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2年9月28日 星期五

你不挺我們,就是虐殺幫兇!



照片出處:動物保護行政監督委員會臉書(連結內有質疑與回應的討論串)

Bei fern stehenden Menschen genügt es uns uhre Ziele zu wissen, um sie im Ganzen zu billigen oder zu verwerfen. Bei näher stehenden urtheilen wir nach den Mitteln, mit denen sie ihre Ziele fördern: oft missbilligen wir ihre Ziele, lieben sie aber wegen der Mittel und der Art uhres Wollens.
(對於離遠的人物,我們只要知道他們的目的,便足以籠統地臧否他們了。對於靠近的人物,我們則依據他們實現其目的的手段來做判斷;我們常常反對其目的,卻因為其實現目的的手段和方式而喜歡他們。)

─Friedrich Nietzsche, Die Philosophie im tragischen Zeitalter der Griechen
研究所時,第一次唸到尼采這段文字,那時我覺得莫名所以,甚至覺得:「尼采你搞錯了,應該是相反吧!」
畢竟看看我們周遭,尤其是打開電視,你可以看到太多「以立場決定是非」的例子,這是名嘴們最擅長的,
當你打開2100、大話新聞,只要瞄一眼那天的題目,就大概知道那些人要罵什麼了,而且連每個角色會講什麼也可以預測。
最妙的是,自打嘴巴也沒關係,因為觀眾不會計較,因為大家立場一致,因為最重要的是達到我們共同的目的。
用前述的尼采那最後一段話來說,應該是「我們不見得贊同其手段,卻因為其想要實現共同的目的而無條件支持他們」。

等到唸過的哲學比較多了,年紀也漸漸大了,我現在卻越來越覺得尼采這段話有點門道。雖然,也許並不對所有的人都適用。

上頭那張海報,是我昨天看到別人在臉書上轉貼的,右上角那些大字大概沒什麼爭議,頂多就是要不要出聲支持而已。
但是那些小字的論述,還有最下面的「今日虐貓,明日虐人」的標語,加上那個充滿殺意的背景畫面,馬上引起不少反彈,
不過很快也招來了很多支持者的反擊,有的說「挺到底了!反對的人怎不當動物被虐待看看!」,
有的說「之前有幼兒被虐待,加害者等人就有虐待動物,不是嗎?」、「 任何有善心的人看到無辜小生命被虐殺不會激動?」
最好笑的是「難怪國運一天比一天差..殺那麼多動物冤魂不散」,「對那種虐殺動物的禽獸施與公眾的暴力是剛剛好而已」。
然而,真正引起我嘆息的,卻是那些直接表明「反正只要目的是『對的』,手段有點問題又如何」的人,
有的說「偏頗或蓋括又如何..就是要用盡辦法修改動保法!」,說質疑者是「愛鬼打牆在小處做文章為反對」,
或是主張「花這麼多力氣一再來指責這些為動物發聲的人,是誰在踐踏誰的價值」。有趣的是,我講了幾句諷刺的話:
「反正就是『在贊同我們的目的之前,不要來反對我們的手段』,因為我們的目標很遠大,不需要跟反對者多說廢話。」
我反串說出這麼可悲又自以為是的論調,居然也被幾個支持者按了讚,不免讓我覺得不知道該大笑,還是嗟嘆。

或許是因為網路媒介越來越發達,台灣在這幾年有大量的年輕人積極投入社會運動,許多偏左的立場在網路上獲得大力的支持,
有些甚至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名詞,像是樂生、中科四期、大埔農地、文林苑、旺中,乃至於這兩天新聞報導的美麗灣,
我認為這些社運如果沒有網路的支援,絕對無法蓄積那麼大的能量,因為我們很難靠一般媒體來了解這些事情的來龍去脈。
也因為社運越來越受重視,台灣開始產生了許多10年前還不太看得到的集體意識,例如保護小農與原民、反財團開發,
我敢說如果美麗灣早個10年蓋飯店,反對的人一定比現在少很多很多,而且大概就會穩穩過關,大埔農地也是如此。
然而,相較於以上那些議題的成功,這幾年也吸引了許多人投入的「動物權」議題,卻沒有獲得同樣的支持。
我想這也不難理解,畢竟其他社會運動的敵人是財團,是政府,這些對象本來就討人厭,總覺得它們「先驗」上就是邪惡的;
然而要鼓吹動物權,最大的敵人是誰?當然也可以包括政府和財團,可是更重要的是大眾,也就是你我!

