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唸哲學的男生也娶得到漂亮老婆! ─ 徐豪與敬惠的婚禮



上週六(2/26)是好日子,研究所學弟徐豪和愛情長跑多年的女友敬惠結婚了。
我想了半响,給哲學人的紅包上該寫什麼?結果就寫了這個「若且唯若」,思之再三,覺得應該可行,
因為這其實也可以蠻浪漫的,想想看,外國的愛情電影裡不是很喜歡講「what if」嗎?
那咱們還可以更進一步來個「if you, and only if you」,兼具哲學與文學的意義....
好吧,我承認以上我只是在硬掰,因為同樣出席婚宴的趙老師聽了以後只是淡淡地說:「文法不對吧。」
而王老先生則是消遣:「那乾脆在紅包上直接寫iff不就好了?」
其實,寫好這紅包後我想了想也放棄了,畢竟收到紅包袋的不是新郎倌自己,其他人看了這個應該會臉上三條線,
所以我還是決定放棄,寫個正常一點的,至於「若且唯若」則等到哪一天王老先生大婚我再拿出來用。

那結果我到底寫了什麼呢?又跟前幾次一樣寫「舉案齊眉」嗎?當然不是,我好歹也曾經拿過一張中文系的畢業證書,
所以我把以前背過的《詩經》拿來掉掉書袋,又寫了一個新的「哲學賀詞」:


〈詩經‧大雅‧瞻卬〉:「哲夫成城,哲婦傾城。」意思是有頭腦與學問的男子可以興邦立國,但這樣的女子卻會害慘國家,
這其中當然有古人歧視女性的部份,因此只取「哲夫」;而「佳婦」則是取「佳兒佳婦」之後半(前半一樣不能用)。
徐豪啊!看看我的一番苦心,連寫個紅包袋都這麼講究!你怎麼還能不為你每次接到我找吃飯的電話都不理我而羞愧呢?

星期六下午,我把家教提早了結後便匆匆搭高鐵趕赴桃園,再與女友及王老先生一同驅車到南方莊園去。
其實南方莊園我來過好幾次了,幫他們寫的廣編更是多到自己也記不清了,不過之前都是來採訪的,
徐豪和敬惠選在這裡辦婚禮和宴客,對老師和我們也都算交通方便。

下午四點左右,我們到了飯店,只見新郎倌忙裡忙外的,也沒時間招呼我們,不過其實我們平常早就習慣被他冷落了啦


由於這一天是好日子,飯店的婚宴滿檔,所以行程有些延誤,原本四點要開始的戶外婚禮拖到快五點才開始,
但這也無妨,因為賓客們大約都在四點半後到,所以咱們徐豪仍然沒受到影響,一樣掌握全局,指揮若定:

還記得本部落格的人像處理宗旨嗎?「要令當事人看到照片時感到憤怒」,就算是新郎也一樣!

過不多久,咱們美麗的新娘子也現身了。



為什麼新郎倌的表情有點欠揍?


好了,重頭戲來了,準備走紅毯了。新娘與爸爸準備~~


踏出人生的新一步。


這一刻,眾人的心情都寫在臉上。


然後,爸爸把女兒交給了女婿。


然後,老婆對著老公喃喃低語。

站得遠了,幾個人在談什麼我聽不清楚,想來大概是:「親愛的,以後學長們找你去吃飯時不要再那麼難約了好不好?」


新郎新娘、伴郎伴娘排排站好,準備聽介紹人講話。


清大社會所的王俊秀教授為這對新人獻出了主婚的處女秀~~

接著就是交換信物啦!

禮成!

接下來是邊聊天邊亂拍的時間。

張老師和趙老師都出席了,徐豪本來還不好意思炸張老師,不過其實張老師是很樂意被炸的!

徐豪也跟「恩師」介紹了一下新娘,其實以前在清大哲學所15周年慶那次就見過啦!

看到沒,張老師和趙老師為了怕新娘認不出他們來,連穿的衣服都跟上次幾乎一樣!

然後徐豪又再把新娘子介紹給張老師認識一下....

好吧,我承認這張照片的重點是趙老師的表情,這就是傳說中「長輩看著小毛頭長大成人了」的模樣嗎?

