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10年2月26日 星期五

亂倫 — 兩情相悅又怎麼樣?


上一篇文章裡,我援引了偉大的台北市議員李慶元的意見來示範
異性戀者的情感霸權
我預期回應應該多是譴責李慶元的,目前看起來也是如此,這不僅顯示了常來此地的網友們比較支持性向自由,
我認為這也可以窺見,其實我們的時代中關於同性戀的議題是有在朝向開放與平權的方向在前進的。

李慶元沒有歧視同志?鬼才相信!



之前提過要寫一些跟「情感霸權」相關的討論文章,恰好這兩天出現了一則新聞,
網路上討論得沸沸揚揚(不過幾大新聞台上倒是完全沒有看到),這新聞與同志的人權有關,
台北市政府的教育局居然發函要求各中小學阻止學生參與同志類型的相關社團:

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再談酸性體質和偽科學


有仔細在看我部落格的朋友(且先讓我假設這世上有這樣的人存在)應該可以發現,
我對幾門偽科學一直很「有興趣」,例如NLP(神經語言程式學)還有酸性體質,
這些「學說」普遍見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之中,不少人還以之牟利,大賺其財。
很不幸地,這些東西都有「專家」在後面背書,而且有的還會登報投書,煞有其事:




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The Only Thing I Know — 你真的愛打電動嗎?


經由推薦,我在網路上看到了這段影片,雖然有點冗長,但不算沉悶,建議大家先看完。
我先說說我的感想,基本上我不太相信這部卡通短片的作者是真正的阿宅電玩迷,他應該是偽裝的,
但是不是其實都無所謂,跟他所想表達的想法對不對無關,只關乎其「用心平而勸誡明」是不是真的。
有興趣看眾人觀後感的讀者,不妨點進Youtube裡看看其他人的留言,我這裡要扯得更遠一點。

2010年2月16日 星期二

我們還年輕之賀歲青春鐵馬行



大年初一,高雄街頭是溫暖宜人的二十二度(別問我怎麼知道溫度,過年不能隨便猜猜嗎?
我們四個高中同窗約在西子灣捷運站聚首,外加菁蕙的姊姊一行五人,打算共度一個健康又陽光的初一午後,
開車前往西子灣的路上時我們就已經充滿了期待,因為這不僅可以讓我們重溫高中時代大家騎腳踏車上學的舊夢,
還可以順便恭賀那些在台北賞大雨吹冷風的人們,王媽大崴妳就在北部窩著窩到發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到一半車子的擋風玻璃上開始出現小雨滴..........

2010年2月11日 星期四

一見你就笑 — 姿佑與家維的婚禮Part 2



眼看著時間已經12點半了,新人們也該進場去了,工作人員此時已在一旁準備就緒,
新郎新娘也在門口等著司儀致詞,不過想拍照的人群還是沒有中斷,短短的幾分鐘間隔,
還是有人把握機會搶著跟新人們合照一下。

一見你就笑 — 姿佑與家維的婚禮Part 1


第一次見到姿佑,記不得是多少年前了,總之那時還是在唸研究所的時候,
有一回跟姿含一起坐同一部車,忽然間姿含叫了一聲:「你們看,那個就是我妹!」
我轉頭往車後路上的斑馬線一望,只淡淡地「喔」了一聲,也沒說什麼。
其實我心裡想的是:「怎麼看起來像『弟弟』不像『妹妹』啊?」(新娘子請不要打我)
當時姿佑還只是個高中生,身材也比較「壯碩」,跟今日的模樣有不小的差別,
真是應了所謂的女大十八變啊。看了這麼正面的案例,不知道我過幾年會不會也忽然就瘦下來呢?

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老ㄟ~今天吃素喔! — 家常素食料理創作


昨天下午,女友告訴我今天中午有客人要來訪,不僅向我預約了一頓中飯,
而且還告訴我咱們的客人是吃素的,所以得要準備一桌素菜筵席才行。
於是昨晚到家樂福去晃了晃,打算邊逛邊想菜單,卻沒看到什麼能夠激發我創意的食材;
不得已,只好隨便抓了些豆腐、牛蒡、青花菜、金針菇之類的東西回家。
晚上在家裡躊躇了半响,腦子裡總算從家裡的材料中變出了幾道菜,
但光只作些燉菜、香菇之類的東西實在很沒意思,於是我設計了一道新的素菜,
腦子轉了幾轉,想來這道菜應該可行,決定將之記錄下來跟大家分享。
順便也看能不能讓狗狗叫叫教教徒們以為我改過向善,從此吃素不吃狗了。


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也來跟風談談死刑吧


或許是因為最近的連續幾個新聞事件,我在網路上又看到不少人開始討論死刑存廢的問題。
看的次數一多,我倒也有些厭倦了,因為我對於死刑的存廢是沒有什麼特定立場的,
這樣講的一個現實因素,是我想我這輩子就算有可能會去犯罪吃牢飯,也幾乎不可能會犯下死罪,
而我周遭認識的人也沒有什麼該死的壞人,所以死刑並不在我切身關心的思考對象之列,
相較之下,我還比較關心自殺的問題,對於安樂死是否該合法化等我更有興趣。
這樣說或許有些冷血,但事實上,這個社會值得關注的議題真的太多,沒有人能仔細觀照所有問題,
選擇自己感興趣的方向來關心是沒錯的,而這也是社會的實然運作狀況。

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最後半小時的台北國際書展



週一的傍晚,我與女友在捷運市府站前匆匆而行,為的是趕往即將落幕的台北國際書展。
原本計畫是在上禮拜五聚餐之後順便去的,但無奈當天的時間拖得太晚,只得作罷,
於是大家放棄了我這種溫文儒雅博古通今學貫中西朝夕不倦的人提的建議,改去只有胖子才喜歡去的迪化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