有一點我必須講清楚,我所說的動物權保護團體,是想要盡力追求一致性的那些人,換句話說只想保護貓狗的人不算。
這種人通常都會吃素(因為不想傷害「所有動物」),甚至鼓吹吃素,認為動物應該被放到跟人類完全相同的地位看待,
這種動物權主義者反對殺害動物、反對動物實驗、言必稱Peter Singer,最近則可能狂推Gary Yourofsky的演講。
看倌們別以為我要損他們,不對,其實我還蠻佩服這些人的,起碼他們為了追求(他們眼中)更全面的善在努力,
而且起碼是從整個物種的層面來思考問題,所以他們也追求理念的一致性,而不只是想嘉惠於自己喜歡的幾種動物。
然而,弔詭的是,那些只想保護「自己喜歡的動物」的人,這幾年也因為網路的集結而使得他們的力量強大了許多,
這些年只要發生了虐待貓、虐待狗之類的事情,尤其是有上傳影片的,馬上就會發起人肉搜索,把「人渣」揪出來,
就連記者也很熱衷於此,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類似的新聞,但是如果要談畜產道德與相關立法時,就沒多少人關注了。
當然,這兩種人之間是有交集的,畢竟貓狗也是動物,捍衛牠們的權利本來就符合爭取動物權的宗旨,
只是就我所見,那些越是激動、越是覺得怎麼不把虐貓虐狗的人抓出來打一頓或捅個幾刀的,幾乎都是「毛毛愛護者」就是了。

關於「毛毛愛護者」有什麼問題,我在以前的文章〈動物保護法裡的矛盾 — 從不准虐畜談起〉已經談過,在此不欲多言。
我要說的是「如何推廣理念」,因為我看到很多亟欲推廣護生、動保的人,就像那些捍衛前頭海報的人一樣,
覺得「只要符合推廣的目的,不用太在意手段的問題」,甚至把任何質疑他們手段不正確的人都看成敵人。
我自己的部落格就有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吃素的好處>胡說八道的壞處?〉這篇文章,
我提出很多網路上到處都看得到的關於吃素名人的謊言,結果每隔一陣子就有人來留言大罵,
問題是這些人只會嗆我「為什麼要反對吃素」、「為什麼要攻擊宣傳吃素的人」、「吃素哪有什麼不好」,
從頭到尾卻沒有任何一個能針對我寫的「謊言」和「假造」來論辯,彷彿是在說「就算我們說錯了,我們還是做對了」。
這種人在網路上和現實世界裡都不少,而且群聚效應很大,也不喜歡、不願意聽跟他們不一樣的聲音。
雖然他們充滿熱忱,有的甚至很有行動力,但是我卻要說,這樣的人反而是推廣動物權理念的障礙。

為什麼?我要回到一開頭那一段尼采的話,的確,很多人只追求達成目的,不想計較手段,但是這樣只能凝聚「基本教義派」。
在現實中,如果我們對某個特定的目的並沒有太大的成見,那麼會吸引我們的其實是手段,講白話一點就是「行事風格」,
一個不知道上帝是否存在的人,可能只因為喜歡教會和樂而熱絡的氣氛而受洗(尤其老人家這樣的例子不少),
我也聽過有醫師說自己是看到基督徒展現出愛人如己的情操,因此在感動之下也成為了基督徒。
類似的情況甚至在很多哲學家身上也看得到,像是笛卡兒,他一方面挑戰教會權威,甚至致力把神學與哲學分割開來,
他是充滿懷疑精神的人,但是日常生活裡卻是老老實實地在奉行天主教會與聖經的規定,歷來像他這樣的人並不在少數。
我不認為這裡頭有什麼難以理解的矛盾情結,因為很多成熟的心智都會發現自己的侷限,知道自己能確定的東西並不多,
於是到頭來,選擇價值的不是腦,而是心;也就是說,雖然我們的理智並不能說服自己,但是我們卻擁抱了某些價值。
其實我自己也是如此,我並不相信道德是絕對的、普遍的、不變的,但是我一樣會遵守和一般人差不多的道德律令,
為什麼?不是因為我的腦袋告訴我這樣做才對,而是道德的「手段」贏得了我的好感,讓我願意照著辦。

