界著名的9%總統,Wenson 可以刪可以留。

      「誠品又從哪裡得了台北市府的便宜?」那兩篇連結指出有很多熱烈批評,而文章本身登在報紙或有點流量的媒體,如果市政府沒有干涉,完全是自由市場的結果,爲什麼有那麼多不公平的批評?猜測錯了要坐牢嗎?

      我的興趣是Wenson 爲什麼有興趣寫這篇文章,聽Wenson 說,誠品根本是文化中的假油,只是包裝上寫着「超越花生油配方」,所以還未有犯詐騙罪。

      如果有大陸用語,是因爲看超譯什麼的,不如看正版,寫中文時我儘量不自己超譯,先參考谷歌,但是頭一個翻譯通常是大陸用語,我也沒法分別那個用語是臺、港、星、馬。我少寫東西,寫時也是超寫,Linux 只有谷歌的免費輸入,若不用頭一個建議便很費力。我懂不懂你,你懂不懂我,有什麼嚴重?

      刪除
  19. 我倒覺得在網路付費買書又有折扣送到家相比,看不出這是什麼霸權。市場考驗下存活的商業模式如果是可行的,我相信再來就是模仿,也許過一陣子左岸也有山寨版出現。至於誠品最後把書變成一大片書牆當背景,放幾張椅子搞個燈光賣咖啡讓大家自拍到FB更爽時,也只能說讀書人口沒增加,喝咖啡的人口增加了。

    當然為啥在那喝咖啡消費者願意掏錢,那只能說大家都愛假掰文化,明知道一包咖啡豆的價格經自己手沖帶個保溫杯錢差很多,但............ 我們還是需要得到這形象。

    感覺這可一路想下去或去反省.. 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任何政府補貼是偏左,再下去是先把你的私人土地房子共產了,然後大出血賣給大企業,而那塊地是大企業先看中的,霸不霸?補償是否足夠?例如在以往的香港,被收回土地的鄉民感覺是中了彩票,補償是以未來發展後的市價分給現有的居民。

      刪除
  20. 版主你好
    想要請教版主一個問題,我想要讀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不知版主推薦哪個中譯的版本來閱讀較好呢?

    回覆刪除
  21. 現今商業法律觀遠高於人們對於自己心靈道德的追求...
    僅沉溺於金錢購買得到的器物來滿足空虛的心靈,卻不願意花心力去換取精神上的滿足...
    看完這篇...更覺得如此

    回覆刪除
  22. 《超譯尼采》與《正義:一場思辨之旅》這類書在東亞諸國都賣得很好耶。

    回覆刪除
  23. 看完這篇文章...腦海只浮現一句話...品味無法衡量,品味決定一切

    回覆刪除
  24. 是社會學和哲學對於名詞的定義有差別嗎...至少我對於"超譯"的概念是作者基於自己的理解、以較口語的方式表達心得或概念,也算是可以跟充滿專業術語的原文做區分,就像上面幾樓說的、不是所有人都有那腦力讀原著,真要講求真實性,那就用"翻譯尼采"當書名就好啦。

    雖然超譯尼采裡有些地方作者下的結論蠻白目的,但至少他是用超譯兩字而不是翻譯,所以沒什麼好在正確性上婊的,也沒什麼誤導之疑慮,正常人都知道翻譯的詞意是將文字盡量完整的翻成其他語言,超譯應該是有其他涵意,因此看到超譯兩字通常不會自動腦補成翻譯,會腦補成翻譯之意的人大概也沒什麼求知的精神去理解更深澀的作品,因此以誤導年輕子弟來當擋箭牌來亂婊是蠻白費力氣的,直接說這作者的腦袋你看不順眼不就得了?

    回覆刪除
  25. 說到「假掰文化」不得不讓我想起人們口中的「YY文學」。
    「YY」就我所知是指「意淫(Yi-yin)」,因為藉著此類文學當中主角(群)不合情理卻能做事稱心如意的情況自慰(兩種自慰都有)而得名。
    當然也因為其不合理性,YY文學通常出現在科幻或架空文學當中,而不是基於真實事件改編的文章中。

    YY文學最大的特點,就如上面提過的,是主角的反常。通常這種反常可以解讀成「為了讓事情能順利完成,而添加的強大性能」,或是「主角光環」、「主角威能」、「御都合主義的產物」(順風轉舵的作法、依故事進行隨意添加設定)。
    相較於其他同時存在市場上的「無腦文學」(即故事深度有顯不足或劇情不須推理、用眼睛掃過去即可),YY文學之所以往往能吸引廣大觀眾群是因為「主角好酷」,當然YY文學中也不乏不需要動腦的「純意淫文學」。
    敝人認為,這是一種對於現實失望而轉而對於「能夠完美而稱心地完成每一件事」憧憬的投射。心中對於「能夠完美地解決任何難題的主角」產生崇拜心理。
    是的,如果作家沒辦法寫出人們嚮往的「完美人」的話,是不會受到讀者的崇拜。

    回覆刪除
  26. 我發現文青的論述越來越貧乏,不是怪國怪家怪社會怪天怪地怪父母就是批判XX霸權XX政府,似乎從來不思考自己的問題,也不真的提出解構建構的策略,好像把擔子一拋就無事一身輕。

    回覆刪除
  27. 看過"一九八四"後社會主義、共產,對人類都是不成熟階段和只能看卻還到不了的理想。人類雖是群體動物但要我們做集體性的事我覺得非常困難,你無法要求每個人都一模一樣,每個人的生命個體都是獨一無二,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算是一種很高很高的理想,控制、專制、獨裁也好,社會是資本還是共產都能做得好而非屬性好壞問題。今天資本,我們苦我們抱怨,今天共產,我們苦我們抱怨,將問題推究給別人無法解決我們只是一昧責怪好讓問題不出在自身,我們就是問題本身。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