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1年7月6日 星期三

找出幾張老照片



我喜歡這張照片。

早忘了有這照片的存在,它塵封在相本裡,拍攝於數位相機尚未風行的年代。
如今,「相本」所指的乃是虛擬的檔案匣,凡有沖洗好的照片,幾乎都是十年以上的舊事了。

乃妞的電話打來,通知噩耗,我吃了一驚。
雖然整整有十一年沒見面了吧,故人今為鬼,驀然喚起,青春年華的記憶。

我知道我手邊有不少跟阿祐有關的照片,看完他FaceBook大家致哀的留言後,
當下便把壓箱的相本翻了出來,一張張檢索,竟也挑出了二十來張有他的照片。
這些是高中與大學時代的記憶,打算送給阿祐的太太,未來既已不可能延續,我們只能送給她過去。

也是此時,我一起翻出了這張照片。那是研一時,秋初的午後。
依稀記得,拍照的目的是為了把底片用完好送洗,於是幾人拿著相機在清大校園裡遊走。
不記得照片是誰拍的了,大概是路人吧!雖然人的面容拍得有些模糊,但表情是清楚的;
陽光和樹影的對比強烈,還帶了一抹不知何故的藍色色調(想來應是沖洗的藥劑有異),
但感覺卻形清冷,與午後的陽光相抗,路旁行人匆匆而過,校園裡的景物和現在似乎有些不同。
我們剛上完一門課(也許是行動哲學,又或許是符號邏輯),當時開學不久,彼此間還帶著點陌生。

那時候,好像連瘋狂打AOC的病毒都還沒傳開來。

十年以上的時間過去了,我在一堆照片裡尋見了這張,不經意地;
抽出照片端詳,翻起了許多回憶。姿含已逝,志美已疏,我和王老先生身形也已大變。

當年整理姿含照片給她家人時,只顧著找電子檔案,渾忘了還有幾張舊時代的遺物。
這次,同阿祐的照片一起,我在實體世界的實體相本裡,一張張找出亡佚友人的亡佚身影。

赫然驚覺,這部落格悼亡的文章還真多。
看著照片,那時青春正盛;昔我往矣,值得悼念的也許還有那份純陽光華。

照片就都給他們家人吧!願逝者安息,生者留有回憶。


5 則留言:

  1. 人生才剛剛走一半,回首已有只能追憶的友人,不勝唏噓~~

    回覆刪除
  2. 願逝者安息,生者留有回憶。

    回覆刪除
  3. 前天伴我10年的妹貓,終於嚥下最後一口氣
    真的離開了我
    心裡滿是不捨、滿是感謝
    謝謝妹貓給了我她最美好的時光

    昨天高齡90歲的外婆,突然昏迷不醒
    去加護病房看她
    眼淚不聽使喚一直掉
    好不容易擠出一聲「阿嬤」
    之後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人生的苦難那麼多
    從鬼門關走回來到現在也3年了
    雖然早就看淡生死不由人
    當自己再度面對生死
    還是依然痛徹心扉

    今天得知了同學離開的消息
    心裡還是很痛
    即便與他已經很久沒聯絡了
    往事依然歷歷在目

    不知道我能作什麼
    但如果有我能作
    一定盡力去作

    回覆刪除
  4. 長大,似乎是要學習分離~

    看到"我和王老先生身形也已大變"我不禁笑了出來~
    i am sorry!

    但這也正是你們認真生活,開心度日的結果~
    有幸福的感覺~

    回覆刪除
  5. 只有便秘沒有大便2011年8月12日 下午10:24

    回覆姿佑
    只有他才大變
    我僅中變,或是中偏大變,或是幾乎大變....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