我不是動物權專家,甚至連Peter Singer的書也沒讀過,但是包括各種直接、間接的引述在內,我讀過很多相關文章,
我必須說,其中沒有哪一個可以在理智上說服我全盤接受動物權(也就是不該對動物和人類有差別待遇),吃素的問題也一樣。
就算哪天真的有人的理論能夠說服我了,恕我說句有些自負的話,我想這個理論的複雜度大概也無法輕易推廣給社會大眾。
此時,我想要對推廣動物權或素食的人說,你們推廣的方式,也就是剛剛講的「手段」,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你們是以身作則,表現出對於動物的大愛,也許就會像德蕾莎修女那樣,讓我這樣的人都深受感動;
但是如果你們有那麼多人的態度是「逆我者請滾」、「我們的目標就是那麼遠大」、「你們為什麼要質疑我們啦」,
這樣的作法就跟電視上的名嘴們沒什麼兩樣,靠著黨同伐異,當然會獲得支持與掌聲,甚至感到自我滿足,
糟糕的是,動物並不會從這樣的行為中獲得更多人的同情與關愛,就像沒有人會因為看了政論節目而改變政治傾向一樣。

36 則留言:

  1. 虐童案有30%以上的罪犯有虐待動物前科?
    我敢說有80%以上有喝酒前科、90%以上有吃肉的前科,乾脆都禁了吧

    回覆刪除
  2. 那句話不是出自《希臘悲劇時代的哲學》裡的序嗎?XD
    BRAVO!

    回覆刪除
  3. Peter Singer是功利主義者,不是義務論者,他支持的是動物解放,不是動物權(反而是動物權推手見目的大致相同才常常推舉Singer,但一些動物權理論家如Tom Regan還是會批評Singer一些信念)

    動物權哲學最好還是提Tom Regan吧

    抱歉,因為有研究過動物權和動物福利問題,對此比較執著

    另外,順帶一提,我不支持動物權或動物解放。

    回覆刪除
  4. TO Wenson:
    「就算哪天真的有人的理論能夠說服我了,恕我說句有些自負的話,我想這個理論的複雜度大概也無法輕易推廣給社會大眾。」原本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第一時間的反應跟版主想法是一致的。

    但是我後來想想,自由主義從過去幾個世紀以來,不也是常常被大眾給誤解嗎?(例如以前的一句口號: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但是至少現在很多人都理解自由主義了,這次台灣的同志遊行,可以算是一個代表作。關懷動物的理論可以從效益主義或是本務論的觀點推論,我認為自由主義比起效益主義還算是比較複雜的,如果自由主義的觀念已經可以推廣到社會大眾上,那我相信從效益主義出發的動物倫理也是可能的。自由主義已經發展了幾百年,但是「不以關懷特定動物」的動物倫理的國際影響力其實只有幾十年。所以我並不是那麼悲觀。

    TO Heiman:
    其實以「動物權」來代表關懷動物倫理的立場(包含效益主義式的)也是可以的,雖然這樣說容易被誤解。效益主義反對的是「自然權利」,但是他們仍然可以接受經由理性思考後社會所制定的權利,例如給某些基因非常接近人類的靈長類動物不可被殺害的權利是「大猿計畫」的目標之一。

    回覆刪除
  5. Sie是什麼意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德文的「您」的意思。

      刪除
  6. 直接表明「反正只要目的是『對的』,手段有點問題又如何」的人範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84736751628341/permalink/284947901607226/


    Boogier Chen .
    對於動保議題
    網路上雜音一向不小
    但我認為,不用花功夫去說服他們
    大家若跟他們認真,就實在太不值得了
    寧願把時間花在值得花的對象上!

