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寫在33這一天



去年六月拍的照片,用以預祝王老先生半個月後生日快樂,順便告訴他:「即使你沒有大變,也是一直在變,
看看這照片,再看看一年後的現在,顯然又有不少長進,還是承認自己也屬大變一族為宜。」

其實我本來是想寫另一篇關於節慶的文章的,沒想到寫草稿的本子卻放在公司了,於是決定該文延後再寫,
但眼看生日在即,我先前在心中許諾自己要多寫些東西放上來,以免越來越懶,引發惡性循環。
畢竟這幾個月我被新工作耗去了許多心神,雖然不至於終日案牘勞形,但三本刊物還是會掏空人的,
何況原本其他公司的例行案子也不能放棄,亦不敢放棄,終至有如接了兩份工作一般,假日還得上上家教。
收入是增加了,但心頭卻漸無餘裕;原本在通勤的時候還能賸點思緒、騰點時間寫些東西在小本子裡,
一兩天後再集結打字放到這裡(前幾個月的文章幾乎均由此而來),但近來這時間都只花在躊躇於工作之事,
終而役於俗務,顯得神思懨懨,小本子上連日未有新筆墨,想起來真是可怕,因此還是強迫自己寫些東西為好。

我常覺得自己是一個沒什麼使命感的人,這反映在許多事情上,包括我沒有出國念博士,
我是想留學的,但我並不想要「學術作為一種志業」,所以還是寧可投入職場;
工作上我還算過得去,幾個老闆也都誇過我,但我一點都沒有想要力爭上游,最後變成自由的矛(freelance)。
反映在小事上也是如此,像是寫部落格,腦子裡常有想法跑過,照片也算一直都有在拍,但就是提不起勁好好寫;
幾個我想寫的系列主題,例如「歐陸與分析哲學眼中的真」、「Philosophy Snob」、「中醫與實用主義」、「中文西化」等,
甚至之前發願的「挑戰美味大挑戰」系列,每一個的梗概早就都想好了,要寫都可以寫上好幾篇,但懶勁一發,萬事皆難。

我之前跟王老先生講過,我現在寫部落格常有一種傾向,就是希望多寫些別人寫不了的東西,
今年初我就開始構思一個主題,一本哲學科幻小說,主題是心靈哲學,內容包括Quine、Davidson、化約論…等,
要把哲學上的許多理論應用在故事情節上,當心靈可以完全被化約為已知的物理法則,當人類可以自由掌控自己的心靈,
而且不只是情感,連信念都可以自由更換,那麼如果我們忽然拿掉了Quine所說的信念網的中心信念,例如某項邏輯規則,
換成了另一項錯誤的規則,是否會導致人們所謂的「瘋狂」呢?而一些今日大家關心的教養與心理問題,屆時是否還是問題?
這大約可以寫成一個兼具哲學、科幻、懸疑、社會關懷等元素的故事,幾個關鍵的情節和轉折我也有了初步的構思。
有時想想,即使把點子公諸於世,但世上有幾人寫得了這樣的小說?我也許算是少數能真懂點哲學又有點文思的吧。
但就算我這樣對自己臭屁,自詡能寫本真正的哲學小說(而且還是分析哲學),卻還是沒有動力開始寫,
這豈不是沒有使命感的結果嗎?從另一面來看,這毛病其實肇因於分心,我這人什麼都想碰一點,什麼都想試試看,
結果呢,貪多嚼不爛,我也不太想細嚼慢嚥、老吃同樣的東西,所以看來這輩子大概也不會有什麼成就了吧。

今天生日,寫下這些,願我有生之年都能這般無病呻吟,都能興趣多得過了頭,永遠都不覺得無聊。



最近不只無心於下筆,甚至連讀書都覺得無味。一本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讀了一個月還讀不完。
(沒錯,我沒有讀過這麼有名的小說,而且是故意避讀的;我對此書意見不少,有機會可以寫篇文章 ─ 如果懶勁不發的話)
平常愛讀的科普、哲學、偵探等書籍也都擱在一旁,因為此時讀起來都覺得「隔」,都沒辦法真正讀進心裡。
這時候唯一的救贖,居然是早已讀過兩次的舊書《往事並不如煙》,因為章詒和的文字帶著血,能隔絕人世裡的一切俗念,
看著這些才子、知識分子的人生故事,讓人忘了今夕何夕,忘了自己身在和平的時空,在下班回家的捷運車廂裡。
這是只有經歷慘劇的人才寫得出來的味道,文字讀來看似不經意,情節看似直述,實則句句均有思量,是以有萬鈞之力;
我讀了三次,卻一次讀得比一次慢,一次讀得比一次仔細,因為情節已然熟悉,此時看的是文字安排,
但思緒總還是會被引入作者設定的情境裡,這真是應了尼采說的:Schreibe mit Blut, und du wirst erfahren, daß Blut Geist ist!



