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son的隨筆網站

Wenson的隨筆網站

Da sprach es wieder ohne Stimme zu mir: "Was weißt du davon!
Der Tau fällt auf das Gras, wenn die Nacht am verschwiegensten ist."

2009年12月28日 星期一

從福爾摩斯到KiKi川菜


週日傍晚,台北下著小雨,我與女友相約在微風廣場碰面。

早就出門的女友先行在台北車站跟友人漂漂與肥肥一家人碰頭聊天,也跟他們兩個可愛的小女兒玩,
最後還跟著一起搭捷運,反正順路。到了忠孝復興站,女友準備下車,這時小女娃琪琪卻開始大哭大鬧,
不准女友下車,女友無奈,只得繼續跟著坐下去;琪琪看到眼淚攻勢成功,也許是哭累了,
居然也漸漸睡去。女友見狀又準備下車,這次換成大女兒小羽不肯,吵著不給下車,
女友只得告訴小羽:「不行啦,阿姨要去跟熊熊叔叔約會啊!」(請不要問關於「熊熊叔叔」此名的問題)
只見小羽還是不依,漂漂轉而對著小羽說:「妳要乖喔,人家阿姨要跟熊熊叔叔約好多好多的會,
這樣他們才可以結婚,他們結婚的話,妳才可以當好漂亮的花童啊!」
聽到「當花童」這件事,小羽馬上點頭答應,女友隨即下車,搭反向車與我碰頭。

2009年12月21日 星期一

訂位不如偶遇 — Wuni健康鍋物


由於剛買了新閃燈Nissin Di866,最近老是想帶著這新玩具出門試試功能,
週五就與乃妞講定禮拜天晚上要一塊吃飯,沒想到禮拜天真是冷到爆,連我天然的真脂肪大衣都抵擋不住,


2009年12月18日 星期五

當Nissin Di866碰上Di622


雖說攝影是本人的職業需要+個人興趣,但一直到了一年半前才買了第一支閃燈,
以前在當編輯的時候用慣了公司的430EX,不過輪到自己花錢的時候就小氣起來了,
物色了許久,打定主意買入了便宜又大碗的Nissin Di622,GN44的出力跟430EX差不多,
但是問題出在TTL測光的準度跟原廠比真的是讓我受不了,結果買了以後幾乎不用TTL測光,
改用「WI測光」,WI也者,Wenson's Intuition(在下的直覺)是也,每次拍照前都要設定出力,
當然也常常要改來改去,甚至重拍。一開始覺得不勝其擾,久了以後倒也習慣了,
甚至還覺得有猜猜看的樂趣其實也不賴(所謂的被虐待狂應該就是這種心理)。

2009年12月14日 星期一

分析的、太分析的(三) — Why Analytic Philosophy?



跟這個系列文章的第一篇相比,我這篇文章實在是隔了好一陣子,其間還有幾位看倌催促此文,
雖然我腦子裡早已想好了要寫哪些東西,甚至連細項都想好了,可是就是遲遲沒有下手,
果真是一懶天下無易事,但眼看著已是歲末,該寫的還是早點完成為好,免得腦筋生了銹。

哇咧NAPOLI鬥山歌 — 黃桂志老師的客家音樂會(圖多)



女友從小就跟苗栗地區頗具盛名的黃桂志老師學音樂,黃老師一直很努力在推動客家音樂,
多年來不斷地籌辦各式各樣的客家音樂會,女友也自然成了固定的演奏班底。

2009年12月10日 星期四

隨筆/2009/12/08



一早到了桃園採訪,許久沒這麼早起了,整日不免顯得有些乏,眼皮底下總帶著倦意。

本以為會早早結束的工作,不料對方居然擺出偌大陣仗,自董事長以降,總經理、業務協理一一出場迎訪,
外加一個活像是小廝(在一旁正襟危坐,時而奔走侍候)的業務代表,
對方口若懸河、殷勤款款,把一個小採訪搞成了午餐會,險些還搞出了個下午茶。

午後,我總算和攝影師全身而退,只是手上多了大包小包的贈禮。
兩人直接驅車趕回台北,抵達時不過才兩點,這下子換我嫌早了,
我與王老先生約好看四點四十分的「第九禁區」,這時叫我回家也不是,且就在街頭待著吧!

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韓國人,你們為什麼不生氣?



昨天一大早出門採訪,回到家時已是半夜,女友氣呼呼地叫我看了這個新聞。
不看則已,一看之後整個人火氣都上來了,這算什麼比賽?每次都要這樣玩,
那乾脆加訂一條規則好了:「跆拳道金牌屬於韓國,所有相關規定與之抵觸者一律無效」。