    除無禮/無理的白目嘴砲客外
    網路上也常會冒出一些似乎是專程來辯論的傢伙
    拉拉雜雜留了一堆言(好像在寫論文)
    卻不知他到底想表達啥

    唉~扯是很會扯啦!
    但要他們拿出什麼具體有效的辦法
    他們也說不出個屁!

    ----------------------------------------------------------
    況且~在現實世界中
    根本沒有任何解決問題的方法是完美的
    任何方式都需要變通並在執行之中調整
    動保作為社會運動的一支
    運動的策略與方法,當然也需要靈活的機動因應
    不可能一次的抗議就能解決所有困境
    抗議的手段、目標與結果,更不可能讓人人滿意
    -----------------------------------------------------------

    假如連以上這些基本認知都沒有
    還想自以為是的處處踢館
    彰顯自己的想法有多不凡
    這種心態其實很可笑

    這讓我想到三國演義中的經典《諸葛亮舌戰群儒》
    我一直認為這是作者羅冠中藉諸葛亮舌戰江東群儒
    來諷刺中國讀書人食古不化的劣根性

    以下就是《諸葛亮舌戰群儒》的經典對白

    -------------------------------------------------------
    坐議立談,無人可及;臨機應變,
    百無一能,誠為天下笑耳!

    尋章摘句,世之腐儒也,何能興邦立事?

    書生區區於筆硯之間,數黑論黃,
    舞文弄墨而已乎?

    小人之儒,惟務雕蟲,專工翰墨,青春作賦,
    皓首窮經;筆下雖有千言,胸中實無一策!
    ---------------------------------------------------------

    若拿以上內容來檢視許多人討論/質疑問題的方式
    您會驚訝~
    ------------------------------------------
    原來早在將近兩千年前的三國時代
    就已經有很多人在打嘴砲了
    ------------------------------------------

    沒錯~在我眼裡
    許多討論/質疑動保議題的人,就是在打嘴砲!

    最後~就剩這句話
    我們要給在惡境中
    願意盡己之力站出來做點什麼的人
    這些朋友~
    比只會「出張嘴數黑論黃,舞文弄墨」的人
    ~可敬多了
    比「筆下雖有千言,胸中實無一策」的無能之輩
    ~有行動力多了

    以上回敬給某位老師以及「嘴巴嚷嚷」要關心石虎
    實際上可能什麼行動都沒作的仁兄

    .
    Friday at 6:54pm · Edited · Like · 13

    Boogier Chen .
    看到以上某些「以理性為名」的留言
    我有很深的感觸
    但我相信這絕不是我個人的體悟
    而是所有對不公義惡境
    還懷抱改革企圖的人最深的無奈

    有人~
    認為丟雞蛋抗議是浪費食物
    認為罷工、遊行示威會阻礙交通、製造社會不安

    有人~
    認為餵食、救援流浪動物事件蠢事
    他們只會說風涼話~
    說啥:這些錢怎不拿去給繳不起營養午餐的貧童

    有人~
    對政府的無效率、浪費與顢頇完全無感
    卻斤斤計較社會運動所付出的社會成本

    有人~
    對體制瀕臨崩解毫無警覺甚至刻意漠視
    卻非常在乎因社會運動引發公共秩序暫時的混亂

    ---------------------------------------------------------
    民主最大的敵人不是獨裁者與昏君
    而是中產階級偽善的理性與自以為是的道德潔癖
    ---------------------------------------------------------

    大家不妨想想看:
    您身邊是不是充斥一堆這種「有人」

    更希望大家仔細思量以下這句話:
    ----------------------------------------
    如果不關心世界是什麼樣子!
    就沒有資格抱怨世界有多麼醜惡!
    ----------------------------------------

    .
    Friday at 6:54pm · Edited · Like · 12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很多罪大惡極的人,怎麼可以計較我犯了點小錯!
      與其在這嘴砲我的小失誤,不如趕快去環保救地球!