清大的來一張~~


明裕的表情永遠是最豐富的。


聊著聊著天色也暗了,大家準備移到室內,晚上的喜宴差不多快開始了,先進去送上我的「哲夫佳婦」。

到了會場裡看看,嗯,我沒看過南方莊園的婚宴場地,看起來還不錯。


一開始我們一群唸哲學的、讀清大的一起一桌,不過後來王教授伉儷就被拉到主桌去了。

接著新郎新娘進場了!男女花僮開道、伴郎伴娘居次,然後新郎新娘上場。

徐豪的手勢好像是在宣告勝利一樣,嗯,也是啦,你證明了唸哲學的怪胎一樣可以拐騙到贏得美嬌娘的芳心~~

說實在話,我沒碰過進場走這麼快的新人,害我跑來跑去差點跌倒。
我感覺得出來,這場婚禮把一些形式化或繁瑣的地方快速帶過去了,這對新人來說的確比較好。


徐爸爸致詞後,接著是王教授又上台致詞,接著.....


雖然事先說過「不上臺致詞」了,但趙老師還是被司儀點名上了臺!
但老師還是本著極簡主義的真理觀(請不要問我這跟致賀詞有什麼關係),講三句話就下臺了~~

下臺時老師還補了一句:「他終於報仇成功了。」回到座位後還嘆氣說:「我現在已經沒有手段對付他了!」
這是繼王老先生後第二個仗著拿到畢業證書了就欺凌師長的例子,好學生千萬不要學他們喔~~


以後徐豪你沒事盡管回清大走走沒關係,最好不要有什麼親友或小孩以後唸清大哲學的,否則到時候就知道。

時間在鬼扯中過得很快,我忙著一直聊天,結果也沒拍多少照片,眼看新人就要敬酒了,趕緊再補拍一點。

新娘子的身材曼妙,穿第二套禮服煞是好看,但新郎的頭怎麼很有剛睡醒的感覺?

當然,敬酒間免不了來點小遊戲,不過也沒看到什麼灌酒的人,看來這幾年大家越來越文明了。




除了第二套禮服,新娘還特別換上了這件旗袍,這是當年婆婆結婚時穿的,現在改給媳婦穿~~


酒酣耳熱,不知不覺已經九點了,婚宴也到了尾聲,眾人一起到外頭,新人也已換好新衣服送客。



這兩人看來還挺醉的,起碼喝掉一瓶半的紅酒了吧?


祝兩位永遠開心快樂,徐豪和敬惠,下次我們還要到宜蘭找你們玩喔!

8 則留言:

  1. 這個學弟到底有多難約啊?讓版大記恨成這個樣子?
    ps:"哲夫"感覺跟"蛇夫"好像有親戚關係

    回覆刪除
  2. 請問這些都是用sigma 17 70那顆拍的嗎?

    回覆刪除
  3. 古文不好的人2011年3月3日 下午11:08

    所以「傾國傾城」其實是負面的詞彙嗎?

    回覆刪除
  4. @stan
    其實也沒有很難約啦,只有「我」約他會特別難約而已,別人約的成功率也都還不差,擺明了是衝著我來的。

    @匿名
    大多數是用Sigma 17-70mm拍的沒錯,這顆的焦段用在婚禮攝影挺方便的。

    @古文不好的人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未必有詩經的詞句那麼負面(因為有男女對比),但其實都有歧視的意味,或者多少有「紅顏禍水」的想法偷偷摻在裡面,於今已然不宜。

    回覆刪除
  5. 學長,我是敬惠:D

    我有交代下去了,下次學長約一定要到,
    不過我想如果要穩當一點學長還是直接打給我好了。

    歡迎你們來宜蘭新家玩,
    想到那回在學長家吃螃蟹好好玩喔~~

    謝謝學長幫我(們?)拍了這麼多漂亮的照片,
    還有學長寫的看的笑死我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把連結貼到臉書上囉。

    回覆刪除
  6. @smallcan
    請便~~一般人想貼連結我都不設限了,更何況是新娘子本人出馬。

    回覆刪除
  7. 既然若且惟若要等尊敬的 志玄學長大婚才出馬
    那...何來躺在我家紅包盒裡那包若且惟若
    難道putnam發功了!

    回覆刪除
  8. @How
    什麼!你是在告訴我有人竟盜用(實在很難說是碰巧相同)我的idea?而且這犯人看來最有嫌疑的就是王老先生!因為他是聽過了我的「若且唯若」後才寫紅包袋的....

    回覆刪除

1.請不要對我用敬語,例如「您」、「Sie」等等。
2.我尊重任何言論,但請諸位至少留個代稱,否則回覆時很不方便。
3.有時候留言會被系統誤判為垃圾廣告而封鎖,我會定期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