每次看《往事並不如煙》,我花最多時間的故事都不一樣,第一次是張伯駒,第二次是聶紺弩,這次卻是羅儀鳳,
我甚至學著試試看早餐跟著康家人一樣作腐乳烤饅頭,但是味道並不好(畢竟人家羅儀鳳當年用的可不是隨便的豆腐乳)。
我隱隱覺得,羅儀鳳有部分和我的個性很像,沒什麼野心,耽溺於一己所好,但在她的時代裡,這可是不被允許的。

「小愚,我是一個軟弱的人,也是個無能的人。我無夫無子,這輩子只剩下一點兒愛好。
我喜歡鞋,現在鞋都扔掉了。我愛花兒,可那些盛開的玫瑰是我在六六年八月被抄家的當天夜裡,
流著眼淚親手用開水澆死的。現在花兒沒有了。我愛香水,香水沒有了。我愛音樂,音樂沒有了。
我愛英文詩,詩也沒有了。 我從來沒有、也不想妨礙共產黨,可共產黨為什麼要如此侵害我?
這場文化大革命對我家來說,是釜底抽薪;對我個人而言,是經脈盡斷哪!」

書裡的每個主角都有照片,但就唯獨羅儀鳳除外,雖然章詒和有交代原因,但卻更令我好奇羅儀鳳長什麼樣子,
大家都說她不漂亮,連她自己也覺得自己不好看,但我在網路上找到幾張康家舊照,裡頭都有羅儀鳳:

左邊的那位是羅儀鳳,看起來挺像林文月的;話說林文月當年可是台大校花,只是畢竟年紀大了,照片說不準。

網路上還有一張羅儀鳳的照片,而且是年輕時的,但我看了卻啼笑皆非:

左邊的是羅儀鳳,看起來並不醜啊,我猜在那時代也不算難看吧?至於右邊....請看原文介紹~~
左邊是前世照片,還是個名人,康有為的外孫女--羅儀鳳,在女校當英文老師;
右邊今生照片,成普通人了,某部門核心員工。這世跑到自己前世的墓前轉了轉,不過貌似也沒得到啥靈感。


這居然是個講通靈術的網站的資料!裡頭只不過把幾個面貌比較相似的古今人物擺在一起,就說是前世今生了,
我看了不禁有氣,章詒和如果看到她的羅姨這樣被人擺弄,用來胡說八道,不知做何感想?
唉,要這樣鬼扯我也會啊!我覺得其實羅儀鳳這張照片也挺像我朋友王媽大崴的,
搞不好王媽大崴才是羅儀鳳投胎的呢!算算年紀也挺剛好的,只是這今生的氣質不免遺失許多就是了

謹以此照預祝王媽大崴也生日快樂,還有康有為的轉世玄孫安產。

唉,怎麼寫著寫著又開始胡說八道起來了。

12 則留言:

  1. 文末突然出現自己的照片,還真是有嚇一跳的感覺... @@

    生日快樂啊~

    回覆刪除
  2. 「歐陸與分析哲學眼中的真」、「Philosophy Snob」、「中醫與實用主義」、「中文西化」>>怎麼wenson不想寫的東西看起來都特別有趣?
    先祝版主生日快樂,還有請教那句Schreibe mit Blut, und du wirst erfahren, daß Blut Geist ist!可以翻譯一下嗎?

    回覆刪除
  3. 王媽大崴大走華麗風阿~

    回覆刪除
  4. 這裡的許多文字與文思都被我當成精神食糧
    謝謝你,也誠心說聲生日快樂

    回覆刪除
  5. 矛盾同源不是?

    回覆刪除
  6. 那張前世今生圖,可用辜狗的搜圖功能很快找到源頭
    可能你已經知道了吧,還是讓我獻曝一下

    1.開啟一個辜狗圖片搜尋視窗
    2.把這個圖用左鍵拖曳到搜尋欄放開

    就可以找到了
    不曉得辜狗這個功能跟臉書的辨識哪個強,
    我猜是臉書吧(雖然沒用過),因為辜狗的搜尋不是針對臉。

    回覆刪除
  7. 我很想看中醫那篇耶!請你一定要提起勁啊!

    回覆刪除
  8. @davidsonquine
    你不覺得你叫我不要寫,就是對我最大的激勵嗎?

    回覆刪除
  9. "中醫與實用主義"我也很有興趣. 很想知道你會怎麼寫這一篇. by 長期潛水讀者

    回覆刪除
  10. 愛狗人把狗當摯友至親,所以可以理解為何部分愛狗者對屠狗者的情緒反應,強到可以遮蔽理性。
    哪怕道理再怎麼直覺,也可能溝通困難。
    同樣地,
    華人世界的生活離不開中醫藥,連吃飯、睡覺都喜歡帶點中藥味。(藥膳、藥枕)
    許多華人偏愛中醫甚於西醫,甚至有批人以中醫為一生志業。
    此間的情感豈是戀狗這等蒜皮事可相提並論。
    所以更不容易有共識啊。(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pXfpgNdkLIs/)
    連趙先生、張先生都引述鴻醫之言,贊金木水火土高深奧妙,
    汝(吾)等小輩,要說這批人的一生志業不但沒有符應論那種冀望逼近真理的企圖,
    甚至連實用主義都沾不上。
    吃力不討好。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