      刪除
  7. 忘了曾經在哪裡聽過或看過下面這句話
    「動物權其實是人權的延伸」
    這句話似乎可以被解釋成:「我希望你不要虐待動物是因為我不願意看到動物被虐待。」
    而這個解釋實際上和「我希望你不要殺我是因為我不想被殺」沒有太大的差別
    這樣看來,追求動物權的手段之所以這麼重要就是因為
    「一個不適當的手段極可能會迫害到其他人的權力,那麼如果我們希望別人尊重我們的權力,我們自己也應該尊重他人的權力,因為我們實際上在追求的是進一步的人權。」

    對我自己來說,我並不認為僅僅因為對貓狗的喜好而推動動物權相關立法有什麼不妥
    然而,錯誤的手段可能會導致自己的權力被伸張的,卻傷害了別人的權力
    這並不是我所樂見的結果

    回覆刪除
  8. 本來就是食物而已
    難道蔬菜不是生命~
    哪這些吃素的人不是殺生
    只是它們不會反抗不會叫
    所以殺他們沒有罪惡感
    所以這些吃素者殺得很快樂
    一點罪惡感都沒有
    (世界上沒有正義,有的只是立場)

    回覆刪除
  9. 原谅我使用简体,因为我没有受过台湾正体字的训练

    我想求问的是有关动物权利和儿童权利的问题(下面两个论证看起来非常相似,但是我比较容易接受动物权利的论证但是接受不了儿童权利的论证),也就是动物/儿童不能为他们的行为负责,所以他们没有相应的权利(这种论证是否同时适用于儿童和动物?):
    http://headsalon.org/archives/3347.html
    http://headsalon.org/archives/1598.html

    其实我觉得对这种宣传似乎只需要去说:『既然防止虐猫的原因是防止虐人,那么只要我们证实虐猫和虐人没有明显相关性,那么猫咪就可以随便被虐了』

    回覆刪除
  10. 名嘴有其政治立場,藍與綠。難道政治就沒有是非黑白? 那種情緒性的共同政治目的,當然存在,名嘴民眾等等涉入的深淺與理性的強弱還是有所分別。一個名嘴昨日忽綠忽藍,今日又變綠變藍,當然明眼有耳的人對其話語的目的性與路徑指標是可預測性的。但是,這種現象,不能以一種全面涵蓋性的去對待,包括名嘴或底下的群眾的分類。 至於這個海報,不過是海報聳動不合宜,這種手段並非過於惡劣到極點--反觀殺貓虐貓的心態,這調查員本身令人傻眼的思維與回應,那種對自己行為的欠缺反省只在乎砸破自己飯碗-。 作者標榜 「自由社會」,流浪動保這種手段是受爭議,如海報用詞,但也不犯法。那FB網友的回應,我覺得本來就總是一笑置之,所以,對FB的讚,其實「讚」本身已經不是單純的讚這個字,我覺得那些就算有情緒性的回應,在這種媒體上都無須過度放大解讀或太過於介意,否則,將來FB上會形成各種對立的團體,對社會言論有所影響傷害,這種現象其實已經儼然成形當中,對社會人際連繫的和諧有潛在的傷害性。讀作者文章,可感於作者情緒的波動,固然,自由社會言論思想的自由可貴,雖言如此,自由與尊重似乎越分不開來。 對於網路上支持流浪貓狗的網友,有時很激憤的言論,當然有時讀來令我覺得超過不妥,但想到他們的付出,其實也令人頗為感念於心,那種付出的了不起,至少我沒有真正付諸實行。 試想一個殺貓虐貓的人,他是否在當下失去他的對生命痛感的「同理心」,這是有違一般常態的。這樣的心態,真要研究起來,還真必須以非常態的心理去研究,當然會存在暴力傾向的可能性,對社會有其潛在的危險性,這些在社會心理學或人格心理或醫學理論等等是都可以研究探討,但是這樣的議題,並不適合用在海報的標語。 所以,如何教育下一代的發揮人類的同理心,進而對生命的尊重,其實,也是人生很重要的課題。至余素食或殺戮動物,或說肉食主義,這議題涉及的複雜層面,很難給出一個「答案」。而且,我認為作者也扯遠了。
    在幾秒鐘前 · 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何教育下一代,不要閒閒沒事在網路上一小群人不斷想法正回饋終至暴走,也是人生很重要的議題。尤其這種暴走背後牽扯到募款與炒新聞時,就必須更提高警覺了。

      刪除
    2. @匿名:

      抱歉我有點看不太懂你的意思,起碼跟我的文章沒直接關連,你還是在談「不要批評毛毛愛護者」。要說扯遠了,你可能比我跑得更遠一些。

      刪除
  11. 這篇文章好精彩,理論很深厚,很欣賞。我才開始加入動保法推展社團研習,認識這些屬性的社會組織。用組織稱呼,是因為還沒完成協會申請。動保法的推動與改革,是因為結果論往回推產生的。由於社會問題產生是因為前端上遊單位執法不建全,以致人民單位失控。其實沒有那麼深厚的理論模型去支撐。當然,法的建立只是給守法的人民規範。想鑽洞的人,不合用。但是,推動法案改革的人,真的不會看到這文章,因為正忙著在立法院絕食。

    回覆刪除
  12. 我不挺你!就是同毛毛愛護者! --作者你這是什麼理論思維。
    "你不挺我們,就是虐貓幫兇"-- 這又是什麼主觀置入標題。

    若說這是一種針對貓狗保護,是思維和理性的眼界盲點。其實,整體世界和社會運行的機制和經濟效益利潤的當前,人類在這種有利可圖的大前提下,根本無法斷絕宰殺動物,世界和社會本來就是個龐大的動物屠宰場。就像養狐狸血淋淋剝毛皮的怵目驚心屍體一樣,這是經濟利潤之下...無力回天的人類社會結構。--- 顯然是誰也無能扭轉這樣的"現實"。但是,並不表示街上的貓狗就該理所當然該殺被虐。如何看待動保團體,其實他們就只能在社會律法機制劃定的小區塊中,去保護他們眼前或眼中可見的貓狗,或說還有能力可以去爭取保護的"動物",街上如果出現隻豬或牛,肯定會是私人財產(貓狗是有牠們的針對性存在)。

    人心千萬種,又千變萬化,到底說穿了就視角度不同,有的人認為動物就是用來被人類吃的...,我想,社會需要一片貓狗動保心中的淨土,哪怕就是一快小小的。我不認為那是善或偽善的盲點。因為面對現實的龐雜社會結構,面對億萬人類的億萬顆心,"人"面對根本生存議題很多是無能的,就像必須面對必然的死亡... 一切生命的起源,本身就是難解之題... 。我個人在心理層面是支持動保的,這種議題,我基本上不去與人爭論,或說服他人支持我的想法...因為,每個人其實都有自己潛在的根本想法...,類似人性單一體執著。

    訟棍的話~當然是另一思維的面向,值得探討,但涉及人性與法律證據的諸多問題,善良與善行,惡念與惡行,往往一體兩面。但是,對於善還是有其價值存在。向陳樹菊那樣的人畢竟還是有。所以,很複雜。恐怕也不是作者,這樣的文章和視角可以涵蓋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唉,請問你讀過文章,哪裡看到我說過「我不挺你!就是同毛毛愛護者!」這樣的話?我這篇文章是反對愛貓愛狗的人以「任何方式」發表主張嗎?我已經懶得說明了,如果你看到標題就不爽,沒看到「這些虐貓虐狗的人渣就是應該要把他們給XXX」就覺得這個人反對貓狗動保,那這篇文章的確很爛,一點價值和意義都沒有,爛到你根本不值得花時間留言,雖然你也未必有花時間好好看懂就是了。

      刪除
  13. 若解讀作者之用心--用述說乙種手段的缺失或不合哩,來探討推動事件的強制性,作為作者文章或陳述的理念。
    這樣的文章,讀來同樣讓人感受到作者強烈的對強制性的排斥性格。這性格和那些手段竟很契合,多微妙啊!!!

    但是,其中的內在文章的讀起來,作者真正要表述的理念,還是"支持"。包含素食好處>...也是。
    這樣的文章,讀來感覺"詐"。像素食好處>說謊壞處。弄一大段說明肉食文章,擺明是肉食主義者。
    那你,批判那些素食者的態度,其實,和素食者的推廣手段,你們,兩者之間和心態和性格是一樣。

    你的文章,讀完,讓我沒有得到更深層的知識獲取。就是覺得你是一名不願受到別人強制約制的人。
    當然~你還是會很強的表述你的觀點或論點。但是,你又要拿別人的不合理手段來替你預先作墊底。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也對,所以寫這種批判他人手段不當的文章時,前頭應該要先附上一大堆證明自己「立場正確」的證據,這樣才不會招來讀者的疑忌,畢竟各式各樣的誅心之論都是很有道理的,民主社會、理性思辯裡萬一少了這些對立場與動機的臆測,那還有什麼意思?

      真的啦,既然你沒有得到什麼知識,又從字裡行間看到了我那麼卑劣的人格,這種爛文章就別花時間讀了吧,趕快去找些「好文章」才是正辦。

      刪除
  14. 我認為支持動保、提倡素食的人都是偽善者,他們只是藉由這些行為來讓自己「感覺良好」。與其關心動物,不如將焦點拉回經濟、民生、環境,人的問題都解決不完了,哪有餘力去管動物?唉...而且現在時常見到什麼寵物美容,明明就是一個「動物權高漲」的時代,仔細想想,動保根本就是假議題!

    回覆刪除
  15. 「如果你們是以身作則,表現出對於動物的大愛,也許就會像德蕾莎修女那樣,讓我這樣的人都深受感動。」

    我非常贊同這句話。身邊總是充斥著這種言行不一的人,口口聲聲提倡動物保護,自己還不是在吃肉?還區分鍋邊素、奶蛋素、海鮮素等等,笑掉人家大牙。請提倡動保的人都先去修身再來談好嗎?自己一邊談動保,一邊吃肉、打蚊子、穿皮鞋、用動物實驗的化妝品,都不會覺得自己雙重標準、邏輯不一致?越想越生氣。

    記得之前看到作家褚士瑩的一篇文章〈誰說你有資格反核?〉,裡面的一句話:「能做到不浪費電的人,才有反核的權利。」我心有戚戚,那些隨便就去反核的人到底憑什麼?自己在家裡冷氣狂開、插頭不拔(當然我只是臆測),然後只因為感覺良好就隨之起舞,拜託先去成為省電達人再來談反核好嗎?笑破人的嘴。

    情緒太激動所以扯遠了,只是想藉褚士瑩的話來跟那些(半吊子)動保人士說:「誰說你有資格談動保?」

    回覆刪除
    回覆
    1. 重點應該是在於反對"虐待"這個行為吧, 後面你要接貓狗蟑螂老鼠豬牛人都無所謂
      反對"虐待"並不代表無限上綱的反對人道宰殺經濟動物, 或意外致死行為
      例如一個人正常開車路邊忽然衝出一隻貓, 儘管他盡力閃避但最後結果還是撞死了一隻貓, 照理說弄死了應該比虐待嚴重吧, 但會有人認為應該用動保法辦他嚴懲他嗎? 有點理智的人應該都不會這麼想吧
      至於經濟動物, 對不起我無法改變自然法則, 和"你們好吃, 人類貪吃"的事實, 但至少可以要求改善飼育環境, 和以相對最少痛苦的方式宰殺, 所以訴求從來不是"反對殺害動物", 而是反對刻意惡意的"虐待", 請別再刻意混為一談, 混淆視聽了

      刪除
  16. 原文有點看無...(好難@@

    不過最後面德蕾紗修女我知道是偉人!!!


    and樓上說ㄉ沒錯 社會運動就是一堆沒資格ㄉ人自hi

    不只是動保 環境勞工同志那些通通一樣

    環保人士自己誰沒用過紙 吹冷氣 開車

    還在說全球暖化

    你1生沒用過紙 吹冷氣在來說好ㄇ

    笑死ㄍ根本就是一群偽善ㄉ人


    同志運動更是無敵可笑

    一堆有愛滋病 自己不潔身自愛

    還怪我們歧視????????

    拜託同志先把內部清乾淨好ㄇ

    光想到就噁 (吐~~

    在德雷沙修女前面根本一堆垃圾


    支持wenson

    應該先成為得雷沙修女 然後證明給大家看感動大家

    在來搞什麼屁運動

    不然通通都給我閉嘴!!!!!!

    一群偽善ㄉ人 (哼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是這樣說的,妳跟樓上那位小偉都過度解讀了。
      這篇文章只是說,對於像爭取動物權這種高道德訴求的議題,錯誤的手段是不明智的,因為那只能吸引原本就認同其理念者,無法吸引原本不支持的人。
      至於環保、同志平權等議題,我在別的文章裡談過,於此不再多說。基本上,爭取人權也好、動物權也罷,即使有偏袒也不是壞事,因為至少多照顧到了一些弱勢對象,所差者只是不應該把自己的價值觀強迫他人接受,然後找一些莫名其妙的歧視理由而已。

      刪除
  17. 敝人是同意該海報可以把訴求描述得清楚一點,不過即使是目前這樣,那海報整體來講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呀~~~

    倒是不少反對這張海報的人已經不知所云了。不喜歡海報就不喜歡海報,不喜歡訴求就不喜歡訴求,要討論就針對訴求本身討論,把宣傳用語當論證,在海報上面鑽牛角尖挑毛病去「證明」它「沒道理」而不去瞭解整個訴求的內容及其背後理據,何嘗不是在遠離問題的本質?

    像吃牛吃人那張海報...恐怕也是只能吸引原本就認同其理念者,無法吸引原本不支持的人吧...

    回覆刪除
  18. 無論訴求與背後理據到底是什麼,即使是所有人基本上都認為是正確的觀點,如果表達方式錯誤很有可能會引起嚴重的後果,或者甚至妨礙宣導一個正確的觀念, 如果不在意細節而認為結果才重要,也會讓大家以為討論的方式怎麼樣都無所謂,反正結論對就對了,這甚至已經是常態了例如WESON說的論證節目就是一個例子.

    回覆刪除
  19. 敝人不是說動保團體的表達方式很好(個人認為這樣的表達方式「不夠好」,但還不致於「不好」),而是說批評他表達方式不好的那些人沒有使用好的表達方式批評。

    贊成訴求的表達不夠清晰,反對訴求的也沒有講清楚,純粹不喜歡其表達方式的也沒有用好的表達方式,於是大家都在鬼打牆和打稻草人,幾乎沒有人把焦點放在議題本身的辯論......

    回覆刪除
  20. 那議題訴求不就是狠狠的把那虐貓人修理一頓嗎?
    還有其實裡面也討論過那文宣標題對不對,有沒有證據,那今日殺蟑,明日殺人是否能成立?是否一個人有可能會在未來犯罪所以要逮捕他?只是某方都聽不進去阿

    回覆刪除
  21. 一篇(以上)的廢文也不會改變任何人的立場,在這充滿惡意的社會,鬥爭是彼此達到目的的唯一手段,希望你的尼采有教你這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你還在這裡浪費時間回應廢文,快去鬥爭啊,祝你跟毛澤東一樣成功

      刪除
    2.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毛澤東
      赫然想起破報之前大批小確幸的虛無立場

      刪除
  22.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毛澤東
    赫然想起破報之前大批小確幸的虛無立場

    回覆刪除
  23. 我猜想,尼采那句話的關鍵會不會是 lieben?
    因為贊成其目的而贊成其手段的,那種贊成並不是「愛」,而只是工具性的同情感;
    但我們反對其目的,卻可能因為手段而「愛」他們;「愛」是目的性而非工具性的同情感,因為在此,他人的手段已轉變為我們的目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太可能,實際讀過全書的話就知道,尼采在談的是思想的啟發與思維方式的傳播。

      刪除
    2. 嗯,感謝指點。哲學果然不能斷章取義式地閱讀啊!

      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